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妃有喜:王爷,宠上天刚刚更新的章节

小说:弃妃有喜:王爷,宠上天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顾言言

角色:唐若秋唐言夕

简介:前世,她为了所谓的爱人害死了自己全家,辜负了深情的王爷,最后死于非命
今朝重生,虐渣男,揍女配,过上了开挂的人生,哪知道前世宠自己如命的王爷却厌恶自己!
这种违反自然规则的事情怎么允许!
于是,征服美男王爷,成为她走向人生巅峰的附加条件
谁说女子不如男,泡王爷、冲锋陷阵、权谋游戏……玩转天下无敌手!
“王妃,大事不好,王爷今晚要惩罚您跪搓衣板

某女雄赳赳气昂昂:“没关系,关上门一般都是王爷跪搓衣板

全体流鼻血!这信息量也太大了吧!!!
想要体验开挂的人生吗?跟我来吧……

书评专区

武当宋青书:还可以。前期不错,后期争霸崩了。还有一本,《新雕英雄传》这本书很长,但文笔的确很好,剧情也改编的合理,武功体系健全合理。不过作者写的这本小说有点邪恶,黑暗,心里承受能力不太强的别看了。

猎魔者的无限之旅:主角设定是守序善良阵营,然而行文的时候主角阵营来回偏转,正义善良成了伪善虚伪。主角都不讨喜,还指望读者喜欢文章么?

全民偶像:不错

弃妃有喜:王爷,宠上天

《弃妃有喜:王爷,宠上天》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4章 没有身为妃子的自觉

叶飘零回眸一瞧,是自家小丫头,一双眼睛挣得圆溜溜的,可爱的紧,眼巴巴的看着她问:“您给我带吃的了吗?”

叶飘零这才想起自己出门前留下的话,哪知道见到晋王全都忘得干干净净,“那个,我现在有事情要去处理,你自己想办法填饱肚子。”

她转身跃上屋顶,几个起落,也不知道进了谁家的寝殿,随便找了一身衣服换上就一路疾奔去了轩辕修的寝殿。

她一个被打入冷宫的人不指望能从正门入,直接走小径,爬过墙又翻窗,刚刚落地,便察觉到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她拍了拍手回眸一看,金碧辉煌的大殿,跪了一地的宫女,王后跪在床边服侍轩辕修。

轩辕修面色惨白,双目紧闭,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

床榻前还站着一名朝中重臣,他一身戎装,腰间佩一把宝刀,一把大胡子,眼睛细长,眉毛微微朝上飘,仿佛永远都在算计筹谋着什么?

此人便是邵瑶歌的父亲,邵忠天。是她父亲的得意门生,却不曾想被邵忠天出卖,害得她全家被太子满门抄斩。

邵忠天也同样在打量翻窗而至的叶飘零,这个女人便是歌儿口中的后宫得宠新人,举止粗鲁莽撞毫无礼数,何惧之有!

但是身为皇后的父亲,他必须给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些教训,便冷漠的开口:“大胆,何人竟敢私闯陛下寝殿!来人,把她给我拿出去乱棍打死。”

邵瑶歌在心底得意的笑了,她父亲为陛下登基立下汗马功劳,在陛下面前说话绝对管用,这个女人哪怕是再得皇帝宠爱,也得死!

“大胆。”叶飘零气势更盛,“邵忠天,你为人臣子,见到本宫不下跪行礼该当何罪?本宫纵使有罪,也是担忧皇帝的安危,才翻窗而来。皇帝尚未责怪于本宫,你敢。”她从小出生在宰相府,是父亲兄长的掌上明珠,见惯了权贵皇权,最不畏惧大官!

何况是这个以前像一条狗般讨好她父亲,把女儿送给她做侍女的奸臣!

邵忠天竟被眼前这毛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给唬住了,愣了半响,百般不情愿的对着叶飘零作揖,“夕妃。”

叶飘零抬头挺胸,不太情愿道:“这还差不多。”嘴里似自言自语念叨着:“陛下,您这都是一些什么没教养没素质的人啊!依我看,这些人都要送到嬷嬷那里好好调*教一番,不然什么阿猫阿狗都以为可以来王宫行走了。”

顿时,邵瑶歌气的翻白眼,“放肆,夕妃你被打入冷宫不在冷宫好好呆着,跑这里来便是违抗本宫的懿旨,见到陛下不下跪行礼便是大不敬。”她对着门口的侍卫命令:“你们都还在等什么?把她给拖出去杖毙。”

顿时,门口的侍卫一拥而上,瞬间将叶飘零包围。

叶飘零镇定自若,思量着要不要把这几个侍卫解决掉,杀出皇宫去见晋王。

突然,耳边传来一道威严的嗓音:“住手。”

是晋王!

叶飘零欣喜万分的看向从大殿门口屏风后面走出来的人,激动的恨不得扑上去抱着他亲几口。

相对她的激动,晋王冷的宛若一块冰,对她期待爱慕的眼神视而不见,“皇帝重病之际,你们不知细心照顾,如此宣发,扰了皇帝的休息,该当何罪?”

邵瑶歌急忙起身,蹲了万福,“请皇叔恕罪,是本宫考虑不周。”

叶飘零盯着邵瑶歌惺惺作态的样子有些作恶。

不过晋王真的好帅呀!这么霸气,让邵忠天那老狐狸一个字都不敢说。

怎么办!好喜欢!

自己前世当真是眼瞎了,居然被轩辕修温文儒雅的表面所迷恋!

一直昏迷的轩辕修缓缓醒来,睁眼便瞧见屹立在床榻前的晋王,他坐起来靠在床头,邵瑶歌急忙拿枕头给他靠在后背。

轩辕修目无焦距的盯着前方,“皇叔来了。”

晋王绷着脸缄默。

轩辕修又说:“她的画像和问情剑被盗!那是她留给我唯一的遗物……我难辞其咎,皇叔……”他闭上眼睛,仿佛痛苦的不能忍受。

这些话,轩辕修只能和晋王说,因为只有晋王懂得那种失去挚爱的痛苦。

零儿不在了,除了他们叔侄二人还有谁记得这个世界上有那么美好的女子出现过!

叶飘零忍不住翻了一个很广阔的白眼,轩辕修你继续装!她甚至怀疑轩辕修演的这般深情,是不是自己家还有什么宝贝他没得到,想要用这种方式找到?

只听晋王说:“陛下,臣下有一计,可解陛下相思之苦。”

“皇叔,但说无妨。”轩辕修仿佛信以为真,空洞的眼神稍微有点精神。

晋王严肃道:“臣下曾阅过一本古书,古书上记载,人死之后,灵魂将会成为上仙,陛下何不去天上和元皇后团圆,从此再无相思。”

邵忠天脸色一变,严肃道:“晋王,你竟敢……你胆大包天。”

晋王阴骘的目光一挑,光华流转间一闪而过的杀气极为骇人,“放肆,大将军你竟敢如此对本王说话!”

叶飘零摸到晋王身边,对着邵忠天做了一个鬼脸,“杖毙杖毙……”

邵忠天气的面色铁青,奈何身份权利不敌晋王,忍辱负重对晋王一拜,“是臣下茹莽了,请晋王恕罪。”

晋王对邵忠天不屑一顾,只是冷漠的看向轩辕修:“陛下既然无碍,臣下告退。”

轩辕修什么都听不进去,嘴里念叨着几句诗,“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叶飘零最见不得轩辕修这副恶心吧啦的样子,对着晋王说:“我们走吧。”又没死,有什么好看的。

这句话不知怎么吸引了轩辕修的主意,他目光一扫,便锁定在叶飘零身上,瞧见她小鸟依人的站在晋王身侧,目光一寒,“夕妃何时和皇叔如此近亲?”

叶飘零被轩辕修扫视没有半点身为妃子的自觉,依旧挨着晋王,“这个嘛……”晋王好看,晋王威武,晋王……什么地方都好怎么办?

她沉思的时候咬着小手指趾甲,一双黑眸圆溜溜的转动,完全不知自己下意识的动作让躺在榻上的轩辕晋陷入了疯狂的回忆中……

太像了,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思考问题咬手指头是零儿的标准动作,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叶飘零在皇帝犀利如刀的眼神下总算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眼睛就没从晋王俊美的容颜上离开过一瞬间,认真道:“因为我喜欢晋王,自然就和他亲近了。”

她理所当然的回答,换来皇后的怒吼:“放肆,身为帝妃不知廉耻的撩拨晋王,陛下,夕妃的行为按照宫规立刻杖毙。”

叶飘零毫无畏惧,老娘这一世就要横着来,岂会怕你一个家奴之女,“我说皇后娘娘,我就算我给皇帝戴绿帽子,皇帝都没说话,你激动个屁!”

邵瑶歌气的脸色发青,跪在轩辕修床榻前哭诉:“陛下,您看夕妃,目无王法,言行举止粗鲁,以下犯上……您要给臣妾做主啊!”

轩辕修不耐烦的摆手,“都退下,朕乏了。”是一副完全不追究的态度。

邵瑶歌气的咬牙切齿,却不敢反驳皇帝,起身气愤离去。

叶飘零巴不得走人,目不转睛的盯着晋王俊美的侧颜,一步一步的跟着晋王离开,正要踏出大殿,身后传来一道威严的命令,“夕妃留下侍寝。”

叶飘零浑身一僵,顿时火冒三丈,回眸狠狠的盯着床榻那头,哪知被门口的玉雕屏风给挡住,双目冒火恨不得将屏风瞪出几个窟窿,“陛下,我身体不适,您还是另找他人吧。”她转身发现晋王已经走远,急的一跺脚,正要追上,却被门口的侍卫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