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河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虐文女主要和离

>

虐文女主要和离

关山南越 著

刘子楚 古代言情 周安

古代言情小说《虐文女主要和离》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关山南越”十分给力。讲述了:”康乐睨了卢云是一眼,道:“你若真想扇自己耳光,也该用上几分力气才是,这么小的力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搔痒。”康乐心里冷笑,都到这时候了还舍不得自己的颜面,装腔作势只知道演戏,实在是难成大器。听见康乐的话,卢云是一愣,手上的动作也停下了。另一旁,张洛洛突然扑到康乐脚下,哭哭啼啼地哀求:“公主开恩,都...

来源:fqxs   主角: 刘子楚周安   更新: 2023-01-02 21: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虐文女主要和离》,以刘子楚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刘子楚”倾力打造的一本古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洪熙殿,皇后刚进殿内便跪在了面前“臣妾请陛下为康乐做主,救康乐一命吧”景帝正在批阅奏折,听见皇后的声音抬眼看去发现皇后眼睛红红的,眼眶里还蓄着泪水“仪彰,你这是做什么,你我夫妻有什么不能说的,何必如此,康乐怎么了,是与驸马不和吗?”景帝一边说着一边上前扶起皇后“康乐被卢云是的什么远房表妹推下了荷花池,至今昏迷不醒,汀兰进宫来告诉的臣妾的时候,已然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汀兰还说,说……”“汀兰......

第2章 是梦吗?

会不会,这还是在梦里呢?是的吧,这一切都是梦,只要醒过来就好了,如何快速从梦中醒来呢?对,高处坠落,落水,还有死亡。

刘子楚喃喃道“不行,万一真的是穿越了呢,不能用危及性命的办法,对,憋气,用憋气模拟落水窒息。

“芷兰,给我打盆水来,我要洗漱。刘子楚看着并不熟悉的房间,果断选择了让侍女帮忙。

芷兰端着铜盆走进房间,将水放在床边的小几上,抬手想要伺候公主梳洗,刘子楚却不等她动作,一头扎在了水里。

刘子楚满脑子都在想着“就好了,就好了,这就可以回去了,我刚刚奋斗出的事业,老天不会和我开这种玩笑吧。

一旁的芷兰看着刘子楚的操作吓傻了眼,反应过来的她赶紧把一头扎在水盆里的公主拉了起来。

“公主,您该不会落水的时候脑子进了水吧,您这是要做什么啊?

刘子楚晃了晃头,终于彻底认清了现实,这不是梦。

“我没事儿,就是想清醒一下。

芷兰看着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一边给她擦着脸一边说着“公主,您别这样,奴婢这就差人去给您煮些安神汤来,您喝了好好休息一下。

刘子楚顾不上听芷兰说什么,她在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既然回不去,那她到底又是如何过来的呢,原主又去了哪里呢?如果原主死于落水,那梦中的剧情又是如何发生的呢,原本世界的她又如何了呢?

理不乱的谜团,倒不如直接了断得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吧。

“我落水之后昏迷了多久?到底也是混到上市公司CEO的人,很快就接受了现实。

“回公主,已经三天三夜了,您落水之后一直不醒,可吓死奴婢了。

“那这几日,宫里可有派人来过?我险些丢了半条命,父皇母后可曾知晓。

芷兰闻言,慌得跪下请罪“公主,您受了委屈一向不肯同陛下娘娘诉苦,也不许奴婢等多言,所以公主落水后,驸马让府上的薛大夫来看过之后嘱咐我们好生照料公主,就不必劳烦陛下娘娘忧心了。

刘子楚心下觉得好笑,原主英年早逝当真是不冤,原主恋爱脑便也就罢了,身边的人也是一个赛一个的没有脑子。

刘子楚拖着疲惫的身子在榻上坐定,吩咐道“去着人给我准备些吃食,我几日水米未进,现下疲惫得很。

“公主想来是饿了,奴婢一直让人在炉子上煨着金丝粥,煮着软烂,最是好消化,公主先吃一些暖暖肠胃吧。刘子楚吩咐着,却听外边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随后屏风后绕进来一个侍女,和芷兰做一样的打扮,刘子楚在原主的记忆里寻找了一下,来人是汀兰,也是原主的贴身女使,行事也素来比芷兰妥帖。

刘子楚这才放了些心,身边总算还是有个可用的人,芷兰虽然忠心,却到底还是做事少了些方寸,在原主的记忆里,她也一直是个没心没肺的样子,只顾着陪着原主玩乐。

忠心就好,本事日后可以慢慢教。

汀兰行了礼,便亲自上前喂公主喝粥。刘子楚喝了粥,觉得胃里暖和了些,也恢复了些许的力气。

继续吩咐道“汀兰你拿了我的对牌去宫里,神情最好慌乱些,告诉父皇和母后,我被卢云是的远房表妹推下了湖,昏迷了三天三夜至今未醒,还请父皇母后开恩,派个太医过来救人。

汀兰听闻公主的话,眼底的错愕一闪而过,随后应道“是,奴婢稍后就去。

其实公主刚落水时,汀兰便起过回宫告状的心思,不过公主的近卫府兵悉数留在了公主府,公主从前为了怕卢府不自在,连陛下娘娘为她精心修葺的公主府都不肯去,近卫也不带,只领着她和芷兰就搬来了卢府。芷兰素来是个憨直的,为人纯善却不是个能办事的,这卢府的人她也不敢信,所以才不得已一直在这里盯着。

现下公主醒了,她本以为公主又像从前那般委屈求全不许他们多言,不曾想公主落水后似乎是想明白了,也是,堂堂公主,从来只有旁人哄着的道理,做什么要委屈求全去讨好别人。

刘子楚喝完安神汤便又睡了过去,汀兰一路快马疾驰到宫里,钗环都散落了几支,甫进宫门便开始了梨花带雨,等到了皇后面前时,眼睛早已哭得红肿。

汀兰见到皇后,跪在地上便开始痛哭“求娘娘救救公主吧,公主被驸马的远房表妹推落荷花池,公主昏迷了三天三夜至今未醒,卢家就是个虎狼窝,公主自出嫁之日起到如今,驸马从未在公主房里过过夜,驸马的远房表妹日日在卢府挑拨公主与驸马,可如今公主昏迷这许久奴婢实在是担心公主,才不得不冒险留公主和芷兰在府,入宫求娘娘相救。

“来人,宣张太医随汀兰去来卢府,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本宫的康乐救回来,汀兰,你先随张太医出宫。平湖,你随本宫去洪熙宫面见陛下。

“是。汀兰倒也没有夸张多少,不过是把这几个月的事情一股脑一起吐了个干干净净,目的达到了,随张太医一起回府也是常理。

汀兰随张太医回了卢府,刘子楚还没有睡醒,索性和宫里说的是人尚在昏迷,直接诊脉倒也无妨。

张太医诊完了脉,说道“公主落水风邪人体,加之溺水事件有些久,幸而公主金枝玉叶,福泽深厚,我开些汤药给公主服下,这一两日公主便可醒转。

“如此有劳张太医。汀兰说着送张太医出门,顺手把赏钱塞到了张太医手里。

“娘娘嘱咐过,老朽这几日便在卢府住下,待公主痊愈。

“客房已为您准备好,张太医尽可自便。

刚送走了张太医,床上的人便也睁开了眼,汀兰绕过屏风看见人醒了,上前把人扶了起来。

“母后可有什么话?

“回公主,娘娘听闻公主昏迷不醒便慌了,即刻找来了张太医为公主看诊,现下娘娘应该正在洪熙殿面见陛下,陛下娘娘自会为公主做主的。

“也好,你待会去把我可用之人都带过来一些,然后派人盯死张洛洛,这几个月委屈你与芷兰了,待过些时日,我把这些委屈一一还了回去,咱们便回公主府。

《虐文女主要和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