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河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赤子童心

>

赤子童心

听水观火 著

听水观火 方寸 赤子童心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小说《赤子童心》是作者“听水观火”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方寸听水观火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我叫杜书香,你们以后叫我杜老师就行。”说着,杜书香拿起一根粉笔,转身在黑板写下了三个大字。“这就是我的名字,你们现在不需要会写,看到的时候认得它就行。”台下一众学生懵懵的...

来源:fqxs   主角: 方寸听水观火   更新: 2023-01-02 22: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名叫做《赤子童心》的小说,是作者“听水观火”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都市小说,主人公方寸听水观火,内容详情为:“哒哒哒”,随着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来,一个女人出现在了教室门口对方径直走向了讲台,底下闹哄哄的声音顿时一散而空“各位同学,我是你们的老师,从今往后就是我来教大家了”老师悦耳的声音响起“我叫杜书香,你们以后叫我杜老师就行”说着,杜书香拿起一根粉笔,转身在黑板写下了三个大字“这就是我的名字,你们现在不需要会写,看到的时候认得它就行”台下一众学生懵懵的他们连个拼音都还不会呢,还认字,简直...

第7章 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哒哒哒,随着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来,一个女人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对方径直走向了讲台,底下闹哄哄的声音顿时一散而空。

“各位同学,我是你们的老师,从今往后就是我来教大家了。

老师悦耳的声音响起。

“我叫杜书香,你们以后叫我杜老师就行。

说着,杜书香拿起一根粉笔,转身在黑板写下了三个大字。

“这就是我的名字,你们现在不需要会写,看到的时候认得它就行。

台下一众学生懵懵的。

他们连个拼音都还不会呢,还认字,简直就是在搞笑。

杜书香也知道实情,便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说说自己的名字,无非也就是方便学生称呼自己罢了。

随后,杜书香拍拍手,“大家自己先坐一会,互相认识一下。来两个同学跟我一起去搬书。

“老师,我!

杜书香的话音刚落,方冲冲便举起了手。

像这种露脸的活儿,方冲冲往往是自告奋勇,当仁不让的。

说着,方冲冲还拍了下方寸,“还有他,我俩来。

不等其他人有所动作,方冲冲便拉着方寸扯到了门口。

“那好,就你俩了。杜书香微微一笑,“其他人先坐着,悦心,你上来看一下,别让同学们太乱了。

紧接着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女生便上了讲台,坐在了杜书香刚刚的位置上。

那小女生一脸圆润,樱桃小嘴格外可爱,瞬间引起了方寸的注意,方寸由得便多看了一眼。

“嘿嘿,知道她是谁么?方冲冲贱兮兮地冲着方寸挤眉弄眼。

“谁啊?

“她是杜老师的闺女。

“哦。

方家庄小学在方家庄的西北方广场之上,一共两层楼,一楼是方家庄的村委会,二楼便是老师的宿舍和学生的教室以及办公室所在。

两层楼右侧是一座巨大的戏台,再旁边便是旱厕。

整个大院是石头子的操场。左侧便是仓库所在。

方寸和方冲冲两人随着杜书香来到仓库,开门的一瞬间便有一股子的怪味直冲鼻腔,惹得三人都禁不住一阵咳喘。

三人抬手扇了扇,进入仓库,各种器械堆放在一块儿,正中间摆放着两摞书,写着“语文数学四个大字。

杜书香抬手一指,指挥着两人,“就这两摞书,你们搬到教室就行。

“记得先别发啊。杜书香补充道。

然而这样的嘱托于方寸两人而言无异于放屁,过过耳也就罢了。

两人将书搬进教室的一刻,方冲冲便率先嚷嚷道“发书了啊,发书了啊,来让寸哥给大家发书了,都来寸哥这儿领书了啊!

一看这阵势,教室内正在聊天的同学们顿时欢腾了起来。

他们都为拥有新书而感到由衷地开心。

其实也不是由衷地开心,就只是纯粹的强烈的好奇心作祟罢了。

毕竟各自的家长们都对书本展现出一种异乎寻常的重视,连带着孩子们也不由自主地对书本爱护了起来。

一个个都想着赶紧领到新书,然后好回去向自己的家长炫耀一下,满足一下自身微弱的虚荣心。

眼看大家伙就要一拥而上,方寸赶忙大喝“一个一个来,不要挤啊!都有份,不要挤!

说完,方寸又拍了一下方冲冲,嘱咐道“你去,让他们都排好队,挨个来我这儿领书。

方冲冲嘟囔一声“又是我?刚刚你就让我喊……

眼看方寸一巴掌要落下来,方冲冲赶忙道一声“我去!便撒丫子冲下讲台,一个个地揪着,强制大家排起了队,便是正在讲台上坐着的方悦心也不例外。

眼看队列排好,方寸又道“领书的时候都报一下自己的名字啊,不说名字没份!

“方冲冲

“方明磊

“方伟

“方义帅

“方茴

“方静蕾

“方悦心

“方香慧

……

“名字!

方寸眉头一皱,正埋头发书的时候,却见一双美腿映入眼帘。

抬头一看,方寸“啊地一声“老师!

赶忙后退两步,短暂地惊慌过后,方寸马上在脸上挂起微笑,嘻嘻道“老师,我正在帮您发书呢!

杜书香却是嗔怒一声“谁让你发的?啊?我不是说先别发书么?

“啊?您说了吗?方寸一脸无辜。

看着方寸这样子,杜书香也不好斥责,况且也确实是干了正经事。

只是杜书香原本的意思是要让方悦心来发书,毕竟是自己的闺女,趁此机会可以让方悦心认一下人,也好为之后指定她当班长作个铺垫,哪成想这个小家伙竟然自作主张,把自己的谋划给打了个七零八落。

虽说看起来这小子像是无心之举,但这也算是变相地摘了自己的桃子,这个又实在不能忍。

念及此,杜书香打定主意今后必定好好“关照这个方寸。

“行了,发就发了,把剩下的也发了吧。以后有事先问过我,学学江腾,不要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听到没有?

方寸也注意到了,老师进来后,这江腾就屁巅屁颠地跟在后边。

一瞬间,方寸认定,这必然是江腾去找老师打报告去了。

同时方寸心中也不由一阵无语,这都什么人啊,自己好心给大家发书,这也要去告状?

一时间,江腾已经上了方寸心中的黑名单。

方寸将剩下的书递给方群羊和方群牛,又一把将两本书甩到江腾的桌子上,郁闷地坐回了座位。

“寸哥,你为啥非要自己发书啊?方冲冲小声问道。

瞥一眼方冲冲,方寸淡然反问“咱班多少人?

“额……

“笨,算上你我,咱班一共四个女生,八个男生,共十二人。

“这跟你发书有什么关系么?

方寸恨不得敲方冲冲一棒槌,但还是解释道“我是最后一个进教室的,我来之前你们肯定都相互认识过了,但是我只认识你,所以趁着发书让他们说一下自己的名字,我就都认识他们了。

“哦~方冲冲恍然大悟,暗道一声高明。

“另外就是我挨个给他们拿书发书,之后我找他们帮我干活,他们总不好不帮我吧。

“老师,方寸跟方冲冲一直在说话,我听不清您讲什么!陡然,一个声音传进方寸的耳朵。

扭头一看,好嘛,又是这个江腾。

方寸顿时心中一恼,这才上学第一天,自己好像没惹这家伙吧,但是怎么总有种处处针对我的感觉?

讲台上,杜书香也纳闷了,他俩的小声逼叨我又不是没听见,待会等他俩声音再大点,我就可以顺势喊他们起来,让他们站前面了。

现在你这么一鼓捣,倒显得我耳聋眼瞎了。

眼前的情况也不好过于处罚,毕竟还是孩子。

杜书香便轻声道“好了,不要说话了,认真听我讲。你俩要是再说话,就站在后面去。

说完,杜书香便继续讲课。

方寸和方冲冲也短暂地老实了下来。

抬头一看,只见黑板上写着大大的“aoe,却是最基本的拼音。

方寸的一年级生涯,自此开始。

只是对于第一次上学的孩子们来说,尤其是对于方寸来说,课堂真是无聊透顶的东西。

起初的新鲜感一过,便只剩下了无趣。没奈何,无趣的时光总是漫长而难熬。

而唯一的乐趣,就是下课的时光了。

一下课,方寸便找上了江腾,质问道“你为啥总是针对我?

江腾懒洋洋地趴着座位上,眼皮都没抬,“你管我?你自己做的事不对呗。

嘿,这一下让方寸更是恼火了。

不顾三七二十一,方寸照着江腾的脑门就是一巴掌。

岂料江腾也不是个吃亏的主,二话不说,反手就还了一耳光。

有道是打人不打脸,江腾这一下直接让方寸感到脸上无光。

方寸心道你这小崽子还敢反抗。当下恨声道“你再打我一下试试!

说着,方寸双手拽着江腾的脖颈,猛一拉就带离了座位,接着脚下一绊,顺势就骑在了江腾的身上。

方寸一手掐着江腾脖子,一手左右开弓,对着江腾的脑袋就是一阵猛捶。

周围的人都吓得不敢上前,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还高喊着“加油!

被压在身下的江腾奋力挣扎着,双手被遏制地难以动弹,双脚却是不断地踢打方寸的后背。

只是这种情况下,江腾的踢打对于方寸来说和挠痒痒没有什么区别。

方寸也感到有些累了,便主动向江腾递了一个台阶“说,你服了!

“不服!江腾红着脸大吼。

“呀哈!方寸感到不可思议,都被打成这样了,还不服?

就在方寸准备继续给江腾点教训的时候,杜书香终于匆匆感到。

“住手!杜书香呵斥一声,赶忙将两人拉开。

随后也不问原由,指着方寸的鼻子便是一阵训斥。

在杜书香看来,骑在上面的人一定是罪魁祸首,这是经验之谈。

事实也确实如此。

可不就是方寸先动的手么!

杜书香也挺郁闷的,知道这届学生调皮捣蛋,但是像方寸这么能来事的,还真是少见。

之后也不等方寸辩解,杜书香便让方寸去教室门口外站着。

方寸只感到一阵阵的羞耻感涌上脑门。

“老师,还有方冲冲,刚刚方寸打我,他就在后面打我的腿。

江腾一声检举揭发,方寸不由乐了。

“方冲冲,你也出去!跟方寸一块站着!杜书香指着门外厉声道。

方冲冲低着脑袋,磨磨蹭蹭地站了出来。

方寸拍拍方冲冲的肩膀,“好兄弟!

这真是发自肺腑的感慨!

小风一吹,方寸的羞耻感也顿时消了下去。摸摸脑袋,方寸开始琢磨起了怎么对付这个江腾。

只是越想越气,凭什么就我俩站出来,江腾这玩意儿一点事也没有?

陡然,方寸一拳砸在墙上,一个凹坑顿时显现。

方冲冲也被这一拳吓了一激灵,“寸哥,江腾不是个好东西,放学咱们再堵他。

“他要是跑了呢?

“那咱就追到他家,打到他以后不敢吭咱。

方寸扭头看一眼方冲冲,惊呆了,直觉这方冲冲真是个狠人,不过很合方寸的心意。

有个兄弟陪着,挨罚也是愉快的。

转眼到了快放学的时候,方寸和方冲冲也被叫回到了教室的座位上。

最后的这两分钟,方寸一直留心注意着江腾。

“叮铃铃,铃声一响,顿时学生鱼贯而出。

江腾或许早就注意到方寸一直在关注着他,也知道自己打不过方寸。

所以铃声一响,江腾连书包课本都没拿,直接就向外蹿了出去。

“别走!你丫有本事别跑!早就一直关注着的方寸,怎么可能就这么让江腾溜了,这次要是不好好揍他一顿,让他长长记性,估计以后这家伙少不得要找自己的麻烦。

这是来源于方寸的直觉。

眼看方寸直追江腾而去,方冲冲也放下了正在收拾的书包,紧随方寸,拔腿就追。

院子里,江腾眼看方寸就要追上自己,心下一惊,不知道为啥这小子跑这么快,赶忙附身,从地上抠起来一把石头子连带着石灰,看也不看就是向后一甩。

方寸没料想江腾这么阴险,赶忙捂脸抱头,迅速闪避一旁蹲下,避免石灰入眼,同时也防止石头子砸到自己。

抬头一看,江腾已经马不停蹄地跑远。

方寸兜手一搂,就是一把石头子入怀。

接着方寸继续直追江腾而去,一边还朝江腾扔着石头子。

该说不说,方寸过去一年跟随老干爹游山玩水,真不是白给的。

就说着这投掷小石头子,真是一扔一个准。

“啪啪啪,一个接一个小石头子自方寸手中而出,径直砸在了江腾的后背。

吃痛之下,江腾跑得更快了。

江腾的家在槐树街的一条廊道中。

方寸紧追着江腾,从学校一路往南,经过浊水池,途径槐树街,眼看江腾拐进了廊道,方寸也紧跟着拐了进去。

这一路上让坐着晒太阳的老人们真是开了眼界,都不知道这俩小孩是有啥深仇大恨,玩儿得这么狠,一边追还一边用石头子砸。

待相互问清了两人的身份,老人们顿时释怀了。

感情是方华家老二,那可真是见怪不怪了。

却说方寸追着江腾拐进了一条廊道,紧接着江腾就闪进了一户人家,一边高呼“奶奶,有人打我!呜呜呜……

方寸紧随着就要进门,岂料一只脚刚迈进去,就见一老太太拿着扫帚,对着方寸的脑门就是一顿拍。

方寸心下一惊,迅速折身,退了出来。

扭头一看,老太太竟是健步如飞,举着扫帚就追了过来。

方寸当下吓得拔腿就跑,一边喊道“江腾你个小崽子,有本事别叫大人,你这个孬种,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逃出廊道的方寸迎面正好撞见赶来的方冲冲,也顾不上解释什么,随口道一声“快跑,便撒丫子向自家跑去。

方冲冲向后一看,只见一个老太太举着扫帚就要跑过来,顿时吓得亡魂大冒,随着方寸一道来了个漂亮的急转弯,也疾速向自己家里跑去。

后面的老太太眼见追不上了,便停下了脚步,气喘吁吁地喊“能耐了你,还敢追到我家里来,你再敢来,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罢了,老太太“呸地吐了口唾沫,转身回去安抚自己的乖孙子去了。

《赤子童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