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小子》陶毅朱老根书籍章节列表

小说:茅山小子

小说:悬疑惊悚

作者:风雪虞人

角色:陶毅朱老根

简介:茅山陶毅修道十八载,艺成走天下,携宝剑,捧罗盘,瞬息之间收妖伏魔,斗鬼王,下古墓,邂洛神,与众仙笑谈人间,结伙伴闯地府,解救异界之劳苦…..

书评专区

横推山河九万里:别看评论不行,但是书荒是可以看的

阴影王权:行为轻佻,重生了也没计划整天就是混日子,矛盾冲突全靠所谓的美女,书荒也忍不住啊。

极道毁灭:放纵自我的**,极端自私自利,危害社会,对抗国家,内心阴暗面的集合体,整个世界努力推倒大魔王主角的故事,慎阅,慎阅,慎阅

茅山小子

《茅山小子》免费试读免费试读

第3章

其实比噬妖神阵更厉害的法阵不计其数,有很多比这个更厉害的方阵都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所淡漠掉,有些更是已经失传。

想到这里,陶毅基本就清楚了,这噬妖神阵有很大概率是茅山前辈所布,更有可能是师傅赤灵子所布下的,看样子当年师傅应该来过这户人家,想到来这里原因,陶毅终于有了一点眉目,可能老头子派自己来这里也是为了这黑尾狐狸精,以老头子当年的修为,为什么不直接收服了这狐狸精,如果没推测错,当年的老头子虽然还没继承掌门,但也应该有天师的修为,天师的修为对付这种小妖基本都没有悬念,最多就是多出点力气。

旋即陶毅抬起头,望着槐树精问道:“你可知那黑尾狐狸精的去向,是否活着,还有你知晓这阵法是谁所布设的?”,陶毅问完后直直盯着那槐树精空洞洞的脸,等着槐树精的答复。

“黑尾狐狸精是否活着在下并不清楚,至于这阵法,我到从大天师的身上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当年的高人在黑尾狐狸精入侵此地的前几日连夜布设这道法阵,布设完后就连夜离开此地,当年那位高人的修为惊人,一进入此院的时候就发现了小妖,可能当年小妖的修为低微没有进入高人法眼似乎只探视了一番就没有再注意了,而我从大天师你进入此院楼的时候就闻到当年高人相同的法术气息。”

“没错的话当年的这个法阵就是师傅布设的,至于当时如此急忙离开估计是和当年的一场天象异变有关,整个法术界都被奇怪的天象所吸引,那场奇异天象持续了三天三夜,各大山门在闭关的的道门老怪都给惊醒了,后来三天后异象消失就偃旗息鼓了,也没有传出有关那次天象的传言,道佛两派大的山门弟子也是闭口不谈,似乎背后有一股强大的势力把这件事压了下来,至于后事陶毅也不知道多少。”

陶毅把思绪拉了回来后就学着他师傅模样对着槐树精正色道:“贫道念你未曾作恶,而且还有救护凡人的功劳上就不与你计较,这里有一张贫道的隐气符,天师以下境界的道人都无法在平常情况下发现你,除非你动用法力,但是谨诫你还是不要过多参与凡人的事情,免得凡人沾染了法术界的因果,带来横祸,希望你勤加修炼,早日修得大道。”说完一张符咒就凭空飞向了槐树精,消失在槐树的枝叶中,估计是被槐树精自己收下了。

随后槐树精空洞的脸庞中传出声音:“小妖谨记小天师教诲,一定勤加修炼,不枉天师厚爱。”槐树精的话语不痛不痒,但是内心的欣喜还是有的,虽然表面上赐予的只是一张符咒,但是这背后代表意义不凡,道人不轻易赐予妖物符咒的,赐予了就表明一定程度上这妖物和我有点关系,你们其余道人对它下手要掂量掂量。

其实陶毅没想到那么复杂,他是第一次下山,最多就是多花了点时间画张符而已。

第二天一大早,陶毅就醒了,虽然昨晚因为槐树精的事情弄了两个小时,但是一点也没有疲劳之色,修行者的体质与普通人不同,修行者剔除了身体内的杂质,一些小病不会发生,甚至对一些大病也是免疫的,抗疲劳能力是普通人的几倍。

陶毅听到外面吹吹打打的声音很奇怪,不像白事也不像喜事,悲伤和喜悦的音乐都有,正纳闷时村长走了出来,于是就向村长询问。

“小师傅有所不知,这是本村的庙宇在开庙祭,要请道士和尚来做法事和诵经六天六夜,最后两天晚上是宴请孤魂野鬼的,希望他们不要加害凡人,让他们吃饱喝好。”

“原来如此,想必这也是本地的一大盛事,道佛两家都到了,我可以去看看嘛?在下也算是道门的一份子,也想去看看热闹”陶毅听完村长朱老根答话笑着回道。

“没问题,这盛事越多人去越好,要的就是热闹,不止本村附近村庄的人也会来到,只不过最后两天晚上听说会有不干净的东西驾临,虽然你是道门的弟子,但是还是建议你不要去”。

虽然陶毅给了村长那封信,说明了自己是当年那位高人的徒弟,但是看陶毅那毛都没长齐的年轻面孔村长就不相信他有多少本事,俗话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本事是有估计没有那些上了岁月的道士强。人很多情况下都是以年龄来估算本事的,当然也不乏有少年天才,但那都是传说中的存在书本上才会有的,所以村长只当是故人的后代,所以才会礼遇有加。

陶毅也没介意村长的话,毕竟法术界的人时刻都会被人误解,只是常有之事,如果都是争强好胜之人,铁定做不了道士,所以陶毅心中没有任何不快,相反觉得这是关心自己。

顺着朱老村长的指示,陶毅就沿着羊肠小道走去,庙宇在村的东头,庙前有条小溪接着是一座高耸的山峰,庙宇建在山峰对面一座山的半山腰上。远远望去火观庙三个猩红大字就映入眼前,山下停着各式的摩托车和电瓶车,山底和半山腰之间人头攒动,川流不息,庙宇大门前的小广场各种法幡飘荡,穿着各色道袍的道人不停的走动口中朗诵道经,围观的群众则端着小板凳和草饼子坐着看,乡下的人们很少像城市里人一样有各种丰富的业余生活,庙祭这种大盛事在岩石村和附近的村子来说算是大的盛事了,所以老老少少都携家带口,爷爷奶奶带着孙子孙女,少年孩子们则一起在庙前庙后玩耍,有些在小溪里钓鱼钓虾,玩的不亦乐乎。

陶毅抬起脚就顺着小石板路走上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庙宇中,穿过一道大门,各种民乐敲打之声和道经朗诵声就扑面而来,陶毅的穿着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不认识的只当是附近那户人家的大孩子,陶毅巡视了一圈就找了个人群中空着的草饼子坐了下来,这种草饼子是粮油压榨后的残渣,人们不舍得扔就留了下来当坐垫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