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河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青云执上

>

青云执上

弗霍 著

古代言情 司徒贞 罗青云

《青云执上》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弗霍”。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说到后面又像是自言自语:“别人家新婚都甜甜蜜蜜,恒王府内院里却鸡飞狗跳。”说完端了一碗药过来,递给聂时风:“给他喂药!”原来是风寒,罗青云回想起聂时风手里的水盆,当时他一身水,定是着凉了。他无聊的端详着邢无惑,发现邢无惑好像很喜欢枣红色的衣服,那天是枣红的外袍,今天是枣红的内衫。聂时风没接,不满的...

来源:fqxs   主角: 罗青云司徒贞   更新: 2023-01-02 19: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青云执上》这部小说的主角是罗青云司徒贞,《青云执上》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古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八月初八一阵阵的唢呐声和鞭炮声响彻整个皇城,一条红色的长龙穿行在人山人海的街道上,缓慢前行长龙中间是一顶八抬的大轿子,轿子上红绸相绕,轿门上贴的红色字样洋溢着喜庆街道上人山人海,热闹至极当天一大早,罗青云便起来化妆,穿着厚重的大红嫁衣,戴着沉甸甸的凤冠罗暮云凑过来轻声说:“没想到我弟弟打扮起来,竟是如此美艳动人呢!”罗青云转头看了看她一身男装打扮,说道:“你是夸我还是夸你自己呢?”罗暮云......

第8章 贵客来访

晚膳的时候,罗青云沉默着没说话。晚上回了屋,还是一如既往沉默。

现在毫无自由、被人监视的生活,他受够了,为了姐姐,他愿意配合,但是不代表他们可以随意欺负他。

他生气,倒不是因为受了欺负,而是他受了欺负之后没有任何改变现状的办法,就只能自己跟自己生闷气。

恒王几次说话,罗青云都没什么反应,不是哦,就是嗯,别无多话。

恒王给碧玉递了一个眼神。

碧玉知道罗青云喜欢热闹,就说了起来“王妃,奕王妃、良王妃、瑜王妃都递了帖子,说来王府看您呢!

罗青云吓一跳,那么多人,忍不住问“那我要见他们吗?

“那倒不用,王爷说您身体不适,不适合见客,都给推了。

“哦……那就好。

罗青云又不说话了,坐在贵妃榻上自己一边扇风一边发呆。

恒王又递了一个眼神给聂时风,聂时风只得说到“属下说个趣事给王爷和王妃听吧,百姓都说王爷告假数天,贴身照顾王妃,同吃同住,不惧传染,都争相羡慕起王妃来,说嫁了个好儿郎。那些之前在大婚当天见过王妃的人,都知道王妃异常漂亮,又说王爷艳福不浅。

说完发现恒王和罗青云都脸色不好的看着他,他马上又闭了嘴。

思由在一旁暗笑,恒王又看了一眼思由,思由道“王爷,您的小金瓶还在吗!?

恒王投去了赞赏的眼神,不愧是他身边最得力的一个,他吩咐道“你们先下去吧。

他拿出小金瓶,坐在榻边,拉过罗青云的脚。

罗青云被拉才反应过来,要再缩脚回来已经不可能,恒王手指沾了药按到罗青云的血痕上,罗青云瞬时大叫起来“啊……方嬷嬷不是走了吗?

恒王手上继续用劲儿“你看看昨天的痕迹还在吗?

罗青云看了一下,确实不见了。

恒王继续说“邢无惑这药好,却要用力按摩才能有更好的疗效。

替人擦药哪有下手那么重的,罗青云怀疑恒王伺机整他,却没有证据。

晚上睡觉,罗青云特意往里挪了挪,希望自己醒来不要再抱着恒王。

毫无疑问,醒来的时候还是吓了他一跳,他一动恒王又醒了,看恒王并没有生气,他又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

每当这时就很和谐,吃过早膳后,恒王就又变成拿着棍子的凶恶的人。

今天的任务,是思由和梨雨给他介绍宫里的情况。

恒王带着聂时风离开了,碧玉和他一起听课。

一天下来,罗青云将自己的耳闻加入,大致有了以下认识

当今皇上司徒文通,年号正光,在位二十年,不算碌碌无为,也不是丰功伟绩,为人仁厚,曾经有好几位妃子,如今后宫中只剩两位嫔妃,严皇后和张淑妃。严家和张家在朝廷上势力很大,盘根错节,皇帝也要礼让三分。

皇帝现在有四位皇子,三位公主。三位公主现在只有一位小公主在宫里,大公主和二公主早已远嫁和亲。老三奕王司徒时和老七瑜王司徒浩是严皇后所生,老四良王司徒鸿是张淑妃所生,老五是恒王司徒贞,生母德嫔在恒王七岁的时候就殁了,后来养在张淑妃处。

张淑妃对恒王并不是真心的,两人的关系并没有外界看来那么好。恒王和奕王一党的关系就更不好了,连伪装都不用。也就是说皇上的儿子当中,只有恒王没有母族,父亲不疼母亲不爱,总之恒王的处境很艰难。

所以,这一次他和罗暮云的逃婚大计,让恒王府的处境雪上加霜,更加如履薄冰,稍微有一点差错,就万劫不复。

他本来很内疚,如今又增添了一些同情,还有一些佩服。恒王封王建府,培养自己的势力,一个人走到现在,该付出了多大的艰辛和努力。

不过他还有一丝疑惑,既然那么艰难,为什么不揭发他和罗暮云,还帮着隐瞒?

这一天在听故事当中结束了,第三天是三朝回门。

罗青云打死不敢回丞相府,在恒王府丢人现眼也就罢了,千万不要丢回丞相府。

他问恒王“明天不会回丞相府吧?

“怎么,你希望回去?恒王嘴角一弯“你要是敢回去,本王定当奉陪!

“不不不,男装回去没事,女装不行!罗青云赶紧的表明态度。

“放心,既然病的都不能进宫奉茶,当然也可以不用回去?

“确定没事?他还有一点不放心。

“这点儿事,本王还兜的起!

如此自信,他就不用过多的担心了。

时间很无聊也很快,无事的时候,恒王教他下棋,他跟恒王讲永州的事情。转眼到了八月十三,罗青云和恒王的关系缓和了很多。

恒王一大早说“今天皇后和淑妃会派人来探望你,你到时候接待一下!

罗青云半梦半醒还想再睡个回笼觉,听到后一个激灵坐了起来“什么?我来接待?

“病了几天,也该见见人了,不然就该起疑了!本王今天要去上朝了!

“我一个人要怎么接待?帖子不是天天都在递吗?平时不都推拒了吗?这次明明要去上朝,还应下来了。

“思由和梨雨会留下来帮你,你顺其自然就好,不用太刻意!

恒王用了早膳,便上朝去了。

罗青云在王府内院散步,他对恒王是一会内疚,一会同情,一会佩服,一会又讨厌。

最近安阳城的天气不错,晚上皓月当空,白天艳阳高照。金色的月桂散发出浓浓的香气,使得人心旷神怡。

他好几天没踏出房门,今天在院子里走一走,心情颇好。

他选了件粉红绸缎,让碧玉将妆容画的稍浓一些,加之他本比姑娘家稍微高挑的身材,站在金色的阳光下,好一副美人生辉图。

罗裙刚好遮到脚背,不多不少。

他前几天便发现恒王府给王妃做的衣裳,每一件他穿上都很合身。

他问碧玉“你们还重新赶制了衣服吗?他觉得完全没必要,他又不会一直在这里。

碧玉说“这些衣服早在大婚前便做好了,是从丞相府拿来的尺寸提前赶制的。

罗青云心里恨得痒痒的,罗暮云怕是早就算准了他会帮忙,给过来的是他的尺寸。

碧玉又道“还多亏了衣服尺寸不对,让我们提前知晓了王妃的计划!

“什么?你说清楚!

“给王妃量尺寸的嬷嬷是尚衣坊老人,做了几十年的衣服,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人的衣服尺寸,虽说不是毫厘误差,但大致是没差的。

当时还是嬷嬷发现尺寸不对,悄悄告知了王爷,王爷这才发现了罗暮云逃婚的计划。

罗青云惊的说不出话,合着罗暮云和他忙活了半天,就和跳梁小丑似的,人家恒王府都当看戏了。不过既然提前发现了,为何没有阻止?

恒王这是故意让他往坑里跳啊?

只是,目的是什么呢?

想不出来目的,但想起一件事,他现在十分确定,洞房花烛那晚,恒王是故意装晕调戏他了。

正发愣,一小厮跑来说,皇后和淑妃携了几位王妃已经在路口了,让王妃准备迎驾。

什么?

不是说派人来吗?这都亲自来了是怎么回事?

八月的天气本是炎热,可是为了装出大病初愈的样子,碧玉给罗青云准备了披风。

罗青云热的满脸通红,汗水浸湿。

小厮提前来告知过,皇后和淑妃及众王妃分别穿是什么衣服,有何特征,罗青云都一一记下。

待凤驾一到,他一眼便认出,中间年纪稍长,雍容华贵的人,便是皇后。旁边另一与之相媲美的定是张淑妃了。其他王妃都跟在两人后面。

罗青云在碧玉和梨雨的搀扶下迎上去,带领恒王府众人接驾,沙哑的声音说着“暮云参见母后、母妃,劳母后和母妃亲自到府上看暮云,暮云受宠若惊。

说完朝着皇后和淑妃身后的几位王妃看去“让各位姐妹们担心了,暮云在这里赔不是了。

皇后意味深长的看了罗青云一眼“快快请起,来,让母后看看!说着拉着罗青云的手。

淑妃也不甘示弱的上前,拉着他另一只手“让母妃也看看!

皇后自带威严,仪态端详,明明对着他微笑,罗青云却觉得背脊发寒。

淑妃容光焕发,隐隐透着精明,在他知道她对恒王不是真心后,就没什么好感。

他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忽然呛到,狠狠的咳嗽了两声“咳咳……多谢母后和母妃,暮云已经好多了。咱们进屋坐吧!

他一咳嗽,皇后和淑妃都不约而同放开了他的手。

他从小没做什么粗活,也没有练功拿剑,手上并无手茧,而且罗家人皮肤普遍偏好,众人并未发现不妥。

恒王本一直默默无闻,在奕王和良王之争中,扮演着不痛不痒的角色,无人在意。

然而就在三个月前,西南发大水,恒王提出了几个行之有效的治水方案,并提议修建大坝,虽然最后是奕王去主持修建,但是方案得到众多大臣的称赞,以至于局势大转,皇帝赐婚,恒王渐渐浮出水面。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皇后和淑妃便开始对恒王重视起来。他觉得这两人说是来看他,一定有其他的目的。

一群人到了大厅就坐,上了糕点和水果,说着家常话。

罗青云按恒王提前准备好的方式接待着,不亲不离,恰到好处,王府暗中帮忙的人都感叹着,原来罗青云认真起来如此靠谱。

而王府中不知情的下人,则是暗暗感叹王妃如此美丽大方,恒王府有福了。

皇后想单独找罗青云去花园,淑妃也要跟去,结果作罢了。一来二往,罗青云更多是听皇后和淑妃拉家常。几位王妃也甚少说话。

但是有一点她们却很一致,皇后说“听说莹山风景秀丽,不如带咱们到莹山转转?!

淑妃立即附和“是呀,早就听闻恒王府坐落在莹山脚下,本宫也很想瞧瞧!

这个莹山是什么情况?罗青云转头看梨雨。

梨雨上前说“望皇后娘娘、淑妃娘娘恕罪,莹山风大,王妃身子未愈,王爷叮嘱过不让咱们带王妃去风大的地方。

皇后肉眼可见脸色很不好,奕王妃插嘴说道“主子们说话,哪里轮到你插嘴,你怕你家王爷,就不怕咱们皇后娘娘和淑妃娘娘?

梨雨恭敬的说“奕王妃恕罪,奴婢只是担心咱们王妃的身子。

罗青云身在这一群女人当中,只希望时间快点过去,希望皇后和淑妃赶紧走,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应付这一群难以应付的女人。

这些人当中,就瑜王妃给人的感觉好一点。其他人甚至连带贴身侍婢,都一副令人讨厌的样子。

他干脆咳嗽起来,他端了杯茶,刚喝一口就呛到了,一连咳嗽得眼睛都红了。加之如此热的天气,他的脸色绯红,梨雨和碧玉连忙给他拍背,蕙兰还端来一碗药。

看来大家都配合得很默契,他心里暗笑。

假装缓过气来,将捂在嘴上的手绢拿开,一滩血迹在白色的手绢上异常显眼。这时恒王府的人都惊慌失措,连带皇后和淑妃也吓到了。

这个插曲一结束,皇后和淑妃很默契的找借口各自坐上马车离开了。

奕王妃上了马车就说“母后,您说罗暮云这是肺痨吗?

瑜王妃摇了摇头“不会吧,据说她一直生活在永州,怕是水土不服!

奕王妃斜眼看了看她“你懂什么,我看八成是肺痨,肺痨是要传染人的,恒王要是传染上了,倒省了事了!

严皇后上车后一直闭目养神,此时睁开眼睛看着奕王妃“仙儿,凡事不可太武断了。说完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瑜王妃,叹了口气。

张淑妃和良王妃上车后,也是讨论了起来,淑妃说“几位王爷,就瑜王生了儿子,你的肚子那么多年也不争气,如果罗暮云有肺痨,子嗣倒是不担心了。这次好不容易能来恒王府,没去成莹山,今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

良王妃问道“母妃,莹山究竟有什么秘密,您和皇后都想去看!

淑妃不悦“你就不用过问了,这是大人的事情。

《青云执上》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