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河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一念慈悲

>

一念慈悲

一碗莲子羹 著

一碗莲子羹 奇幻玄幻 李十月

奇幻玄幻小说《一念慈悲》的作者是“一碗莲子羹”。其中精彩内容是:街道上巡城士卒听闻马蹄声转眼便至,其中一名校尉模样的男子瞧见马背上的青衫男子便朝着手下挥了挥手,示意继续巡视,不必理会。青衫男子抬头看了眼天色对身边一骑说道:“根据城内监者所报,进入桃叶巷的两人是今天刚刚入的城,皆是二十多岁模样,其中一人还是个光头和尚,你说他们是不是想来这扬名立万来了?”一袭白衣的...

来源:fqxs   主角: 李十月一碗莲子羹   更新: 2023-01-03 17:3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一念慈悲》中的人物李十月一碗莲子羹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奇幻玄幻小说,“一碗莲子羹”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一念慈悲》内容概括:“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寻兔角”“这便是你为何下山又为何进城的理由?”李十月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道:“这只是其中之一”陈望依葫芦画瓢般地点头又摇头:“那就此停手?”李十月盯着鼻青脸肿的陈望,后者缩了缩脖子,一阵心有余悸“我在寺中师傅便经常念叨我,出门在外要与人为善,切不可得理不饶人”陈望擦着嘴角流出的血丝,翻了个白眼:“你还当起撑船的宰相来了......”年轻和尚神色......

第5章 拜入门下

两骑无视淮阳城夜禁驰骋于街道之内。

其中一骑身着青衫,腰配双刀,肌肤微黑,一双丹凤眼极为狭长。

另外一骑一袭白衣,身材比身边男子更为修长,从头到脚,有一股倾泻直下的英气,容色绝丽,令常人耀眼生花,不敢再多看一眼。

两人的坐骑皆是蜀地罕见的高头骏马,马蹄踩踏在地上传出一阵阵吭吭哒哒的声响。街道上巡城士卒听闻马蹄声转眼便至,其中一名校尉模样的男子瞧见马背上的青衫男子便朝着手下挥了挥手,示意继续巡视,不必理会。

青衫男子抬头看了眼天色对身边一骑说道“根据城内监者所报,进入桃叶巷的两人是今天刚刚入的城,皆是二十多岁模样,其中一人还是个光头和尚,你说他们是不是想来这扬名立万来了?

一袭白衣的“男子对身边青衫男子的言语无动于衷,继续自顾自骑着马。

青衫男子显然对身边之人的冷漠习以为常,继续自顾自说道“要是按照寻常时候本世子正眼都不会瞧那两人一眼,这里头也不差那两具尸体,但是最近这些时日由不得本世子不上心,陈谅从青州请来的那个牛鼻子老道我还是不放心,总觉得他暗地里会做什么手脚。

“正好我看你天天呆在府内怕你闷出病来,这不就想着拉你出来透透气,你就别天天板着个脸了,其他人哭着喊着想跟本世子出来本世子还瞧不上眼呢。

白衣“男子也不言语,只是轻轻嗤笑一声,接着青衫男子便见到鞘中双刀自行出鞘寸余。

正是世子殿下陈望的青衣男子举手讨饶:“得得得,我就不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我闭嘴,闭嘴!

一炷香后,二人在桃叶巷外围勒马而停,翻身下马之后陈望拍了拍马屁股,马匹纵声嘶吼,蹭了蹭主人的手,随后便心有灵犀地原路返回。陈望抬头望了眼天色,随后便和身旁之人一起步入巷内。

约莫三年前,世子殿下陈望游历江湖途中遇见了一次险象环生的伏杀。

刺客只有三人。

其中一人以一己之力硬生生挡住世子殿下身边十余位精锐死士的营救,另外一人则挡住闻讯而来数百精锐铁骑的支援,最后一人则直取陈望的项上头颅。

那位殿下虽武学造诣平平,但挡不住家底厚法宝多,价值连城的宝物一件一件抛出,可谓是漫天金光,徇彩夺目,好看至极。

最后便是世子殿下硬生生拖到了另外两位刺客把精锐死士和数百精骑杀光为止……

就在两位刺客解决完麻烦奔着世子殿下而来时,命悬一线的世子殿下不知同眼前那位刺客做了什么买卖,竟能让那位刺客临阵倒戈,让另外两位毫无防备的刺客顷刻间便头颅落地。

随后游历江湖的途中,这位临阵倒戈的刺客便一路相随,最后还胆大包天地和世子殿下回到了淮阳城内,并住进了蜀王府邸之中。从此蜀王府邸内便多出了一位足不出户的白衣“男子。

府邸内的仆役经常见到那位世子殿下有事没事就去那位白衣“男子的屋外门槛上蹲着,一个人对着屋内絮絮叨叨,不过半天也得不到一句回应,有时还会神神叨叨地飞出院子外边,不过品相不太好看就是了,往往是起身之后衣服上占满了尘土,有时还会倒栽葱般似的陷入地面,府上仆役见了往往会调侃一句:“哟,世子殿下又练什么绝世武功呢…….

小巷内部。

齐性化闻言心湖内如平地起惊雷,想要有所动作,却发现身形丝毫动弹不得。

李十月听闻身后言语后脸上虽出现些许异样神色,却依旧心如止水,呼吸连绵,一身拳意再至巅峰。

一只干枯手掌拍了拍李十月的肩膀,沙哑言语再次传来:“你们呀,不用紧张,我就是个半截身子都已经埋进土里了的老婆子,对你们没什么威胁,你们既然来到这儿了,就陪老婆子我呀聊聊天,老婆子我开心了你们自然就可以平平安安地从哪来回哪去,我也不会跟你们计较什么,如何?

随后只见老妪手中拐杖轻轻一敲地面,天地间慢慢便重新聚拢起一抹红衣身影,红衣见到了老妪轻轻施了个万福,随后笑意盈盈走到老妪身边,轻轻挽着老妪枯槁的手臂,笑望着身前背对着她们的二人。

李十月率先转过身,随后对着正是先前那位刘姥姥的老妪开口说道:“是你聚拢起城内阴气于此地,强行让死去之人无法转世离去?

老妪摇了摇头:“我只是顺其自然罢了,关键不在我,在他们自己。

李十月继续开口道:“为何那位藩王能够视而不见,让你在他的辖境内胡作非为。

老妪笑道:“这就涉及我与他的一桩买卖了,唉,都是一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与你没什么相干,你管不了,管不了。

李十月自然听得懂老妪所说何意。

第一个管不了是说这件事与他没什么关系他管不着,第二个管不了是说他没管一管这件事的本事。

李十月转了转手腕,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随后对着老妪说道“要不然试试?

就在这时还在背对着老妪的齐性化大声嚷嚷道:“我们两人对付你一个风烛残年的臭老太婆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劝你莫要不识大体,速速束手就擒,免得丢了性命!

老妪身旁一直沉默寡言的红袍女鬼针锋相对嗤笑道:“只会逞口舌之快的废物。

老妪对齐性化的言语也不动怒,只是摇头笑道:“年轻人,年纪不大,口气不小,且不说别的,你要是能转过身来,老婆子我以后就随你处置,如何?

齐性化深吸一口气,随后体内气机如海水倒灌,不断冲击着体内各处被止住的窍穴,但是那些被禁锢住的穴位就如铜墙铁壁一般纹丝不动,甚至还有愈发牢固的迹象。

眼见毫无效果,齐性化又以自身气血为牵引,用上了九阳宫一门独门秘术,将气血化为一条条声势凶猛的火龙,火龙眼射红光,且一条条火龙之上皆站着一位身形飘渺的持剑道士,不断朝着各处窍穴冲击而去。

出乎齐性化意料的是,那一条条声势惊人的火龙在要攻城之时竟然临阵倒戈,主动转过身当起那守城大将来了,把齐性化气得当场骂娘。

遇到硬点子了。

这手法可比之前红袍女鬼禁锢人气机的手段高明了十万八千里。

老妪明显是以神通隔绝齐性化身上的奇经和常脉,使化为火龙的气血与各处窍穴相互不能为用,最后再以不知名术法留住火龙,才有了这样一番场景。

齐性化这时就像是治学蒙童在饱读诗书的教书先生面前磕磕绊绊扭扭捏捏地背那三字经,双方根本不在同一个层次上面。

老妪抬起手中拐杖戳了戳齐性化的后背,善意提醒道“你就别在这白费力气了, 就算是换成你那师傅过来见了我也只有端茶送水的分。

齐性化闻言顿时火冒三丈,刚要有所动作,就被李十月眼神制止,示意不必理会。

老妪见状对齐性化摇了摇头继续拱火道“你瞧瞧这小和尚多有眼力见,你呀,资质一般,心性也不行,真是不知道那姓何的老瞎子看上你哪一点,收徒弟的本事还是跟以前一样稀烂,临了临了,竟然只找了你这么个榆木疙瘩继承衣钵,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怎么,气急败坏了?

那你倒是看看能不能动弹嘛。

齐性化咬牙切齿,最后也只是放了句不痛不痒的狠话“你给老子等着!

老妪对齐性化的言语视若罔闻,对眼前跃跃欲试的李十月开口道:“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陪老婆子我聊聊天,开心了我就放你们离去,如何?

李十月摇了摇头:“前辈不必过多言语,打过再说!

老妪无奈笑道:“又是一个榆木疙瘩。

李十月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多有得罪。

随后李十月将齐性化随手一扔扔出去老远,拉开身形,摆出了一个古朴拳架。

老妪摆摆手说道:“我这身子骨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不过既然你要打,我也就遂了你的愿。

随后老妪以拐杖轻敲地面,两人身形一闪而逝,出现在了一处战场遗址之中。

随后天上出现了一颗金色光点,伴随着一阵嘶嘶声,米粒大小的光点越来越大,随后一声巨响,那颗光点砸在李十月身后地面之上。

一个衣衫不整身形佝偻的矮小汉子站起身后骂骂咧咧。

“我说刘姨,您老要叫小的办事能不能提前知会一声,您看现在是揍人的时候嘛。

随后一把鼻涕一把泪说道:“八百两啊,足足八百两银子啊,我攒了半辈子的家底啊,就亲了下那鱼花魁的小嘴,这这这,这还没上手呢,怎么就整出这幺蛾子出来了。

“我可是等了大半辈子,又给人取笑了大半辈子,可不就是为了等这一刻春宵嘛,这眼看着就要破雏儿了,这这这,到头来,唉,您怎的就偏偏这时候把我从床上给拽下来了呢。

“难不成我还能明儿过去跟那娇嫩欲滴的鱼花魁说昨夜有急事不作数,今儿再来颠鸾倒凤不成?

“造孽啊!造孽啊!

“我不管刘姨,今儿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可就要在您老面前脖子一抹,两眼一黑就这么去了!

“反正家底儿也没了,叫我再去攒那么半辈子想必到时候也有那心没那力了。

随后这矮小汉子就那么坐在地上哀嚎不止,不起来了……

老妪打断了那汉子的鬼哭狼嚎嘲笑道:“别人不清楚,我还不清楚你什么德行,依你李大牛皮的抠搜匹性还能花八百两去那花魁的床第上滚床单,我看你能花两三两银钱去那寒酸烟柳巷找那半老徐娘翻云覆雨一番都算烧高香了。

“依我看呐,我把你拉出来你还得感谢我救你一命,免得染上了那不干不净的花柳病,以后死了都没人帮你立个墓。

汉子闻言又要鬼哭狼嚎,老妪见状赶紧止住了势头说道:“得得得,别在那嚎了,等你一会把那小和尚揍趴下了,我就让你去那青州城头等青楼,花魁歌姬随你挑,只要你身子撑得住,能叫几个是几个。

“到时候你别在门口身子一抖裤子一提,撂下一句今夜有事下次再来就行。

汉子闻言一个鲤鱼打挺,快步跑到老妪身旁牵着老妪的手一通嘘寒问暖,丝毫不给老妪改口的机会:“刘姨身子骨最近可好啊?

“唉,都说今日容颜老于昨日,古往今来皆是如此,依我看啊,这话说得可就岔了。刘姨您瞧着可半点不见老,这份气态,天底下独一份!

老妪瞥了一眼汉子的狗爪子说道:“办完事打哪来回哪去,事先说好,你要是没打过……随后老妪瞥了眼汉子的裤裆,冷哼一声。

汉子悻悻然松开手,随后搓手笑道:“您啊,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这要是输了,我保证十年之内不踏进天下大小青楼一步!

随后汉子仔细看了眼远处的李十月,眼珠子转了转,随后对老妪说道:“要不打个商量,五年?

老妪拿起拐杖作势要打,汉子脚底抹油,向李十月那边跑去。

远处李十月看在眼中思绪飘远,走起神来,记起了在寺中的日子,有些想念了。

李十月从记事起就生活在寺中,寺内之人都待他极好,哪怕是寺中最不苟言笑的净业师叔见了他也是眉眼温柔的。

每天修禅习武之余李十月就在那终南山顶看那云卷云舒,有时看那云朵的形状不如意了还会肆意出拳打乱那原有的形状,直至心满意足为止,乐此不疲。

想起这些,李十月心境祥和,眉眼弯弯。

眼见佝偻汉子终于有了动手的迹象,这才收敛起心神。

汉子走至李十月跟前,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眼,略带欣赏地点了点头。

“不错不错,一身拳意自然流淌,浑然天成,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迹象,在你这个年纪有这身境界修为,资质可以说是不错了。小和尚,说说看你师承何人,可有意愿拜入我郭霄门下,我可以收你为亲传弟子,亲自传授你武艺,免得白白浪费了这身习武资质。

李十月眼珠子转了转,若有所思状,等了大半晌随后才开口道:“郭霄……没听说过。

汉子顿时吹胡子瞪眼。

其实也怪不得李十月孤陋寡闻,自记事时起李十月便没出过山门,只是一心向佛。对外界的了解也只是通过香客上山烧香时的闲言碎语而得知。师傅不跟他讲,李十月也从不过问,或者说是没兴趣过问。

在他眼中,三千世界再大也大不过寺中的一碗粗茶,一次叶落,一声佛唱,一次次暮鼓晨钟。

李十月双手合十行了一礼:“还请施主不吝赐教。

汉子摆了摆手:“好说好说。

话语刚落,汉子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李十月的眼前。

汉子转眼间来到了李十月的身后,抬起手肘,身体一转,一记势大力沉的肘击朝着李十月后颈袭去,毫无防备的李十月被打的倒飞出去老远,撞碎了许多断壁残垣才堪堪止住身形。

随后汉子身形紧随而至,丝毫不给李十月喘息的机会,趁李十月还没站起身之时便要一脚踹在其面部之上,李十月双臂交错,挡住这一脚后瞬间拉住了汉子的脚踝,随后拉着汉子转了数圈之后狠狠向空中抛出。

随后李十月双腿弯曲,往空中一跃,出现在了汉子头顶,以双手抡拳往汉子天灵盖处砸去。

汉子咧了咧嘴,随后脖子一斜,躲过了这一击,接着原本瘦小的手臂蓦然间壮大数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了李十月的脖颈,另一只手臂以手作刀,就要削去李十月的项上人头。

李十月迅速伸出一臂挡住那一记手刀,随后另一只手也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双方就这么你来我往,在落地之前往对方面门之上出拳不断。

落地之后汉子好像终于受不了这么“不要脸的打法,率先败下阵来,将李十月重重一丢,丢到了一处废墟之内。溅起烟尘无数。

随后汉子摸了摸鼻青脸肿的脸庞,骂了一句娘。

远处的李十月换上一口气息,重新对着汉子直冲而来。

汉子辗转腾挪,避开李十月拳罡的同时心中暗自权衡迅速结束战斗的方法。

一刻钟过后,汉子好像终于抓住了李十月的破绽,在李十月换气的那一瞬突然出手,一拳将李十月打飞至空中,随后一只手掐住李十月脖子,一只手按住李十月的面门,作势要扯断李十月的头颅。

随后汉子朝着老妪投去目光,示意是否可以要了这个小和尚的性命,可是老妪却无动于衷,面无表情。

就在这时,被汉子掐住脖颈的李十月突然间变得目光呆滞,气息瞬间全无。

汉子心中一惊,赶紧加重手中力道,手中的李十月突然崩碎,化作了一阵齑粉。

随后汉子往地上一瞥。

果然,在汉子落脚处的地面之上,一个眉清目秀的光头和尚正双手掐诀,以一个奇怪手势结了一个印,缓缓吐出了金钟之罩四个字,随后大地起异象,一座金色大钟拔地而起,朝着在空中尚未落地的汉子直直罩去。

汉子双臂再次壮大数倍,转眼间便朝着金色大钟轰出了数十拳,伴随着一声声巨响,空中激起了一阵阵肉眼可见的涟漪。

汉子出拳不断的同时,用心感受着周围的气机涟漪,生怕那个小和尚趁这时再闹出什么动静。

原来从一开始汉子的出手便陷入了李十月的算计之内。

李十月一开始便故意示敌以弱,但又不至于太过明显。所有的出手都是为了营造这手于经阁内学到的压制之术。

出拳的劲道,落地的位置,一开始便藏于废墟处的分身,甚至连汉子的出手时机都要精准的计算在内,一步都不能错。

“好阴险的小子,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李十月当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对手出拳,在金色大钟朝着汉子飞去之时李十月便算准了汉子的落脚点,在汉子落地之时狠狠一拳轰在了汉子的后背之上。

汉子口中喷出了一股鲜血,随后出拳的手臂恢复了先前模样,金色大钟一鼓作气,破开了汉子的拳罡,将汉子罩进了大钟之内。

古战场遗址之上只剩下了李十月和那口金色大钟的身影。

李十月跌坐在地,大口喘着粗气,身边大钟时不时传来一阵咚咚声。

李十月心知肚明,要不是耍心眼,如果单论拳法高低,自己绝不是那个汉子的对手,如果那个汉子再精明一点,不那么掉以轻心,恐怕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了。

不过,没什么如果就是了。

这口大钟可是耗费了自己不少精力,只要那个汉子没有跨过炼气门槛,就别想出来了。

记得师傅曾言:“传言天下武学进阶之路有六,炼体、炼气、炼神,通玄、金刚、魅官,一步一登高。凡夫俗子一生习武不断,有幸进入炼体即是止步,要想成为炼气之士,需是孕运而生且天赋异凛的得天独厚之人,至于想要炼神,则是非有大造化之人不可为,至于后面的三层境界,拥有之人不在天下。

就在这时,身边不再传出咚咚之声,李十月定睛一看,金色大钟出现了丝丝裂痕,随着时间的流逝裂痕越变越大,李十月心知不妙迅速倒滑而去,转眼间大钟便化成无数碎片朝着四周激射而出,一抹高大身影映入在了李十月眼帘。

原本精瘦的佝偻汉子不复先前模样,宛如天庭下凡的神人,浑身散发着一股古怪至极的气机,李十月泛起了一阵鸡皮疙瘩,随后撒腿狂奔,形势不对,撤了。

随后李十月耳膜传来了一阵讥讽:“都说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但是今天你这个和尚跑不了,你身后的庙也别想安宁了。

最后问你一遍:“可愿拜入门下?

《一念慈悲》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