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河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天墓之名

>

天墓之名

夏长安 著

夏行 夏长安 穿越重生

经典穿越重生小说《天墓之名》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夏长安”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

来源:fqxs   主角: 夏行夏长安   更新: 2023-01-03 17: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天墓之名》是作者“夏长安”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夏行夏长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两天的时间,夏行空就打通了丹田幽俯两脉,做到了黄副院士的要求每通一脉后,他都感觉身体更松快了些似乎没有往常那般沉重了夏行空结束了第三天早晨的训练,几天来,已经让他形成了习惯走出门,惬意的沐浴在阳光之下,继续感受着身体上带来的变化真的轻快了许多昨日送来了许多碎银子,因为他们照顾到青藤院的许多学生都是底层的孩子们大多数都是贫穷之辈夏行空一开始是不理解的,从知道包吃包住那天就开始纳闷了......

第2章 闻声而来

夏行空没下过几次山,但对于山下的世界他并非全然无知。

他边走,边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街上人不算多,三三两两的围着卖包子炊饼的店铺转悠。掀开盖子,水汽蒸腾而起,面食飘香。

夏行空看的眼馋。

想着一大早便下了山,还是什么都没吃呢。

掂量着身上的包囊,大师兄说这里边的银两够他吃喝半个月的。便随手拿了些,正要问那铺主人买两包子的时候。忽然被不远处发出的一声怒吼打断了。

夏行空望向一侧,那里早就被一群人围的水泄不通。他心想,刚才似乎没有这么多人吧?

人人都如此,这是不能免俗的事情,更何况还是一个小孩子。

夏行空收了买包子的念头,随手将几块碎银塞入怀中,踱步向人群里靠去。

究竟怎么了?

他按捺着心情,勉强的依靠着孩子的身躯挤到人前。

只见两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正各自挥动着拳脚手臂,互相扭打在一起。好不激烈。

一个少年的拳头猛地打在对方的脸上,他死死地压着那个有些瘦弱的少年,一拳又一拳的捶着,发泄着心中的愤怒。

人们站的不远,围着一圈七八米的距离,老少妇女都有,不时阵阵的拍手叫好。

“嘿!再使些力气啊!

“花卷起来,哎呀,快起来啊,给他一拳他就倒了!

“啧啧,地上那孩子一看就没上面那个壮实。

夏行空一脑袋浆糊,他不清楚为什么这两个少年要打架,不清楚这些人为什么都这么喜欢围观,更不清楚他们为什么会因此发笑?

正当夏行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觉得屁股上一股力气传来。好像被人踹了一脚。

他来不及心中疑惑,身子已经向前扑去。

狗吃屎吗?

他由着惯性转过身来。飞扬的发丝划过眼帘,瞳孔中映射出那道纤细的身影。也对他瞥了一眼。

她半面遮蔽,

一眼入人心,尽管连呼吸的时间都没有。

夏行空摔倒了,他看到了蓝天白云。

接着他看到了那个眼神,只不过是在脑海中浮现而出。

好美的眼睛……夏行空不知道怎么去形容。

两个少年的缠斗也随着有些壮实的那个少年的一拳而结束。

他们都仰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只是两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笑。全然不像方才那般好似是各自的杀父仇人。

有些壮实的少年瞥了眼一旁的夏行空,心想很是面生,“喂,你是来劝架的?

夏行空这才回过神来,察觉到渐渐散去的人群,有些恍惚的开口道,“啊,我……算是吧。

他承认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动过拉开他们的冲动。

“你看起来面生的很。壮实少年说道。

“嗯,刚刚下山,初来乍到。

一旁的被称为花卷的少年听闻,坐起身来说道,“哪个山?他恢复的很快。

“北边,大约五里远罢。夏行空应答着,心里在想这个少年的体格要比自己壮实多少呢?

壮实少年忽的从地上一跃而起。笑骂着道,“踏马的,山上是不是有一个老道士!

夏行空轻嗯一声,还在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少年的反应如此之大。

“他还有一个绰号,是不是叫什么……花老道!壮实少年追问。

夏行空依旧轻嗯,“他是我的师父。

“嘿,你可知你这个好师父在几个月前还抢过我们的银两吗?花卷气愤道。

夏行空稍有些惊讶,心说这老头好不安分,只是看他平日的一副懒散模样,这也确实符合师父的作风。他只是没想明白怎么会这么巧?

壮实少年看起来并没有多么在意,“那个老头可真是有意思,来,别坐这地上啊,今日我请客!一起去吃一顿!他出伸手。

夏行空借力而起,掸了掸身上的尘土,这才发觉,壮实少年可高出他半个头多。那个什么花卷要与他差不多高。

三人一同前往就近的酒楼。

夏行空觉得壮实少年实在是爱笑了些,只是他的笑让夏行空抗拒不了。或许他们会是自己下山结交到的唯二的朋友。

壮实少年名叫高赐,说起自己名字时很是自豪的模样,他说这是从军的父亲临走前为他起的,那时的自己刚刚出生,父亲便被招去了,如母亲相伴,直到如今也没有回来过,生死不明。

夏行空看他的样子仿佛没有什么悲伤的情绪。是早已习惯了?他给高赐满了一杯酒。

不善言辞的他没有说什么,轻轻叹了口气表示自己在听,端起酒杯浅尝了一口。

只等半酒入喉中,夏行空登时脸色一红,直接喷了出来,接着猛地狂咳起来。

这一幕看的对面二人是大笑不止。

“你没喝过酒?花卷捂着肚子憋笑。

“没……没有,咳咳,这还是第一次。他如今的脸红的艳。

夏行空回想着,师父曾经说过,“这世间的美好莫过于酒与胴体。

烈酒醉人肠,胴体醉人香。

接着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个踹了自己一脚的人。或者说是……女子?

“话说,夏行空稍微缓过劲来,忙把杂乱的思绪清空,“你们刚刚为什么要打架。

“哎注意,这叫打打闹闹。花卷一字一字的说道。

“是啊,我们从小便在一起玩闹,早已习惯了,眼睛里见不到其他人,母亲说这是最好的。说到母亲时,高赐的眼底露出一丝黯然之色。

夏行空没有察觉到丝毫异样。举杯让几人共饮,似乎是初尝了酒味,有些兴奋。

酒过三巡,夏行空,醉了。

他伏在桌子上,昏睡了过去。阳光依然能透过窗照射进来。

横竖斑驳的光影打在高赐的脸上,他笑得有些勉强。

一旁的花卷焦急的催促。

是的,他不得不这么做,对不起了,小兄弟。

高赐似乎下定了决心,来到夏行空的身旁。他的心中说不出的万般抱歉,但又无可奈何,为了母亲,他别无他法。他只能这么做。

是的……为了他的母亲。

《天墓之名》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