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河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我们的三十四岁

>

我们的三十四岁

稳重的虎鲸 著

姚沥沥 现代言情 程暮开

小说《我们的三十四岁》是由“稳重的虎鲸”所著。内容概括:暮开放下了书,神情严肃,“没有手链,我可以夜晚出门,她是在晚宴上被烧伤。”“你夜行侠啊你......你不怕被人当变态,我还懒得去警局捞你呢,首先治你一个威逼利诱我皮带!”暮开撇过头,自己想了一会儿,垂下头看书了。暮宁的语气柔和了一点,“这事又不大,我们可以找最好的医生啊。““这不是小事...

来源:fqxs   主角: 姚沥沥程暮开   更新: 2023-01-03 18: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经典力作《我们的三十四岁》,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姚沥沥程暮开,由作者“稳重的虎鲸”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因为薇雅的忠告,虽然她还在与老同志们玩着谁买咖啡这个游戏,但每次都把赢来的咖啡放在了地上,真是太卑微了跟着成总快一星期了,沥沥学到了很多,而在她的帮助下成总也好过了不少一天,成总问她是怎么做到如此简明易懂的表述时,她诚实道,是因为自己大学一直被协会的老师要求做数学建模的讲座“可我怎么记得我上大学那会儿这样的讲座都没人听的”沥沥想了想,替成总按下了电梯,“可能是理工院校的原因,上座率还不低......

第3章 精神正常

“她的工作能力应该很不错,否则不会一个月后就因为要被提拔而被同事针对,幸好他们老板不错,还是坚持提她。“暮宁喝了口茶,看看黄历,今天遇贵人呐。“

此时,玻璃窗外的女生心情不错的路过咖啡书店出了楼。

她转头看着刚刚收回视线的暮开说,“其实,这件事情你不用冒险插手,如果我没猜错,她还没有把她的手链送你,对吗?

Morning书店还没开门,即使叫早安书店,由于老板娘的懒散经营,早起去工作和来这座大厦工作的人并没有机会在这里买到一杯咖啡,但其实老板娘早就醒了,坐在店内和自己的大侄子聊天,与他们仅仅相隔一面单面可见的玻璃,但玻璃内外,两个世界。

暮开放下了书,神情严肃,“没有手链,我可以夜晚出门,她是在晚宴上被烧伤。

“你夜行侠啊你……你不怕被人当变态,我还懒得去警局捞你呢,首先治你一个威逼利诱我皮带!

暮开撇过头,自己想了一会儿,垂下头看书了。

暮宁的语气柔和了一点,“这事又不大,我们可以找最好的医生啊。“

“这不是小事。

暮开轻轻打断,这声打断太温柔,但暮宁还是停了下来听他说,“这会是她不快乐的开始,而我不想让它开始。

暮宁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心里妈他犟的跟头牛一样。

在这小子心里,连心上人在书架前放不上去书都是大事,火急火燎就要过去,不知道的以为见义勇为呢。

“反正啊,你小姨我惜命,不敢做逆天改命的事,所以要是到时候遭了天谴可别哭着来找我哦,我不是神仙。

暮开笑了笑,看着收银台上两只打闹玩耍的小加菲,轻声道,“我都接受。

沥沥踏入公司的第一秒仿佛就像找到了一个丢失了很久的自己,果然,操劳命,自己还是适合忙碌的学习和工作,原来忙碌是为了刻意的覆盖回忆,现在,也许,可以试着抛开回忆,去享受生活。

身边走过好几个提着公文包的上班族,她也目视前方,跟了上去,刷了工作证,心里默念,十四楼,十四楼,门别找错了。

到了十四楼时,门口已经等了两三个今天入职的实习生,十分钟后五个人已经来齐了。

这都是数据组的实习生,初入职场,没上过班的,都兴奋。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完介绍和寒暄的话后,只听“叮一声,电梯门又开了,一排朝气蓬勃只待摧残的脸庞齐刷刷望去。

—— 那是一位清爽短发的女人,脸上没什么妆,但鲜红的唇并不突兀,沥沥看清她穿着全黑的职业装时,暗自庆幸没有选择昨天的第一套跟看上去是上司的人来个撞衫,但五个实习生中,一个男生一个女生都栽了这道坎。

“数据组的会移到今天下午,上午空出我的时间,中午把跟齐总的饭局订在齐氏附近,不用考虑我的车程。最后告诉数据组的Sia如果还是搞不明白我说的话就可以…

那个女人手里拿着黑色的保温杯,走到他们五个实习生面前时,停下了语速超快的输出,回头看了一眼沥沥,“终于有个穿的正常的人了。转身走了。

等那女人走远后,这群实习生才闹腾起来。

小赵拍了拍胸口,“她要刚刚点我名字我就给人跪下了。

“出息!几人笑道。

学历不高但是消息最多的小陈朝未来的同事勾了勾手指,大家都凑了过去,沥沥也很识趣的凑近,“这位是LM的CIO,首席信息官,女强人,白手起家基层干起,不爱听文言文,据说不太喜欢高学历的人,但是执行力极强,搞不好就是贵人带你飞升呢。

小赵“贵人鸟?

去去去“,菲菲问,“对了,什么叫…不爱听文言文。咱也没人说文言文啊。

小陈说了跟没说一样,“就是只爱听白话文。

几个人还是一头雾水,沥沥猜测,“应该是不喜欢听一大堆专业术语,喜欢听实在的分析,还有就是……不喜欢眼高手低的人。

大家恍然大悟,小陈点头道“孺子可教,菲菲拍了拍沥沥的肩膀,半开玩笑,“姚博,你可是我们中学历最高的,千万谨慎,别被扣眼高手低的帽子。

沥沥晃荡出爪子,“当然,鸟为食亡,把手伸长。

几个人正被沥沥逗的笑了起来,只见从一旁的办公室走出来一位年轻女人,脸色很不好看,看了一眼实习生,看到沥沥的时候突然愣住了。

沥沥敏感的抓住这个眼神变化,但完全记不起来认识这人,她的工作证上写了Sia,她也不认识叫Sia的人。

“我是数据组的组长,叫我Sia就好,先开会吧。

Sia似乎也发现这人并不认识自己,只匆忙说了句话,就带着他们去了会议室。

早上的会议不过是公司章程和工作内容的介绍分配,还有关于同事间互相认识的介绍,他们五个人早就一起群面过,在会议前就进行了深切的革命友谊联络,还建立了小群,现在就是一场网友见面会。

小赵,可爱的男生,脾气很好;

菲菲,正直的女生,有的时候爱管闲事;

小白,很沉稳,看的出来在健身;

小陈,话多超贫,但很会来事。

那些条条框框她早在入职之前就记得很清楚,此刻百无聊赖,Sia有意不与她对视,她也不触霉头,透过桌上的矿泉水看着窗外压抑的无云的天空,和这座大厦反着深蓝色的光的身体。

她原以为工作会是忙碌的喘不了气的,但是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中呢。

下午,小陈让她看看群,群里的其他四个人都掷出了骰子,目前最小的是小陈的“2。

“什么意思?

“最小的点数楼下买咖啡,两杯香草拿铁,一杯美式,一杯卡布奇诺,你呢?

“我啊?“,沥沥懵懵懂懂正开始规划呢,喝…

沥沥发出一个骰子,拿铁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只见赫然一个“1出现在屏幕里。

“得咧,喝什么跟你自己说吧。小陈同情的看她一眼,无情的转开她的椅子,把人旋走了。

她在楼下提着五杯咖啡,忧愁的看了看自己的支付宝余额,叹了口气,低着头走到了电梯门口,眼下出现了一双很亮的皮鞋。

自暴自弃了,“我的狗眼…

她低声说着,抬头的时候见电梯里站着一个年轻男人,带着墨镜,抿着唇,后面跟着两个很壮的人和一位女士。

那位女士拿着文件夹,嘴里说着,“小齐总,这会儿也停下转头看着沥沥。

沥沥不着痕迹的恢复到正常人的神色,笑着朝女士点头,退后一步,那位女士也微笑点头回应,伸手关了电梯。

直到电梯关好,上到三层,沥沥才撇了下嘴,小哼了一声,“资产阶级,敌人。

午饭回来,沥沥还在担忧暮开的中饭怎么解决,但当想起这位又嫩又帅的大男生其实已经28岁时,又放下心,认真的做起数据处理。玻璃外的走廊里响起了成总的声音。成总就是他们早上见到的那位首席信息官。

“真是让小齐总久等了,不过我还有个会……

成总跟着那位在刚刚在电梯见过的女士,还没进办公室,就开始笑着跟办公室里的人打招呼,进了办公室后说了什么就听不见了。

沥沥麻木的转回头,继续开始担心。

今天下午是Sia做数据组的运营分析报告,国内的大数据产业是近些年飞速发展起来的,虽知道这东西有大用,但接触和理解的人不多,包括数据组也是刚成立不久。

据小陈说,由于成总是文科生出身,本身就是高层现调过来撑一会儿的,也不爱听数据算法,每每Sia作报告就跟对牛弹琴一样,两人都憋屈。

Sia走进五个小实习生的办公区,将打印好的五分材料分给大家,语气平静。

“今天的报告是大家一次试练的机会,趁着成总今天心情好,报告的不清楚也不会挨骂,珍惜吧。

五个实习生接过,面色各异。

成总心情好不好沥沥不知道,但下午要做报告的事情早上她就听见成总说了,Sia非等下午临近的时候才把材料给他们抱佛脚,分明就是不安好心。

沥沥低头看材料,不出头也不出声,今天自己已经破财了,应该可以消灾吧。

“Lily,你学历最高,给成总的印象不差,能力应该也不赖,今天你身先士卒,不介意吧?不然你推荐个人去?

她抬头看着Sia平静的眼睛,突然觉得这人真是恶心啊。

自己要是不去,推荐了别人又要坏自己的人缘,看来她的第一印象很准,这个Sia不是什么好人。

实习生们有些不忍的看着她,她突然挤出一个笑,礼貌的回答,“好呀,那就谢谢组长给我这个身先士卒的机会了。

她走进成总宽敞的办公室时,那个叫小齐总的人也坐在那里,他翘着腿,墨镜摘了下来。怎么说,虽然是资产阶级,但长得的确不让人憎恶,甚至有些亲切。

“这是数据组的汇报,哎呦那个难懂啊!每次听得我……这个这个脑瓜都要炸掉咧,一讲还能讲上一下午,小齐总,不然您就先回去,或者去休息室等,我这儿好了在去找您。

小齐总斜靠在沙发上,闭起了眼睛。

“那我先睡,你好了再处理我的事,反正我闲,也很有精力。

成总还是笑着,但眼睛狠狠的剜了正闭目养神的人一眼,烦躁的挥挥手,示意沥沥开始。

屏幕上出现了各种红红蓝蓝的曲线和代码,成总沉沉的出了一口气,视死如归的等着她说。

“成总,您只用看这道蓝色曲线的图,我们已经通过时间序列将红色曲线的所有信息体现在了蓝线上,代码也就是这个作用。

成总她歪过头,坐直了身子。

“红色曲线代表的是乙方在各方面的表现数据走势,不再赘述,通过数据预处理之后,得到了整体走势,与历史数据的贴合度也很高,可以看到2011年…

沥沥大方沉稳的叙述,听的人也很认真。

过了一会儿,成总翻动另一本文件夹,“可是这和乙方送来的结果不同啊,但我看了他们的每一项数据也都没有问题,解释给我。她顿了顿,补充,“别掉书袋。

Sia每次报告,从算法理论开始将起,甚至代码都恨不得讲上两句,她已经不胜其烦,商业谈判的时候她如果照搬这席话,刚出口只怕就会被叫停。

沥沥想了想,“是这样。比如我和您是一对姐妹,额,没有别的意思。

成总耸耸肩,示意她继续说。

“爸妈每天给我们10块,20块买资料,我们的进步就是他们的检验标准。如果给您花,您可能用来买书学习,成绩提高了。而如果给我,我就只买包子,成绩没有提高,但体重上升了。

“我们的报告和乙方相比的差别在分析算法上,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们跟乙方并没有使用同一的标准化算法,放在例子里就是把钱给您还是给我花的区别,而最终的结果呈现在曲线上,您的成绩不过从90提升到100,看上去增幅不大。而我的体重却是从40千克提升到80千克,增幅很大。爸妈还以为我比您进步的多些。

成总被这例子逗的发笑,饶有兴致的身子前倾。

“那我怎么向别人证明我们的结果较于乙方更加准确呢?你知道在收购谈判的时候我需要专业的措辞。

沥沥道,“证明结果,不如证明算法,直接让对方公司给出一个解释。拿着两种增幅曲线讲一大堆说不明白,不如直接点明问题根本。而这个Case的根本就是,他们的处理算法和预测模型完全不适用于他们给出的长期季节性变化的数据,虽然结果漂亮,但是是错误的结果。

成总双手合着,撑在办公桌上,不禁长长出了一口气,笑道,“Well done.

心情一好,又关心起了员工,“你家里真有个姐姐?挺有意思,跟你一样聪明吗?

沥沥知道自己完成的漂亮,马屁也拍的十分清新脱俗让人愉快,说,“没有像成总一样的姐姐。

气氛融洽中,突然,冷不丁一支冷箭过来

“马屁精。

小齐总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轻飘飘的看着沥沥。

沥沥不恼,尽量展露自己狗腿不失礼貌的微笑,眼睛里闪着伟大的工人阶级不与资本主义计较的光辉,道,“小齐总看出来了,那就不拍小齐总的马屁了。

“……

第一天上班,沥沥幸运的没有在第一天就有幸成为灯海中的一盏,正常下班,也幸好她没有自虐的倾向,跟着其他部分的卷王们一起留守。

小陈提议,今天是第一天正式工作,需要聚餐来庆祝,小白看上去有些为难,健身人嘛,但还是勉强答应了,小赵笑着不说话,等着女生的意见,只见沥沥低着头看着手机。

她中午发给暮开微信,问他有没有吃饭,下午需不需要带好吃的,但直到下午六点多还没回信。

她盯着那个头像,那是一片夜晚的星空,地面上有一辆房车,好像是电影《星际穿越》里的一幕,但那个头像一直没有回信,她想起今天自己的悲惨运气,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

“男朋友吗?菲菲凑近,坏笑着看着她。

小陈背着斜挎的公文包,一把侧身抱住小白,“啊白白,我没机会了。

沥沥摆手否认,“不不不,这是我朋友啦。那个,今晚可能不能聚餐了,改日,改日一定,我请…啊……

话出口她很后悔,但还是笑着咬下了最后的字。

小赵耸耸肩,“那就下次一起吃吧,找个周末还能喝一杯,今晚聚餐,明天还得早起上班。

众人称是,也就各回各家了。

沥沥买好了寿司和握卷,连顺路的书店都没进,几乎是小跑着回的公寓——她心里也不知道不安什么,仿佛那个人不喂饭就会饿死一样。

她打开门走进去,发现灯光很暗,窗帘还打开着。

此刻是傍晚,太阳落山,只有深红和浅紫的夕阳。

客厅里还放着音乐,是书店里晚上经常放的一种旋律,暮开图方便,需要什么就直接从书店拿了,估计就是店里的唱片。她远远的看见跟猫一样蜷缩在沙发上安静的睡觉的男生,松了口气,应该是写书写的睡着了,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些什么。

她返回去,蹑手蹑脚的换好鞋子,看着Molly仰着头轻轻地叫唤着,比了个“嘘,小猫似乎可以听懂,真就不叫了。

她看了看厨房,没有做过饭的痕迹,早饭倒是吃了,但她留好的洗干净了的蔬菜都没动。

……懒成这样啊。

她又去查看下垃圾箱,也没有外卖的袋子。

……还挺经饿,难怪。

她走到暮开身前,心道这男生难道中饭晚饭都没吃,待看清他的脸时,突然愣住了。

那张脸好看依旧,黑色碎发下的一张脸却毫无血色,苍白至极。

她心一惊,忙蹲下身子探他的额头,触感很凉,她正急着想唤醒他,暮开睁开了眼睛。

如果你见过玫瑰开放那瞬间的视频,那这就是沥沥现在看到的画面。

那双深邃又温柔的眼睛带着一点初醒的迷蒙,给整张脸带来了灵动与生机,他的脸突然有了淡淡的温和的光,唇也有了些红色。

他像每天都是降世后的第一天那样醒来,无助和悲伤的观察着能看到的一切。

沥沥叹了口气,“你是不是没吃饭,为什么不看手机呢,我……

下一秒,她就吻上了那朵脆弱的玫瑰。

她的话被暮开用唇堵住——那个男生伸出左手一揽,沥沥被按着后脑勺往前直直倒去,就这样亲到了。

她脑子里的声音突然安静,时间变慢。夕阳黄昏,只有客厅里的音乐还在响

没有秘密的慢慢靠近

没有限期的对你着迷

不必在意未来或过去

来不及将你抱紧

漫漫长夜好好的感受

思绪如流滑落到心头

就让时光停在这时候

片刻便永久

……

小沥沥讨厌的人都是会倒霉的,比如让她感冒的程暮开,最近的人缘就变得很不好。

他的兄弟们不知道怎么了,都不愿意给他带中饭,所以她经常见他中午一个人饿着肚子在旁边睡觉,有时还会要肖羽中午带给她的零食。

当然,也没有朋友来找他中午去打球。

尤其是下课的时候,她也不需要找个自己可以接受的理由给他的兄弟们腾地方。

青亚告诉她,“是他们家那个神神叨叨的姐姐,上个星期被人看见抓进了精神病院!

班长神秘兮兮地说,“他们都说程暮开家里有精神病史,程暮开也是个疯子。

胖胖的脸皱在了一起,“我妈妈也不让我跟他一起玩儿。

肖羽也奇怪“你们班那个最好看的呢,怎么不和我们班丑八怪在球场厮混了?

小沥沥被他们三个围在一起,听着他们说话,似乎想起了他们口中的姐姐。

那时文艺汇演,程暮开应该拉小提琴伴奏他们班级的诗朗诵,但是程暮开粗枝大叶的,偏偏早上忘了那回事,那时就是那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姐姐给他送来的。

在认识的所有人中,沥沥最喜欢的,就是那个只见过一面的他姐姐。因为她心里觉得只有她和自己的姐姐是大人,其他的人都是幼稚的小孩子。

小沥沥转过身子,“胖胖,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可爱了。你看你都这么大了,为什么还这么听妈妈的话,难道大人的话都是对的吗?难道大人见过程暮开吗?他们知道他是个多……她差点把真心话“讨厌两个字说出来了,但还是忍住继续,“……精神正常的人吗?

她说的算是实话,程暮开是她讨厌的人,但并不是不喜欢的人。

她没有故意压着嗓子,周围也有一些同学听见了,都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这时程暮开一个人从门里走了进来,垂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手。

“给我20块钱。小沥沥朝他伸手。

程暮开嘴上问,“你要干嘛?,还是把身上的20块钱给了她,他每天都有20块的午餐钱。

小沥沥转身把20块钱学着程暮开平时的样子轻轻放在胖胖的书上,往前推了推,“胖胖,证明你是一个可爱的,成熟的,独立思考的胖胖。

她转过头,认真道,“给我看你的杂志,就像平时一样。

程暮开皱着眉头,一副理不清楚的样子,但还是把篮球杂志拿了出来摆在课桌上。小沥沥站起来勾着头看着,青亚也好奇的凑了过去,班长和胖胖也看了过去。

要知道,初中的时候,学习成绩好又不爱管闲事的女生是很受欢迎的,还有一些女生看着小沥沥他们都在看着什么,也凑了过去。

程暮开拘束的坐在中间,椅子规规矩矩的放着,腰挺的笔直。

他抬眼看着沥沥的脸色,她一微微昂头,他就立马配合地翻一页,直到他清楚下一页就会出现一位穿的十分清凉的身材很好的褐色皮肤的模特时,红着脸按着书咳了咳,说,“不看了,快上课了。

而这时,他的身边又围满了同学。

《我们的三十四岁》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