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河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想要,再来一次的机会

>

想要,再来一次的机会

茫情 著

夜若白 慕凡沫 都市小说

经典热门小说《想要,再来一次的机会》是大神级网文作者“茫情”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听上去很没有责任,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就是真实和生活,顶多就是凑到一堆看个热闹,其他的干我嘛事儿啊?日后村民们的生活也算是渐渐变好了点,但改村名这种事都是大队里才会管的,平常谁会吃饱了撑的去想这个?而所谓的【组织】的人也几乎不会闲的没事因为这个就去镇里跑来跑去的。嘛,反正大家也都习惯了,说不定要改还会有...

来源:fqxs   主角: 慕凡沫夜若白   更新: 2023-01-02 19: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都市小说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想要,再来一次的机会》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茫情”大大创作,慕凡沫夜若白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和【南墙先生】进行了一次亲密交流过后,由于我们双方都是有点过于热情了,所以当我从那场激动的昏迷中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精神恢复得也很快,毕竟脑袋上还残留着【南墙先生】温暖怀抱的【余温】,无时无刻不在刺激尚有些混沌的思绪我不禁怀疑自己是被疼醒的,不过相比这个,我更在乎的是现在的状况今日份的午觉应该是不需要了环顾一下四周,首先是身下铺着白色垫子的铁板床就足以说明这里并不是东村,村里有三个诊所......

第一章 回到最初

(故事发生地是平行世界的蓝星,不是地球)

“子林,等我一下——

“我才不等着你哩,凡沫你跑快点啦!

这里是一个名为【东村】的小农村,之所以叫这么个名字,不过是因为和紧挨着的其他几个邻村相比,位置更靠东一些。

比如旁边那个只需要走15分钟左右就能到的,就叫【西村】,后来可能是因为觉得这么取名字实在是太随便了,其他两个才算是幸免于难。

但也仅止于此了,以前村里的人很少有读过多少书的,所以那个大一点的就因为自身的这个特点被叫做【庞村】,那个地最多的就被叫做【田村】。

这几个名字差不多就榨干了当时人们腹中的绝大多数墨水了吧,好在多数人都是认可这几个名字的,毕竟即使是这样的大事,也和自家今天有没有饭吃没什么关系。

听上去很没有责任,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就是真实和生活,顶多就是凑到一堆看个热闹,其他的干我嘛事儿啊?

日后村民们的生活也算是渐渐变好了点,但改村名这种事都是大队里才会管的,平常谁会吃饱了撑的去想这个?而所谓的【组织】的人也几乎不会闲的没事因为这个就去镇里跑来跑去的。

嘛,反正大家也都习惯了,说不定要改还会有人跳出来找茬反对呢,这样就行了。

当然这些都是那些大人们才会去在乎的事,显然跟现在正追赶着的两个小家伙没有关系。

昨天晚上刚下过雨,【东村】的土路也因此都变成了泥路,这也算是字面意义上的水泥路了吧。

远远地看过去貌似还真的挺像的,但凡沫和子林可不管,两个小男孩迈开小腿撒丫子的跑着,在上面留满了他们的小鞋印。

很好,现在水泥路变成了孩童的艺术品,这下更高大上了。

“我刚扫的树叶子啊!哪家的小孩儿?!

身后传来一位妇女的怒喊,道路的两旁都种了一排的树,光从高度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而这也就增加了街坊们的日常工作。

“嘿嘿嘿,作战成功!凡沫快跑!

刚刚跑过沾满雨水的树叶,子林的衣服上又挂了不少彩,一片一片的泥点印在单薄的小褂上。

但这是胜利者的标志!

子林跑得更欢了,远远地把拄着扫帚站在原地的敌人甩在后边,最后钻进了一个小胡同,藏在一个大水瓮后边。

探头探脑地向前试探几次,巷口处没有人要追来的意思,开心地搓了搓小手,小脚跺跺。

“赢啦!

从藏匿点处跳了出来舞摆着小胳膊,要和朋友庆祝这次的大胜利。

然而却摸了个空……

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小男孩眨巴眨巴眼睛,发现了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

“丢人倆啊——

“啊啊啊啊啊——你叫什么啊!吓死我俩!

子林猛地一转头,就看到了自己的小伙伴,正捂着耳朵看着他。

“我还以为丢了你哩!

还没等小凡沫放下手,就被一个直挺挺扑上来的熊抱压的向后仰,然后“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啊疼疼疼——

让压的喘不过气的凡沫滚了两下,头也运气不好的磕到了,脆弱的小脑袋瓜向外凸出一块表示抗议。

但没哭。

“你起来啊!

一只好不容易抬起来的小手找上了罪魁祸首的胳肢窝,二话不说直接开挠。

“啊哈哈哈哈——你别——我投降——投降——哈哈哈——

子林笑得停不下来,软掉的身体顺势滚在了一边,下面的凡沫立刻借着机会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

和旁边那个一片狼藉的惨状不同,凡沫的衣服倒是干净了许多,鞋上也只有边缘处和鞋底沾上了泥点。

不过也只是相对而言的,严格来说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尤其是在刚才被某人抱住在泥里打滚之后。

另一边,缓过气来的小子林也站了起来,气鼓鼓地瞪着凡沫“你耍赖!

“我没有,是你先……

“你耍赖!我也要挠你!

“别……啊哈哈哈——笨恼倆——

混战再次开始了。

……

直到中午,凡沫和子林才又回到了他们家待的街上,两人后来又去了一趟地里,现在都灰头土脸的。

“我回家呀昂!

“哦!后晌再就伴儿玩!

用力摆了摆手告别,凡沫拧住绿皮大门的门锁,用力一推,老旧的铁门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巨响。

门开了。

凡沫一步一步慢慢走进去,走上四道小台阶停在门口,脚下用力,在石灰板上用力地蹭着鞋底。

“我回来倆。

声音还没落下,就被另一道狂躁的怒斥淹过。

“你看看几点倆!还吃饭版?!回来这么晚!你看看你这身上!以后不让出去倆!

那是慕凡沫的妈妈,林寸里。

“你冲着孩子发什么泄哩!谁街五岁哩小孩子会看表唵?!

这是慕凡沫的爸爸,慕朝晖。

就这两句话,两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争吵。

没人控制自己的音量,也没人在乎用什么词汇,到头来也就那么几句,一天到晚重复几十遍不嫌麻烦。

自然,也没人去关注时间,愤怒在这时往往都会成为最好的营养,区区饥饿感想战胜它完全是痴人说梦。

谩骂、吵闹声回荡在这个不大的平房里,男孩一声不吭地走到距离战场最远的房间,关上门。

躺在床上,细小的胳膊遮住了闭起的眼睛,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尽管眼前什么都看不到,可男孩的思绪却从未有过的活跃。

“还是这么吵。

凡沫低喃一声,放下了抬起的手臂重新从床上下来,把身上惨不忍睹的作战装备脱下,趴在床头翻出一套洗过的干净衣服。

穿好后环视一周,从窗台上那道扫炕用的毛刷把刚刚躺过的位置用力往床下扫几下。

做完这一切,才再次倒了下去,枕着自己的右手,一动不动地看着头上白色的房顶。

……

『已经三天了。』

我这么想着,开始整理起现状。

家里几乎没有挂过日历,不过今年是例外,因此在三天前我能够得以清楚自己回到了五岁的事实。

要是问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极度缩水是什么感觉?

那倒是没什么记忆了,不过这个问题也确实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实。

通过三天的确认,我得到了【眼前的这一切不是梦】的结论。

虽然不能说是百分之百的肯定,毕竟这种东西在我看来是不存在的,但直觉告诉我如今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

至少耳边仍持续不断的【噪音】是那么真实,以至于直到现在仍能不断唤起我脑子里尘封的画面。

差不多认清了自己【重生】的事实,不过我并不在乎其背后具体的原因。

我不信神,也从来不去关注那些所谓的都市传说,但如果真的是上帝之类的存在听到了自己内心的愿望或者说祈祷,闲来无事拨动了一下时间的齿轮。

那我可以为ta选中了我这个【普通人】,表示衷心的感谢。

砰——!

关上的门被粗暴地推开了,林寸里冲进来后二话不说就拽住凡沫的胳膊往外走。

“走!跟我去你姥姥家!你自己一个人过去吧!

用力一拉只动了半步,再一拉仍旧感受到了阻力。

林寸里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回头看到凡沫的另一只手正紧抓着床沿,左脚因为拉拽的原因悬在半空。

“撒手!跟我去你姥姥家!

心里本来就压着火的林寸里顿时炸掉了,真是什么都跟自己过不去!

“给我听话!你哑巴啦?!

近在咫尺的怒吼声让我感到自己像是出现了暂时性的失聪,耳朵里一片嗡鸣不断。

尽管如此,我的手还是死死地抓住床边,艰难地支撑着。

但也仅此而已了,这具身体怎么说也比想象中的要脆弱的多,之所以还能支持只是因为老妈还没有发力。

话说,这么拉一个五岁的小孩还真的是连理智都没有了啊,正常情况下最合适也是最有效的方式是直接抱起来就走才对。

“不去。

我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声带还很健康。

“你还敢犟嘴?!

啊啊,熟悉的说辞,陪伴了我前世20年的一句话。

也是我,最害怕的一句话。

“听话!

“我不。

哦哦,同样是熟悉的命令,该说真是听得太多了吗?

所以啊,我才那么听话。

铺天盖地的巴掌打了过来,不一会儿疼痛感就传遍了全身,主要还是集中在屁股和后背上,眼泪本能地从眼眶中流出。

我的嘴角开始上扬。

哦,落在屁股上的触感变了,虽然没有回头看,但不像是鸡毛掸子,应该是刚刚用过的扫床刷柄。

呜哇,还有够疼的,真是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清脆的响声连续不断,仿佛永远不会停止,大概过了五分钟,那只不知疲倦的手被抓住了。

随即是一道清澈透亮的巴掌声,和刚刚我这边的相比起来,更脆一点。

看吧,屁股蛋果然还是比不上脸蛋。

没来由的,我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房间里又响起了争吵声,这次还夹杂着时有时无的哭腔,不用想就知道自己又成了他们两个得以支持自己说法的借口。

而我现在则是浑身上下没有一处算是完好,这还要称赞五岁的身体还挺经得起折腾,哦应该算是六岁吧?以前都是按虚岁算的……

好吧,这些都不重要。

被解救的有些晚,而原因从空气中的那股烟味就能得到了,看样子老爸是刚去茅子里抽了两根烟回来。

啊啊,还在吵,耳朵要聋了,肚子也好饿。

我不禁有些头晕眼花,伤筋动骨的小身板和回来时一样,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出了门,本来一分钟不到的路,拖到了五分钟。

好在,到了。

门没锁,我直接走了进去,尽量表现得正常,不让两位老人知道自己衣服下的红痕。

“沫,吃饭立板?喃们今儿个做了米汤,锅里还有剩下哩,喝点不?

从以前开始我就觉得很奇妙了,不管是什么名字,只要是爷爷奶奶还有姥姥姥爷他们叫出来,那股违和感总会消失得一干二净,只留下亲切的温柔。

“嗯,我喝!我喝!

笑着接过热腾腾的米汤,小口小口地喝完,中间还不断有勺子将吹好的饭递到嘴边。

“咱家沫是大孩子啦,能站着吃饭~

爷爷搬了个凳子坐在奶奶旁边,目不转睛地看我端碗吃饭的样子。

“就是啊~

奶奶也附和道。

温暖驱散了身上的痛楚,随之带来的是无法抑制的困倦。

『好累……』

躺在铺着麻布的木板床上,闭上眼睛,感受着舒心的安宁。

(日常文,暂定每1-2日一更,不出意外的话,时间固定为早上9点)

《想要,再来一次的机会》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