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河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重振大明

>

重振大明

韭菜东南生 著

小说推荐 朱宇 洪承畴 重振大明

小说推荐小说《重振大明》,主角分别是朱宇洪承畴,作者“韭菜东南生”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精彩片段如下:“太子哥哥,我能去找你玩吗?”坤兴公主的眼睛笑成了弯月。朱慈烺笑:“当然。”“太好了。”坤兴公主笑的开心,转头看三哥定王朱慈炯:“定王哥哥,你什么时候能有自己的家啊?”定王朱慈炯羞涩的摇头:“我不会出宫的...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朱宇洪承畴   更新: 2022-11-24 16: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重振大明》,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朱宇洪承畴,文章原创作者为“韭菜东南生”,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李若链拿了仔细的看,忽然脸色一变,目光箭一样的射向右首边:“赵海!你占了多少地?”“一百……亩”叫赵海的参将心知不好,但还是硬着头皮出列李若链冷笑一声:“本司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好好想想,你到底占了多少?”“就是这一百亩,都在这了”赵海竭力假装镇定“那你西城外的那二十亩呢?”李若链冷冷道:“难道挂在你小舅子的名下,就不是你侵占的吗?”“……”赵海脸色大变“自寻死...

第十五章 校场试兵

众军到齐,太子冷冷观察,然后上前问道“成国公,京师三大营的所有士卒可是全数在此?

校场里人喊马嘶,队列还未齐整,一名传令的骑兵正挥舞小旗,奔驰来去,带队的将官们已经急得满头大汗。

朱纯臣咬咬牙,硬着头皮回答“除了在外的勇卫营,和京师九门的守卫之外,剩下的兵马尽数在此。

朱慈烺心里冷笑,脸上不动声色“成国公辛苦。各营兵册都带来了吗?

听到太子问,站在朱纯臣身后的各营主将一齐上前,将各营名册交到田守信手中,这中间,朱慈烺一一观察各营主将,然后心里更加有数。

兵册交纳完毕,朱慈烺一挥手“都跟我来!箭步走下石台,众将不明其意,但还是跟了下来,朱慈烺翻身上马,一甩马鞭,向校场心中奔驰而去,田守信和李若链各自上马,跟随在他身后,陈新甲、朱纯臣徐允祯还有各营主将不敢怠慢,急急忙忙的也扶鞍上马,跟在太子的身后。

此时,场中的各营还没有列阵完毕,各营副将正指挥部队列队,见皇太子忽然下了石台,以为要降罪问责,一个个都急了,皮鞭子没头没脑的往军士们的脸上抽。

“加!

朱慈烺甩开缰绳,纵马奔驰,围着各营阵前阵后跑了一圈。

站在石台上远远看,京师三大营倒也是一支盔甲鲜亮,兵强马壮的威武之师,但纵马近前,却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各营列阵的队伍,只有前面的一部分是精壮勇武,看起来可堪一战的军士,后排全他么是老弱病残,更有甚者,还有面黄肌瘦,哈欠连天,看起来象是吸了福寿膏的瘾君子,连皇太子骑马奔驰而过,他居然都没有抬头看一眼!

歪戴着头盔,肩膀上的长枪扛的七零八落,手里的盾牌和长刀拿不住,斜斜的顶在地面上,一边列队一边小声和同伴聊天,直到皇太子奔驰而过,才猛然抬起头,很敬业的举起盾牌和长刀,但却拿反了—这一看就是雇佣兵。

这样的军队,如何能打仗?

这样的领军将领,还配当我大明朝的勋贵吗?

不是一营,而是每一营的人马都是这样。

精壮勇武之士,连十分之一都不到。

朱慈烺越看越怒。

“加!加!

连续抽鞭,朱慈烺胯下的白马四蹄腾空,越跑越快。

因为是穿越而来,刚学习了一个月的弓马,所以朱慈烺本来是不敢纵马狂飙的,但现在怒火上涌,一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众将在后面根本追不上。

每当朱慈烺经过一阵,站在阵前的各营副将就会带着参将、游击一起叩拜“臣等叩见太子殿下!

朱慈烺不理他们。

一圈跑完,回到石台前的时候,六军军阵,终于是列阵完毕了,校场也安静下来,除了风卷大旗,偶尔的马嘶,再没有其他声音了。

六个军营,分成了六个方阵,神机营三千营居中,左掖营右掖营在左,左哨营右哨营列右。

朱慈烺甩鞭下马,压着怒气,迈步走上石台。

田守信和李若链快步跟上来,李若链还好,武进士出身,弓马功夫了得,但没想田守信一个典玺太监,骑术居然也是一流,朱慈烺一路奔驰,竟也没有落下他太多。

上到石台坐下,锦衣卫奉来一杯茶,朱慈烺仰脖一口就喝了。强自将胸中的怒火压制。

放下茶杯时,他已经冷静下来。

京营的糜烂,本就是预料中,又何必生气?

甚至是越烂越好,烂透了,也就可以割掉了。

哗啦啦,朱纯臣徐允祯带着六营主将走上石台,分列左右站好,六营主将还好,毕竟是武将,一番奔驰下来,看起来都还是精神抖擞。

朱纯臣徐允祯二人却脸色发白,满头的大汗。

朱纯臣不是累了,而是怕了,他隐隐感觉,“雇佣兵的事情,可能已经被太子爷看出来了,说不定“吃空饷的事情太子爷也知道了,如果太子爷问起,他该如何向太子爷解释呢?看到太子爷冷冷的眼神,他心里发虚,手心冒汗,脸色自然也就发白了。

徐允祯脸色发白却是因为好长时间没有骑马了,刚才这一番急剧的折腾,害的他大腿都被磨破了,走路一瘸一拐。至于“雇佣兵吃空饷已经暴露的事,他根本还没有想到呢。

呼啦啦,列阵完毕之后,副将们也都走上石台,在朱慈烺座前单膝跪地“臣等拜见太子殿下。

朱慈烺点点头,抬手示意他们起身入列,目光徐徐扫过在场的所有人,忽然念出一个名字“徐卫良。

“臣在!

众将之中,有一人哆嗦一下,然后迅速移步而出,在朱慈烺座前抱拳站立。

徐卫良是右掖营主将,也是朱纯臣的心腹,六营之中,右掖营人数最多、兵马最盛,朱慈烺估摸了一下,其人数应该在两万五左右,占了总数的三分之一还要多,但真正能战的军士,却连三千都没有,大部分都是来滥竽充数的。

“徐卫良,你营中共有多少人马?今日又来了多少人马?朱慈烺冷冷问。

徐卫良有点得意“回禀殿下,右掖营在册的军士共有两万九千人,除了伤病,剩下的两万五千六百人全数在此。

一共七万人,他营中就有两万五,他自然有得意的资格。

“不错嘛,来了七八成。

朱慈烺脸色淡淡的扫了一眼石台之下的右掖营方阵,转头对着陈新甲问道“陈部堂,你是兵部尚书,你看台下这些右掖营的士卒,可是能上战阵之兵?

陈新甲心里咯噔一下,太子爷这句话明显就是要拿他当枪使啊!

外行人看不出,但他还看不出来吗?

这些右掖营的军士,大部分都是老弱病残外加临时兵,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太强的战力,但看的出并不等于要说出来,一旦说出来,就等于是得罪了两位国公还有右掖营的全体武将。

可太子爷既然问了,他就不能不说。

宁可得罪两个国公,也不能得罪太子。

这杆“枪,他必须当。

陈新甲咬咬牙,直言道“殿下,以臣观之,右掖营人数虽多,但士卒多有衣甲不整,交头接耳者,所以臣以为,这些人绝非久经操练之兵,恐怕不会有什么战力。

陈新甲一言既出,徐卫良的脸一下就涨的通红,结结巴巴的说“部堂,我右掖营数万将士可都是曾经为大明血战之士,部堂如此蔑视,不怕寒了将士们的心吗?

陈新甲冷笑一声“是不是能战,不是你嘴皮子说的,我一试便知。向朱慈烺拱手“殿下,臣请试兵。

朱慈烺点头。

陈新甲走到石台边缘,站直了身体,对着云台之下的右掖营喊“右掖营将士都听好了,本官乃是兵部尚书陈新甲是也,奉太子殿下之命、对尔等试兵,尔等都是我大明将士,保卫朝廷,勤于操练是尔等之本分,而三才阵是我大明军中士卒必练之阵。今日太子殿下在此,我且命令你们,四个参将以下,十个游击率领本部人马,摆出十个三才阵来。本官给你们一刻钟,速速摆来!

二月的天气依然处处透着寒意,可是听完陈新甲这番话,徐卫良立刻就汗流浃背了。

若是自己的家丁和精英手下,区区一个三才阵,根本不必一刻钟,只要令旗一挥,立刻就可以摆开,可如今队伍中塞进了一些平常不操练,却占用兵额的老弱病残,更有大批从街头上雇佣而来的临时兵,混混,无赖,店小二,什么人都有,三才阵虽然简单,但他们哪里懂得呢?

如果连最简单的三才阵都摆不出,又怎么能算是精兵?

甚至连兵都不能算。

徐卫良汗流浃背,右掖营中的十个游击也都是一头冷汗,他们都是直接带兵的人,对手下军士的实力最是清楚,不要说一刻钟,就是忙乎到晚上,手把手的教,也不一定能摆出来。

石台之上,朱纯臣徐允祯都脸色大变,他们万万没想到,陈新甲会出这招,如此一来,他们临时招来的那些雇佣兵,恐怕再也藏不住了,而他们占役、吃空饷、招临时兵的罪行,也必将会被揭露出来。

朱纯臣还好,还能强自镇定,徐允祯却已经惊慌失措了。

陈新甲的命令发出去了,但右掖营并没有动作,陈新甲转头看朱慈烺,叹道“殿下,看来臣指挥不动右掖营啊。

朱慈烺脸色冷冷,目光看向徐卫良“徐将军,陈部堂的命令你都听见了,给你一刻钟,右掖营摆出十个三才阵,如果摆不出,休怪本宫无情!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