精彩小说尽在新河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长戏挽歌

>

长戏挽歌

风若虞芊 著

余琼安 现代言情 纪封彦 长戏挽歌

现代言情小说《长戏挽歌》,由网络作家“风若虞芊”近期更新完结,主角余琼安纪封彦,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见我爹?”纪封彦微微拧着眉头,盯着那张好看的脸看。“你去签契子了?”余琼安点了点头,不知为何突然低下头,没再看纪封彦,耳根子似乎有点儿红。“怎么了,不舒服?”纪封彦觉着有点奇怪,俯下身去看他,却只见余琼安满面通红,凑近时温度似乎还有点滚烫。他愣了愣,随即语气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是不是生病了,脸...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余琼安纪封彦   更新: 2022-11-25 22: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长篇现代言情小说《长戏挽歌》,男女主角余琼安纪封彦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风若虞芊”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集榻屋里暂且没有多空出来的一套褥子,谭江容冷静下来后,还是让余琼安这夜先和自己挤一晚,明儿赶早集给他买一套新褥子也不知该说自己贱还是善,谭江容一头给铺着床一头心底又郁了一份气——八年来的怨气哪得一个小屁娃子来了就消啊!好歹杜雨眠是他一手辛辛苦苦带大的白菜,被猪拱了不拜他这个高堂也便罢了,现在还死了、死了……谭江容觉着自己又要失态,忙吸溜一串,把眼泪又给硬生生憋了回去“外公,”余琼安抱着一叠麻布...

第4章 见面礼

“你昨天没来,是出了什么事?”

纪封彦从墙头翻了下来,来到余琼安面前问道。

“见你爹去了。”余琼安一直在翻着手里的戏册子,没抬头去看他。直到眼前出现一小块精细做工的蜀锦,才愣愣地抬起头来,猝不及防地撞进一对深棕色的温润眸子里。

“见我爹?”纪封彦微微拧着眉头,盯着那张好看的脸看。“你去签契子了?”

余琼安点了点头,不知为何突然低下头,没再看纪封彦,耳根子似乎有点儿红。

“怎么了,不舒服?”

纪封彦觉着有点奇怪,俯下身去看他,却只见余琼安满面通红,凑近时温度似乎还有点滚烫。

他愣了愣,随即语气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是不是生病了,脸怎么这么红?”

说完就伸手上前,想替他探探额温。

可余琼安像只受了惊的猫儿,踉跄着往后退了半步别开脸:“……没有,许是晨间有点闷。”

纪封彦把手收了回去,突然间想起来自己对于余琼安还只是个生人,熟不到能接触的地步。于是也便悻悻地放下了手,沉默着后退了半步,顺便将心底的烦躁压下去。

“抱歉……”

半晌,余琼安才开了口,缓缓抬起消了脸色的脸,却又不敢对上那双眸子。

“……少爷,我们还是尽早开始吧,再过会儿我们班子该上堂了。”

纪封彦沉声“嗯”了一句点了点头,当天从头到尾再没有盯过余琼安。

连着好几日,这种莫名其妙的尴尬似乎从两人见面开始就一直存在着,挥之不去。但教归教,学归学,纪封彦随他爹听了学了这么多戏,的的确确有着实打实的听戏能力,给余琼安的指导也是针针见血,该调的调该换的换,一点儿也不马虎。

余琼安的确是根好苗子,纪封彦教的东西当即就能吸收,翌日便可运用自如,一段时间里甚至能举一反三,让纪封彦不得不感慨他就是吃这路子饭的。

可感慨归感慨,分别时仍有些不舍的。

“我明天不会再来了。”

纪封彦微微一怔:“为什么?”

“……《昨夜棠雨》已经学好了,今天要唱给师爷听的。唱完过了关后,我便不会再来了。少爷,这十几日多谢你了。”

说罢,余琼安便是个深鞠躬,谢意诚恳至极。

纪封彦只觉自己似是在晨风之中凌乱。

七月流火稍过他的发梢,如扬起好一阵涟漪,半晌未能平息下来。也许是认真对待这么多日生出的不舍之情甚是强烈,也许是被用完了就丢感觉有些生气,反正他也说不上来,也啧道不上味儿,反正一时间内心底就是难受,脑海中只有俩字儿——挽留。

“那个……琼安!”

纪封彦突然喊住余琼安,被喊名儿的人愣了好一阵才反应过来是纪封彦在喊他。

这十几日里的讲教学练,他们二人都是“少爷你”的喊,只有他们二人,不喊名儿也知道谁在喊谁,是故平日里也没有叫名字的习惯。

这突然被叫了名字,倒有点儿不知所措。

“不是,你……”

纪封彦好一阵吱唔也不知该如何挽留,突然间又问:“今晚,今晚咱们能不能见一见?”

“今晚……?为什么?”

“就是……我们这么多天里头除了讲教学练就没聊过别的东西了,能不能有机会聊点儿别的东西?我想着反正之后咱们也算是朋友了,时不时一起玩儿的机会还是有的……”

成,这些个话编得他自己都说不上来了,还挽留人?

余琼安没有回答。

他那一对漂亮得让人难以移开目光,琥珀色狐狸眸子盯着纪封彦,在七月的晨间日曦的照耀下闪烁着亮金色的光芒,如同苍茫之下那一轮初升的日晖,静静地映在他眼底。

其实他沉默盯着纪封彦的时间没有多久,可是纪封彦总觉得是不是一炷香已经烧完了。

也许是两炷香,三炷香……也许是更久。

不知过了多久,纪封彦只觉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眼,面前矮他半个脑袋的余琼安迎着初升的日晖,唇角勾起一道峨眉月的弧度,盯着他,像是在承诺许誓那样,郑重地道出一个字。

“好。”

——

“夜凉树响,雪底涌暖场。吾提指捻弄细蕊,且看新窗。”

江月苑的堂子里,一旁竖着整整齐齐的刀枪棍棒,谭江容与一伙子戏班子里的孩子们挑了处舒服座儿,稳稳地坐着听余琼安唱这一支《昨夜棠雨》。

“谁家添过柴火棉裳,恰逢新燕到访。”

“哪一日织布时见燕筑巢,悬一份冬谷予存粮。”

“夜闻风,夜闻似雨满地淌,初晨倚门侧望,笑吾不知暖阳。”

“昨夜冬风吹寒意,递日红棠雨满地。谁唤得春日早来急,偏叫那朱砂点入泥。”

“喜燕笑吾夜梦入南国,怕是不知昨夜之雨是棠雨。”

一曲终了,满堂静默半秒,随后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与叫好。座下的玉秋愣了好一阵,莫名地突然呜呜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拼命鼓掌,旁人如何安慰也安慰不住。

谭江容没哭也没笑,没夸也没批评,只是认真地盯着余琼安那张干净认真的小脸,重重地鼓着掌。

像是……回忆的深处,他见到十六岁的少女跃下戏台,护着一个小乞丐走出人群,又笑着唱回来。从那时起他就猜到会把小乞丐收进班子里,这天总会到的。

谭江容瞥了一眼向玉秋,只见玉秋红着眼盯着余琼安,抽噎着拼命鼓掌。

他长叹一气,又把目光投回余琼安身上,见余琼安正投来期待的目光。

“唱得不错,比你娘要好许多。”

谭江容点了点头,表示了对他努力的肯定。

“你倒也是聪明,把旦腔改平腔来唱,既不考旦腔技巧息法,也不怕对嗓子有损。咱们这行儿的,最重要的归嗓,其次才是其余的东西。你尚未到变声期,距离也还有几年。你考虑一下要往哪里发展,是唱生还是唱旦,这得由你自个儿决定。”

余琼安“嗯嗯”着点了点头,眼底的欣喜分毫不掩。

他满心都是对纪封彦的感激与崇拜。

当初把纪封彦吵来的当日,他就是一直在抓尖腔,想跟着《昨夜棠雨》这支戏的旦腔走,却硬是忘了自己尚未受过专业的旦腔开嗓训练,强硬开旦腔容易坏嗓。

当时纪封彦就阻止了他,让他把旦腔改平腔。

若非改了平腔练,他还练不成今日这般能耐。

——

当日晚九点,江月班子里的人都老早地睡了。余琼安在满屋的呓语与梦话、咂嘴之中悄声起了身,蹑手蹑脚地爬下集塌,穿好衣服鞋袜,轻轻地拨开门,从缝里闪了身出去。

就着满地银白的月华与周遭隐隐的橙黄色暖灯笼烛光,孩子欢脱而小心翼翼地往与伙伴约好的地点跑去。

尽管已经走了十几二十次,可晚间出来还是头一回。一路上经过花池花坛,经夜中盛绽的素白如月华的月昙都没能揽住余琼安的脚步。

晚间的人烟与喧嚣被抛在身后,灯笼的幽光逐渐远去。

月华之下的墙头,纪封彦早已到了每日清晨相见之处,面对着墙背对着人,似乎不知在捣鼓着什么。

“少爷。”

余琼安刚到,还轻喘着小气儿,面上满是想要分享喜悦的激动。

纪封彦闻声便转过了身来,把手里的东西慌慌张张地揣进了衣袋里,抬眼看向余琼安,又是一愣。

银白色的月华洒落在余琼安身上,细碎的及肩碎发间承着一点点月露,像是青衣满发间的银锭头面。

那张白皙干净好看的脸在月华之下如同西洋人们所说的精灵,灵动精致而又细巧得让人难以移开目光。那对琥珀色的狐狸眸子又像承着细细星屑,漾着欣喜直看着他。

纪封彦只觉得心脏在这一刻似乎是漏了一拍。

“啊……你来了。”

纪封彦回过神来,深棕色的眸子温柔得如承一江春水,放松地笑着看余琼安。他当即原地坐了下来,往身旁的地面拍了拍:“来,坐这儿。”

余琼安慢慢地挪脚,坐在纪封彦身侧,却与他隔了有一个人的位置。

见他这番举动,纪封彦也不好说什么。经十几二十日的相处下来,他其实也发现余琼安心底似乎有一层隔阂,是相对于什么他不知道,只知这应当是成了余琼安的心病。

他也不好揭人伤疤,只是觉得,他要怎么样,便顺着他怎么样来吧。

“话说回来,你是怎么进戏班子的?我只听朝槿说过你是纪贞爷爷领进纪宅去的班子,可我记得班子已经不缺人也不招人了。江容爷爷怎么会另外把你留了下来?”

“朝……朝槿?”

突如其来的一个从未听过的人名闯入,让余琼安有些疑惑。

“啊,纪朝槿,是我的双胞胎妹妹。是‘山中习静观朝槿’的朝槿,出自王维的《积雨辋川庄作》。”

纪封彦笑着给他解释。

“啊,王维就是那个……”

“初唐的王尚书右丞,我知道。双胞胎妹妹……那岂不是生得一模一样?那你妹妹一定也很好看。”

顺着纪封彦诧异的目光,余琼安扯开了话题。

“我其实……是自己来找师爷的。师爷其实是我的外公,我娘病死了,死前让我来这里找他投靠他,所以他就收了我。”

“所以你娘是……”

“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杜雨眠。”

夜里的风初起时泛凉,不知是不是纪封彦的错觉,他觉得余琼安的笑容似乎在一瞬间内变了,变得有些大人那般的沧凉与无奈。

“其实朝槿和我长得不像。”

纪封彦突然转移开了话题。

“人们都说,我长得像我爹,朝槿长得像我娘……不过这也都是以前听人说的了。我娘和我爹本就是两族联姻,我娘不情不愿地生下了我和朝槿后,就同我爹和离了,也没回来看过我们。”

气氛好像又被自己弄得沉郁了,纪封彦无奈地笑了笑,看了看余琼安。

“我们的经历似乎有点儿像。嗯……没关系的,我娘说过,谁不爱我都无所谓,唯独自己不能不爱我自己。再说了,你还有你爹,还有你妹妹,有那么多的家人……嗯,如果你觉得我是你的朋友,那……那你还有我的。”

纪封彦听着有些微怔,明明是他要安慰人,却变成他被人安慰了。

可是这种感觉又不抗拒,像是身子从里到外都是暖烘烘的,像是正被人拥抱着。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怎么写呢。不然,你写给我看看?”

他突然伸出右手递到身侧的余琼安面前,笑着道。深棕色的眼睛按耐不住心情,像载着一床星河那般一闪一闪的。

“你写完了就轮到我写。日后若是有约不方便,我们可以在这里,在那棵桂树下挂张条儿,说一下就好了。”

余琼安低下头,细长的手指在纪封彦的掌心里一笔一划地认真书写着自己的名字。写完后,他抬起头,此时面对着纪封彦的距离只剩下两个拳头远近。

只见他笑着,琥珀色的眸子盯着深棕色的眸子,笑着认真回答:“以后不会再让你等我了。以后我等你。”

纪封彦在那一瞬里,心脏竟又漏了一拍,突然间“怦咚”一下,重得似乎所有人都听得见。

“说什么傻话,我没有在说道你。”

他迅速反应过来,似无事发生过那般,轻轻地揉了揉余琼安的脑袋,却被细软的触感掺得差点儿不舍得收手。

“咳……你瞧仔细了,封是这个封,彦是这个彦……记好了啊,可千万别写错了。”

“不会的,少爷。”余琼安点头作应。

只是这应让纪封彦有些不大满意,他伸手毫不客气地掐了一把余琼安的脸——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又佯怒道:“喊什么少爷?不是说好了咱们是朋友吗?傻瓜。我都直接喊你名字了,你要是真把我当朋友,那你就想想该怎么喊我!”

被掐得措手不及的余琼安委屈得眸子底都噙了点泪,那可怜巴巴的心疼死人了。

纪封彦刚有些后悔自己掐那一把是不是把人掐疼了,正想道歉安慰,突然听余琼安开了口——

“阿彦。”

纪封彦微怔,愣了好一会儿,指着自己问:“你喊我什么?”

“阿……阿彦……”

以为他不高兴自己这样叫他,余琼安缩了缩脖子,小声地重复了一遍。

“以后就这么叫我,可不许改口啊。谁要让你改口,你就让他交改口费!”

纪封彦欢欢喜喜地笑了起来,那双深棕色的眸子里干净得似分尘不染,只承着温柔的星河,在期间漂漾。

他从自己的衣袋里翻出之前慌张之中收进去的东西,仔细一瞧,竟是一小块水玉。

嫩白色的水玉不值几个钱,花花得跟豆腐似的。这块水玉被刻成一朵昙花样儿,用一条细线穿起,尾部还挂着一条水白色的流苏。

“呐,我听别人说,交朋友得给见面礼,日后相隔万里不见人,拿出来看一看就不会太想念了。我没什么能送你的,你这性子,太贵的也不收。水玉不值几个钱,也就几分几分地卖。我见这块水玉造刻得不错,就买回来当是给你的见面礼了。来,你收着。”

说罢便抓住了余琼安的手,一把塞给了他。

说来也奇怪,男孩子一年四季整个人都冬暖夏凉的,可余琼安的手连掌心都是寒凉的。

“可、可是……可是我没有能送你的东西……”

余琼安手忙脚乱地推回去,却又被纪封彦塞回来。推回去,又塞回来。如此,是好几个来回。

“哎呀,见面礼你早就给我了,哪儿还用得着送?”

纪封彦再次给他塞回去,顺势按住他的手,避免他再推回来。

“你不是愿意做我朋友吗?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你不知道,以后我要见的人形形色色,能交多少个朋友?没多少。所以你就收下吧,昂,乖。”

哄弟弟似的,哄着哄着又给他塞进怀里。

也许听着有些莫名的荒谬与可笑,但并不是。

纪封彦打小就不允许随便与人交往,即便是经他爹筛选过允许一起玩的对象,其实也会对他抱有某种怜悯之心。虽然不知道这种怜悯从何而来,也可能知道,但不想予以理会。

只是偶尔或鄙夷,或讥讽的情感掺杂在一起让他产生了过分的不适。

所以眼前这双干净的、藏不住秘密的琥珀色眸子,也许才是他的慰藉之处。

“那……谢谢少……”

“嗯?”

“谢谢,……阿彦。”

“不用客气。呐,收了我的见面礼,以后就都是我的朋友了,走到天涯海角都不能把我忘了!要不然会受到惩罚,以后一辈子都见不到我的。”

明明是在用很温柔的目光看着,是一副温柔良善的面容,是用着柔和得如棉花般绵软的语气在说着话,可余琼安却总觉得眼前的纪封彦似乎有些不同。

可是,哪里不同呢?

他又说不上来。

这种不同,在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因为纪封彦的完美隐藏与伪装而只存在个底影,甚至连抓住的机会都没有。

直到后来,双眼被他亲手用布蒙住后,余琼安才发现他隐匿得有多深。

深到……连余琼安自己即便有过心理准备,却也根本无法抑制住产生恐惧。

——

被褥被覆起。

余琼安坐起身,从回忆里把自己扯回出来,深吸一气,又呼了出去。

初入人世交到第一个朋友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但那时的欣喜却依旧深深印在心底,在梦里无数次地循环。

时光滚滚向前,当年的孩子如今肩膀变宽,身形挺拔,那张好看的脸退却了些许婴儿肥,像提笔描绘般的眉骨、鼻梁、下颌,已有了与他娘一样美人骨的影子。

晨晖温柔地洒落在他的面容上。

像一只手,轻拂而过。从额角,眉头,眼尾,鼻尖,唇瓣,下颌,脖颈……温和地染遍他全身。

“……阿彦……”

他从梦里醒来,攒紧手心里那块水玉,莫名地喃喃了一句。

《长戏挽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