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河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大圣志

>

大圣志

芝麻吃西瓜 著

大圣 大圣志 奇幻玄幻 陈不争

小说《大圣志》是作者“芝麻吃西瓜”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陈不争大圣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丁老四不在这里。”刘麻子脑子再迟钝,现在明白过来了。丁老四压根就没回来,一切都是眼前这小子编的,骗自己到此地的理由。他看着陈不争,心中怒意横生...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陈不争大圣   更新: 2022-11-24 04: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奇幻玄幻小说《大圣志》,由网络作家“芝麻吃西瓜”近期更新完结,主角陈不争大圣,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不争依照王守礼的遗愿,将他夫妇二人同葬进了一个墓穴祭拜完毕,他用草席将老院长裹起来,葬进了另外一个墓穴中做完这一切,他便拿着酒葫芦,靠在了老院长的坟头上“老头儿,将就一下吧”“你给自己准备的那口棺材太沉,我实在是搬不动”“以前,你天天跟我念叨”“说你无儿无女,提前准备一口棺材,万一哪天有个三长两短,也有个容身之处”“我当时还笑着说”“真到了那天,我会给你披麻戴孝,给你打幡儿”“...

第4章 岁大饥,人相食

“哗啦!”

一盆凉水劈头盖脸的浇在身上,刘麻子打了个激灵。睁开双眼,他便觉得后脑剧痛无比,正要伸手去揉,却发现自己被捆了起来。

“丁老四,你他娘的玩阴的!”

刘麻子万万没想到,丁老四逃窜在外这么长时间,刚一回来,竟然就伙同这学堂的小子摆了自己一道。

陈不争半蹲在刘麻子面前说道。

“丁老四不在这里。”

刘麻子脑子再迟钝,现在明白过来了。丁老四压根就没回来,一切都是眼前这小子编的,骗自己到此地的理由。

他看着陈不争,心中怒意横生。

自己纵横白马县几十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若真被丁老四算计了也就罢了。

可是今天,竟然在这条小阴沟里翻了船。

真他娘的丢人!

“小子,敢算计你刘爷爷,我看你是活腻了。识相的就快点放开我,不然的话,我他娘的扒了你的皮!”

刘麻子呲牙咧嘴的威胁道。

陈不争却完全不吃他这一套“别说那么多废话,你把那孩子弄哪儿了?只要你把那孩子交出来,我保证马上就会放了你。”

刘麻子茫然道“孩子?什么孩子?”

“那个老乞丐的孙子。”

“我打听过了,孟老太的小孙子在破庙失踪了,而你正好打听过那孩子的下落。你敢说,这事儿和你没关系吗?”

“交出那个孩子,我就放了你。”

陈不争的眼神死死盯着刘麻子,咄咄逼人的说道。

刘麻子一脸的不耐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见过什么孟孙子。快点放开老子,不然的话,老子弄死你!”

陈不争微微皱眉“看来不吃点苦头,你是不会配合的。”

说完,他旁边拿起了早已准备好的藤条。

他拿着藤条在刘麻子身上比划了一番,“这东西打在身上,滋味可不好受。”

“威胁我?”

“你刘爷爷什么大场面没见过?”

刘麻子嗤笑一声,脸上没有丝毫胆怯,他打从心底里就没把陈不争的话当成是个威胁。

一个教书的也敢欺负到自己头上。

他敢打人吗?

他会打人吗?

“爷爷纵横白马县的时候,你还没断奶呢!”

“拿根藤条来威胁我?”

“你倒是打啊,我要是叫一声,你是我……爷爷!”

“啪!”

话音未落,陈不争手里的藤条便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胸前。这一下子力道极大,当场便将他抽的皮开肉绽。

“我操你老母,你疯了,敢打老子?”

刘麻子疼得直咧嘴。

陈不争手持藤条,并没有纠结要不要认下这个干孙子“疼吗?知道疼就快说,你把那孩子弄哪儿去了。”

刘麻子一脸怒色,他没想到这个教书的小子竟然真敢动自己。

“有什么好说的?老子没见过!”

“看来我打的还是轻了。”陈不争说完,再次扬起了手里的藤条。私设刑堂固然不合法理,可为了救出孟老太的孙子,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啪!啪!啪!”

几鞭子落下,刘麻子身上的衣服都被抽烂了。

狰狞的血痕,如同蜈蚣一般。

可是几鞭子非但没有把刘麻子打服,反倒激起了他心中的凶性。

“好,好的很!小子,你够种!”

“敢打老子?”

“今天落在你手里,老子认栽了,你真有本事就把你爷爷弄死。”

“弄不死我,我弄死你!”

刘麻子呲着牙,怒目圆睁,脸上横肉颤抖,显得无比狰狞。

“你不是要找那个臭要饭的孙子吗?”

“我告诉你!”

“你这辈子都找不到他了,那小杂种已经被我弄死了。”

那孩子,他已经死了?!

陈不争听到这话,脑子里嗡的一声。

虽然早已有了猜测,可是真的从刘麻子口中得到这个答复,他心里却还是一阵堵的慌。

为什么连孩子都不放过?

刘麻子看到他这副表情,脸上的表情愈发的不屑。书呆子到底还是书呆子,三两句话就被吓成这样,还敢威胁自己?

“你把那孩子杀了?!”

陈不争的呼吸愈发急促,他只觉得一股无名怒火,正在自己的胸腔之中熊熊燃烧,好似要将自己吞噬似的。

“刘麻子,你个王八蛋!”

几鞭子落下,刘麻子脸上却依旧没有任何胆怯之色。出来混的,比的就是谁更狠,没点狠劲儿自己能混到今天?

“怕了?我告诉你,我不光把他杀了,还把他给炖了。”

“小子,吃过人肉吗?”

“你是不知道,人肉的滋味要多鲜美有多鲜美。尤其是小娃娃,肉质那叫一个嫩啊,入口即化……啧!”

刘麻子嘬了嘬牙花,从牙缝里嘬出了一块肉丝。

说话时,他满脸残忍。

刘麻子作为地头蛇的确够狠,可是他弄错了一点。

眼前这人不是那些混混。

更不是那些懦弱的村民。

这番话非但没有吓到陈不争,反倒让他愈发愤怒。

他把那孩子吃了?

陈不争额头上青筋暴突,眼睛里充满血丝,看向刘麻子的眼神中充满了不解与愤怒。

一个人,为什么可以如此残忍?

岁大饥,人相食。

陈不争一直认为这句话是文人史官夸张的描述。

可是现在,他却亲耳听闻。

刘麻子还是个人吗?

不,不是。

他是个妖魔,是个披着人皮的妖魔。

“为什么要杀他?”

陈不争怒吼一声,扔掉手中的藤条,反手抓起一旁的木棍,狠狠地砸了过去。

“为什么连个孩子都不放过?”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陈不争怒吼连连,手中木棍一下下地砸在刘麻子的头上。

“咔嚓!”

一道惊雷响起,雨水打湿了陈不争的头发,电光映照下,他的面色狰狞无比,双眼通红布满血丝,如同疯魔一般。

“为什么要杀那孩子?”

“为什么?”

木棍一次次砸落,不过几下,刘麻子便被砸的头脑发懵。他本来只是想吓唬吓唬陈不争,等他知道怕了,自然会放了自己。

可是看他的模样,他是真想打死自己啊!

“别打了,别打了!”刘麻子惨叫连连,再也没有了此前的嚣张模样。

“我刚才是骗你的。”

“我没见过什么孩子,你饶了我吧。”

正所谓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刘麻子是个狠茬儿,可是在陈不争这不要命的打法之下,他也被打怕了。

“爷爷,你是我爷爷,你饶了我吧。”

“我承认,我去过破庙。我只是觉得,反正那小子的奶奶已经死了,不如把他卖进城里,换几两银子花。”

“可是我去到破庙的时候,那孩子已经不见了。”

“我没杀他,我没杀他啊……”

刘麻子不停的求饶,可是陈不争却如同疯魔,再也听不进任何的话,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将手中的木棍举起落下,举起又落下。

“该死,你该死!”

木棍与血肉碰撞,沉闷的声音一声连着一声,在夜色中回荡着。一缕缕鲜血与雨水交融,汇聚成血色小溪。

不知过了多久,刘麻子的惨叫声渐渐消失了。

“咔嚓!”

一声雷鸣响起,夺目的电光照亮了天地万物。

良久,陈不争才回过神来,他借着闪电的光芒低头看去,却被眼前这一幕吓了一跳。此时的刘麻子,已经被砸的面目全非了。

刘麻子瞪着双眼,脸上满是惊恐。

他到死都没想明白,一个教书的弱书生,为什么会在乎一个小叫花子的死活。

“啊!”

陈不争惊呼,连忙跳了起来,踉踉跄跄的后退了两步。他看着手中那沾满鲜血的木棍,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我杀人了?!”

陈不争站在瓢泼大雨中,剧烈的喘着粗气。

两世为人,他连只鸡都没杀过。

可是现在,在刘麻子的言语刺激之下,他却失手将其误杀了。

他看着那血肉模糊的尸体,胃里一阵翻滚。

“啪!”

陈不争愣了很长时间,这才扔掉手里的木棍,转身要逃离现场。

没跑出去几步,他却又折返了回来。

不能把尸体留在这里!

虽然官府里那些吃干饭的从来不办事儿,可万一调查起来,很有可能会查到自己身上,到那时候可就麻烦了。

沉思片刻,陈不争走上前去。

他扛起刘麻子的尸体,借着夜色的掩护,来到了孟老太遇害的巷子里,将其放置在孟老太死亡的地方。

陈不争再三检查,确认没有疏漏,才松了口气。

“呼!”

乡民大多迷信,或许会将此事归咎于厉鬼复仇。

“都怪我去的太晚,没能保住您的孙儿。”

“不过,这罪魁祸首已经伏诛,希望可以告慰你的在天之灵。”

陈不争长叹一声,起身走入夜色中。

回到学堂,他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所有带着血迹的,全都找地方掩埋了起来。

这一夜,陈不争心里始终睡不踏实。

次日一早,他强忍着去现场探查的冲动,照旧留在学堂打扫卫生,直到临近中午的时候才去了酒馆探听消息。

《大圣志》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