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上门神医刚刚更新的章节

小说:女总裁的上门神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心如火

角色:张浩王艳

简介:他本是富家大少,却家道中落!遭兄弟背信弃义,老婆冷眼看不起,所有人都嘲笑他是个废物
天无绝人之路,偶获传承,人生再次开挂
逆天医术,谁敢造次?银针在手,天下我有
“什么,你是龙都首老想插队治病?给钱,排队,基本素质呢?”“什么,你敢对我老婆动手动脚?看我银针扎不扎你就完了

书评专区

九鼎记:小白文流水线上产出的又一粗糙作品,纯打怪升级流,素材苍白、内容空虚、人物形像模糊、故事老套之极。

漫威魔法事件簿:广东话搞笑吗

白首太玄经:装傻装成真SB,当初看跳舞的恶魔法则时就为这情节恶心 过不止一回

女总裁的上门神医

《女总裁的上门神医》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三章 周晴雨

“怎么可能,大白天活见鬼了?”

混混们一脸震惊,这个人伤得那么重,应该死在山上才是,现在怎么痊愈了?

“你你你,是人是鬼啊?”其中一个胆子小的畏畏缩缩地看着张浩。

“你死了就死了,挖你家的坟和我们无关啊,我们也只是奉命办事,都是刘经理的主意,汪家老爷子病逝,刘经理为了讨好汪家,便找到你家这块风水宝地,下令掘坟。”

混混们惶恐地望着张浩。

“汪家?”

原本愤怒不已的张浩,现在更是火冒三丈,汪家曾经下套逼死他父母,没想到还要派人掘父母的坟,是可忍孰不可忍!仇恨逐渐充斥着张浩的脑海。

“对,汪家,咱们江流市四大家族之一,有权有势,谁都想巴结的汪家。”

混混们一一解释,面对眼前这个不知是人是鬼的狠货,他们只有把锅先甩给别人。不过事实也是如此。

张浩脸色阴沉,拳头捏紧,有权有势,就可以为所欲为吗?汪家,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啊,打你也只是按照刘经理的吩咐,我们只是奉命行事。”

见张浩脸色越来越难看,混混们一脸惶恐。

张浩思来想去,真正的罪魁祸首原来是那个叫做刘经理的人,这事不处理个了当,他誓不罢休!

不过一码归一码,这群混混当时可是下了狠手差点把他打死,不给足教训,天理难容。

“刚才不是说断我一条手?”张浩回想起混混放下的狠话。

混混们面面相觑,这谁还敢承认?

还不等他们回应。

“咔擦”

“咔”

“咯”

传来痛彻心扉的骨裂声。

“哎哟哎哟。”

六个混混抱着手臂不断哀嚎,他们的一条手臂,被张浩在一瞬间折断,其速度快到令人发指。

好快的速度。

少女又怕又惊地伸出小手捂住自己的嘴。

“大侠,求大侠放过,我们真的知错了。”鼻环青年疼得脑袋发晕,直接下跪认怂。

其余五个混混也跟着跪下求饶:“大哥,请饶命啊,我们真的有眼不识泰山。”

“是啊,要怪就怪刘经理和汪家,要不是他们,我们也不会挖你家坟。”

……

“滚吧。”

掘坟之仇,不共戴天。

张浩低吼一声,这些人若再在这里呆上半分,他会控制不住嗜血杀人。

小混混们自知,摸爬打滚地从地上站起来,捂着一条手臂,跌跌晃晃扯腿儿就要跑。

“站住!”

张浩吼了一声,小混混们瞬间不敢轻举妄动。

“回去告诉你们的刘经理,让他准备好,今日我要找他算总账,滚。”张浩冷冷说道。

“好好好,话一定带到,一定带到。”

小混混哪管那么多,先保命再说,拔腿儿踩上不远处的皮卡车,风尘仆仆,消失的无影无踪。

“爷爷,您怎么了?”

突然传来一道紧张的声音。

张浩回过头看去,眼见老者直接晕倒在地上。张浩二话不说背起老者走进屋里放在床上。

简单检查一番后。

“我爷爷怎么样了,我还是打电话给120吧。”少女一脸焦急,显然被吓坏了。

“不用,你爷爷只是过度受惊才晕倒,并无大碍。”

张浩松了一口气,起身环顾了四周,这是一栋两层砖房老楼,破败不堪,家具不多,一张床和衣柜。

眼前这位少女应该就是老者的孙女,一老一少相依为命,想到这里,张浩愤愤不平起来。

可恶,那群人简直太过分,连这么弱势的人都欺负!

少女也松了一口气,端了一杯热茶给张浩,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你的伤?”

张浩胡乱解释了一通,也在聊天过程了解到这爷孙是医道世家,老者叫程云开,孙女叫程娇娇,目前在市中心读大三。

这栋老房子是程云开和过世老伴一同经历过风风雨雨的港湾,也是块好地,被开发商看上要推了建度假别墅。程云开不同意,便遭到多次殴打。

这爷俩善良,治病看病,收价很便宜,用的药也是亲自采摘的,正如此,刚好在废物堆发现身负重伤的张浩,不顾一切把他弄回家里。

张浩明白,这爷俩是地地道道的善良之辈。

“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日后我定当涌泉相报,若是那群人再敢来找你们麻烦,就给我打电话。”张浩有一层担心,毕竟人善被人欺。

“你把他们打得那么惨,估计不会再来的。”

程娇娇说着,不由想起刚才的画面,深深地吸了下鼻翼。

这个男人太奇怪了,里里外外都很奇怪。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们还会再来。”

留下电话号码,张浩便离开。

他来到父母的坟地之前,这里到处都是坑坑洼洼,面积上看得出来,汪家是要建个规模宏大的地,彰显地位。

父母的骨灰散落在地,大部分已经浸入潮湿的土里。

张浩蹲下身,破碎的骨灰罐刺痛他的双眼。

“爸、妈,是儿子没用,都无法让你们入土为安。”张浩一边哭道,一边伸手捻收碎片。

不小心,手被碎片划出一道伤口,血滴入土壤和白色的骨灰里。

瞬间奇迹的一幕开始了。

张浩浸湿的眼帘,突然洒满骨灰的地方,星星点点地飘出碎片。

张浩抬头望着这些碎片,它们分散,逐渐汇集成两个碗大的淡蓝色光圈。

“爸、妈……”张浩下意识脱口而出。

那两个淡蓝色光圈停留半晌,便冲天飞去。

“你们一路好走。”

张浩淡淡地说道,看了一眼刚才划破的伤口,正奇迹般痊愈起来。

父母灵魂飞升,张浩的心情也稍微好了一点,总比随处游荡好。

望着那片天,张浩暗暗发誓,一定要让某些人,付出应得的代价。

张浩拿出手机,却看到周晴雨三个字张牙舞爪地显示在屏幕上。

接着,又是一个电话打过来。

张浩连忙接起,很快,一道冰冰冷冷的女声传来:“终于舍得接电话了?还以为你被妈气得要跳河自杀了呢。”

“手机不看,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屁本事没有,脾气倒是挺大。”

“不想在周家呆,就给我卷铺盖走人!”

周晴雨,他老婆,他唯一满怀愧疚的女人。

张浩连忙解释:“对不起,我父母的坟地被人掘了,心情不好就把手机调成静音了。”

他小心翼翼地反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虽然近年来,张浩在周家受尽白眼,不是没有脾气,但从来没有对周晴雨发过脾气,因为他觉得自己亏欠周晴雨太多。

听到张浩父母的坟被掘了,周晴雨语气稍微缓和:“把定位发过来,我过去接你。”

张浩微微惊讶:“你开车来接我?”

自从家道中落,加上腿有残疾,张浩就从来没有和周晴雨同路过。

“听不懂人话?”

“让你把定位发来。”

周晴雨不耐烦地挂断了电话。

张浩只能照做,把定位发了过去。

“嘀——”

大概半个小时后,一辆红色宝马停在了坟墓一边的马路上。

车门打开,车上下来一位倾国倾城的美人。

皓齿蛾眉,明眸顾盼生辉,气质清冷,不失性感。

特别那双白皙长腿,笔直,浑圆、透亮,如玉琢般精致。

偶尔一两个乡下人路过,惊为天人,好一副沉鱼落雁的绝世美人儿。

周晴雨。

江流市第一大美人,张浩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