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昂张绣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穿越:我成了曹操的好大儿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你我当初

角色:曹昂张绣

简介:现代普通宅男穿越三国乱世,怎么办?保住小命是第一要务!
成了曹操的无用大公子,脑袋还没裤腰带绑的紧;
原本只是为了存活,但一不小心用力过猛,从此,震惊曹爹成了他的人生日常——
攻城掠地,斩杀猛将,一统大业,成就千古传奇!

书评专区

超级盗贼:看了几十章忍不住吐槽,一般玩家咬咬牙能拿出几万金币,然后一个几万人的行会买一个三千万金币的道具竟然还要周转资金……这个作者当初写这本小说的时候——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回到明朝当暴君:刚在贴吧看到这个小说去看了一段,你们汉族在小说里好厉害啊,把我们蒙古族部落大人小孩儿婴儿牲畜全部屠杀了,让我看的直呼民族大团结,这么好的小说我一定推荐给更多少数民族同胞看

我在异界活了三十年:我叫德克士,今年32岁,穿越者,帝国大嫖客。

穿越:我成了曹操的好大儿

《穿越:我成了曹操的好大儿》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12章

受到呵斥时,曹丕身体本能的一缩,弱弱的说道:“大哥能否帮我做几道炒菜,我母亲还没品尝过呢!”

说完头垂的更低了,盯着脚尖肌肉紧绷,忐忑到了极点。

曹昂笑道:“看不出来你还挺孝顺的,想吃什么直接吩咐厨房就好,就说我说的,谁敢怠慢我扒了他的皮,都是一家人,吃个饭还扣扣索索,像什么样子?”

“谢谢大哥!”曹丕大喜,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他走后,曹昂又命周山在司空府大院支了一个打铁的炉子,这下好了,司空府彻底变成木匠厂房了。

经过两天的忙碌,木匠团队终于按照曹昂的图纸打造出第一批家具,全是半人高的方形椅子,旁边再配一个比椅子扶手稍高一点的单人茶几,往议事大厅两旁一放,再在曹操的主位上摆一张办公桌,司空府议事大厅瞬间变成了瓦岗寨聚义堂。

对此,曹昂满意的点了点头,走到曹操的位置上坐下,摆了几个造型试了一下感觉,又向刘远周山等人吩咐道:“都坐下,试试咱们的新家具。”

刘远连忙摇头道:“小人不敢,小人一个木匠商贾,哪有这个资格?”

“让你坐你就坐,废什么话?”曹昂不悦的骂道。

刘远与周山等人无奈,只好拉着一群木匠挨个坐下,屁股担在椅子边缘,身体绷的像刚上战场的新兵似的。

“瞧瞧你们那副怂样,一个个的穿上龙袍也不像天子,胡三,你坐!”曹昂看的火大,忍不住骂道。

刘远周山等人如蒙大赦,迅速从座位上站起退向一边。

相比之下胡三就奔放多了,带着一众部下坐到两边,握着扶手在椅子上扭捏了几下笑道:“大公子,这椅子确实比跪垫舒服,能不能给卑职家中也做几个?”

曹昂笑骂道:“你还挺会捡现成,不过现在不行,等过几天人手和存货都宽裕后,我送你一套。”

“谢大公子。”胡三大喜。

正闲聊着,温华与刘敏先后归来。

刘敏一脸喜色,但是温华……

曹昂心中咯噔一声,靠在椅子上问道:“温总管,看你这表情,陈家不同意换地?”

温华苦笑道:“禀大公子,如今陈家家主陈纪人在徐州,做主的是陈家二老爷陈政,他听闻大公子要置换泉店村的土地,便推脱说家主不在,无法做主,任凭小人费尽唇舌,他就是不同意,小人办事不利,请大公子责罚。”

曹昂摸着下巴思忖片刻,自顾自的说道:“这是看不起我啊,见我爹不在,欺我做不了曹家的主呗,这个老匹夫,算了,回头我亲自拜访他,刘敏,你那边呢?”

刘敏答道:“小人已成功将许都最大的酒楼盘下,只是价格有点高,足足花了九万钱。”

“走,去看看!”曹昂雷厉风行,说着就带着胡三一众狗腿子走了出去。

不到半小时,一行人便来到了刘敏盘下的酒楼,牌匾尚未拆除,“悦来客栈”四个大字挂在大门的最上方,显得很是晃眼。

此客栈三面临街,人来人往,不远处就是达官贵人所住的东区,绝对的黄金旺铺。

曹昂满意的点点头,带着众人走了进去。

酒楼共分三层,一楼大厅,二楼雅座,三楼包间,后院还有专为远途客人准备的房间,马厩。

客房和马厩皆分为上中下三等,上房自然是单人独间,至于下房,就是大通铺了。

这配置,在大汉绝对属于五星级的。

曹昂带人在所有房间都转了一圈后,吩咐刘敏道:“从今日起,酒楼先停业整顿,重新翻修后再开业。”

刘敏一滞连忙说道:“大公子,这家酒楼去年才装修的,不用重新翻修,换个牌子立马就能开业,装修可是要花一大笔钱的。”

“那就花呗,放高利贷的不是把钱送来了吗,你怕什么?”曹昂说道:“钱这东西,花出去才叫钱,放在仓库里那叫铜。”

刘敏没话说了。

温华却心疼的搓起了牙花子。

您老人家说的可真轻巧,照这么个花法,许都第一败家子的名号非你莫属。

看着吧,司空回来要是打不死你,我就跟你姓。

虽然心中腹诽,胳膊却始终拧不过大腿。

温华认命的闭上眼睛,懒得劝了。

“去,找张纸过来,我跟你们说一下装修方案。”曹昂大手一挥,吩咐道。

很快,刘敏便从账房拿了两张纸过来。

曹昂一看,脸色瞬间拉的老长。

刘敏拿来的纸都是麻将纸,又硬又脆,一笔下去就印成一坨,根本不适合书写。

怪不得在明知有纸的情况下,汉朝的士大夫们还是用竹简和绢帛记录。

看来,是时候造纸了。

曹昂怀着便秘的心情,凑合着在纸上画了一副装修设计图,扔给刘敏道:“就按这个装修,别怕花钱,一切都给我用最好的。”

从酒楼出来后,曹昂将其他人打发回家,带着胡三与温华直奔陈家。

陈家家主陈纪乃是大鸿胪,权不重地位却高,陈家又是颖川名门,府邸自然寒酸不了。

此刻已近黄昏,陈府大门紧闭,胡三上去粗暴的拍打了几下门环,大门适时露出一道缝隙,一个脑袋从中钻出,不悦的问道:“什么事?”

“这话该我问你!”曹昂推开胡三,盯着露出来的脑袋说道:“天还没黑你陈家就关起了大门,难道是在图谋什么,告诉你家二爷,就说曹昂求见。”

“原来是大公子,请稍等。”门房不敢怠慢,脑袋一缩重新关上大门。

曹昂三人在门外等了不到十分钟大门便重新打开,一名三十出头的男子出现在三人面前,抱拳笑道:“大公子大驾光临,陈某有失远迎,还请大公子见谅。”

曹昂抱拳回礼道:“应该是明德兄见谅才对,曹某冒昧来访,叨扰了。”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陈家二爷陈政的儿子陈连,字明德。

陈连笑道:“大公子哪里话,您老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公子里面请。”

如今的许都,曹操挟天子令诸侯,一手遮天,其他人纵然心有不满,也只敢在背后发几句牢骚,在明面上,谁也不敢挑司空府的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