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河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钟先生心痒难耐

>

钟先生心痒难耐

苏眠 著

苏眠 钟先生心痒难耐 钟南衾 霸道总裁

正在连载中的霸道总裁《钟先生心痒难耐》,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苏眠钟南衾,故事精彩剧情为:“对不起,”苏眠红着小脸解释,“我一时心急所以才......我不是故意的......”钟南衾垂眸,视线从她的脸上一路滑到她纤细的脖子上。她今天穿了高领短袖针织衫,掩盖了他想要看的一切。性感的薄唇轻扯了一下,滑过一道意味深长。收回视线,他缓缓开了口,“无妨...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苏眠钟南衾   更新: 2022-11-24 11: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苏眠钟南衾出自霸道总裁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作者“苏眠”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吃货钟一白一听到她这话,一扫之前的阴霾,开心的问,“苏苏,你要给我们做饭吃吗?“苏眠依旧看着驾驶座上的男人,清澈的大眼睛里透着几分幽怨抿着唇角,她从鼻腔里蹦出一个字来,“嗯”仅仅只是一个发音,都能听出她此时此刻沉闷的心情她都是被胁迫的!昨晚和唐翊聊天到凌晨三点才睡觉,今天六点起来赶飞机,坐了一个半小时回到北城原想着直接回家睡觉,可现在......此刻的苏眠,...

第53章 我从来没想过要玩你

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苏眠,被他这么一拽,顿时就醒了。

但她之前喝过太多酒,人虽然是醒了,但脑子还是迷糊着的。

她任由钟南衾将她拎到淋浴下面,温热的水流冲刷着她的身体……

直到冲干净洗白白,钟南衾拿毛巾替她擦身子的时候,她这才仰着小脑袋,冲他眨了眨醉意朦胧的大眼睛。

“你在干嘛?”

钟南衾没理她,快速的擦干她身上的水。

然后拿过她放在一旁的睡裙,就要往她头上套。

但苏眠一点也不配合,扭着身子想要躲开钟南衾手上拿的衣服。

虽说这已经是第二次他给她洗澡,但面对眼前这样毫不遮掩的诱惑,钟南衾觉得浑身的血都活了。

疯狂的朝着某一处涌去。

他给她洗澡,给她擦身子,都是强忍着身体里的那股子冲动。

忍着他身体发疼。

但眼前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小女人,竟然不怕死的还变着法的折磨她。

钟南衾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开口,沙哑着嗓子哄她,“快穿上。”

苏眠显然还醉着嘟着嘴儿,“不要,你欺负我,我才不要听你的。”

钟南衾再吸气,耐着性子哄,“乖,听话。”

喝了酒的苏眠,蛮不讲理,也听不进他的诱哄。

偏着头看他,水润的眸子眨啊眨,长如蝶翼的睫毛颤啊颤。

她问他,“听话会给糖吃么?”

那小模样,可爱极了。

钟南衾点头,嗓音低哑而温柔,“会,但你得先穿上衣服。”

苏眠想了想,点了点头,乖乖的抬起胳膊,任由钟南衾将睡裙套在她身上。

睡裙一穿上,钟南衾弯腰,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大步出了浴室。

苏眠乖乖的窝在他怀里,嘴里还不忘念着,“你别忘了给我吃糖。”

“先上床。”

“上床就有糖吃么?”

“嗯。”

钟南衾几步跨到床边,俯身,将怀里的人儿放到床上。

……

次日一早,苏眠醒了。

她看了眼一旁的闹钟,见时间还早,她翻了个身,想继续睡一会儿。

不料一翻身,扯动了手腕。

酸疼得厉害。

她强忍着酸疼,慢慢抬起手腕。

左右看了看,也没受伤。

她转了转手腕,依旧酸疼难忍。

她迷惑不解,难道是昨晚睡觉不小心压着了?

想了想,也只能是这个原因。

手腕难受,醒来的苏眠也睡不着了,她翻身坐起来,穿上拖鞋,想去卫生间。

一抬眼,就看到了桌子上放着昨晚吃剩下的饭菜和那空着的红酒瓶。

混沌的脑子突然清醒过来。

昨晚,她好像喝了不少酒。

钟南衾走了之后,她喝光了剩下的半瓶红酒。

她记得当时没醉……

只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苏眠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穿着的睡裙,秀眉轻皱……

喝完酒之后洗澡了……

她努力去回想,但找不到丁点关于喝完酒之后的记忆。

她抬手拍了拍有些发胀的脑门,更加努力去想,但依旧没结果。

可是,她真的没觉得自己昨晚喝醉了。

钟南衾不是说过么,那酒是自酿的,酒精浓度不高,不醉人。

她一边想着一边抬脚进了卫生间,解决了生理需求之后,她站在盥洗台前,开始洗漱。

只是,水一沾上她的唇,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

她立马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小女人,头发蓬乱,眼皮浮肿,但更醒目的是她的嘴唇。

又红又肿,嘴角的地方甚至还破了皮。

之前刚睡醒,痛感神经还不太敏感。

这会儿一沾上水,痛感立马就出来了。

苏眠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整个人都傻眼了。

如果说酸疼的手腕是被睡觉不老实的自己给压的,那么她的嘴呢,又是怎么回事?

红,肿,还破了皮……

苏眠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苏眠慌了!

她是真的慌了。

她明明记得,昨晚除了钟南衾之外,再也没有人进过她的房间。

虽然他昨晚亲过她,但当时她嘴明明还是好好的。

所以,昨晚她喝完那瓶红酒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没心思洗漱了,苏眠转身出了卫生间,大步走到床边拿过放在床头的手机。

她打开通讯录,犹豫了一下,拨通了那个号码……

……

早上七点半的飞机,手机响的时候,钟南衾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

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他原本紧抿的唇角微微扯动一下。

接起,低低的出声,“嗯,怎么了?”

话筒里,他嗓音低沉而磁性。

苏眠轻咬着唇角,原本想理直气壮的问他,但话一出口,就带了几分心虚。

“你……”她轻轻的出声,“你现在在哪儿?”

“去机场的路上,有事?”

去机场的路上……

“你今天回北城?”

“嗯。”

“哦。”

想要问的话,一个字也问不出来。

苏眠突然有些后悔打这个电话,对方太淡定,淡定得让她听不出一丝的蛛丝马迹。

但是,除了他之外,苏眠找不到怀疑的人选。

难不成房间里出了鬼?

两人一阵沉默,她不开口,钟南衾也没说话。

就这样过了一分钟之久,苏眠抗不下去了。

她深吸一口气,豁出去了。

“你昨晚离开之后,有没有再回来找我?”

问完这句话,苏眠整个人紧张得要命。

同时也有些不安。

她害怕听到她不想听到的结果。

比如他说‘没有’。

如果不是他,那情况比想象中更糟糕。

很显然,她昨晚醉酒之后被人强吻了。

如果对象不是钟南衾,那会是谁?

想想这种情况,苏眠就觉得崩溃。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她突然听到他问,“疼?”

钟南衾没直接回她的话,却问了一个让苏眠特别敏感的字。

虽然仅仅只有一个字,但苏眠却懂了。

不知为什么,一颗拎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她心里甚至还在庆幸,如果是他……还好。

虽说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但心里却冒出一股火来。

再开口,声音一下子就有了底气,大了许多。

“钟南衾,你疯了是吧?你昨晚不是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回来?而且,”苏眠语速很快,显然被气得不轻,“你是怎么进我房间的?”

她明明把门锁上了。

面对她一连叠的发问,钟南衾只是淡淡回她一句,“我在车上,人多没法聊,等你回来我找你。”

苏眠立马拒绝,“我不想再见你!”

“不想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我……”

她当然想知道。

酸疼的手腕,红肿的嘴唇……

该死的坏男人,他昨晚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见她犹豫了,钟南衾缓缓出声,“还需要在江城待多久?”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苏眠,”钟南衾突然叫着她的名字,声音听起来有些冷,“别再沾酒,这次是我,如果换做其他男人,你该如何收场?”

苏眠,“……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至少,”钟南衾嗓音缓缓而来,“我从来没想过要玩你!”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