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河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她甜

>

她甜

黄豆豆吖 著

现代言情 陈亦恬赵辞 黄豆豆吖

小说《她甜》是由“黄豆豆吖”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她跟李柚奈取了经,画了个甜甜的甜妹妆,弯弯的眉眼,白净的小脸,唇角微微上扬,本着边晒太阳边等用他的用意,她并没有穿上厚重的羽绒服,只是身着黑色长裤,杏色圆领毛衣,怕太阳直接晒头中暑,还戴了顶杏色的帽子。谁知道刚站楼下不久,隔壁单元阿姨溜的边牧就朝着她飞奔而来。她怕狗,还是这种大型狗。她双手握拳,一动...

来源:fqxs   主角: 陈亦恬赵辞黄豆豆吖   更新: 2023-01-02 18: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她甜》非常感兴趣,作者“黄豆豆吖”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陈亦恬赵辞黄豆豆吖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最近几天总能在下楼的时候碰到他,他去上班,他背着双肩包,还有万年不变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衫,黑色羽绒服外套而她,去路口对面的那家早餐铺买早点,她耐不住饿,再冷,饿了也要起床吃东西,而且她只有这个时间点能遇到他她在一次次相遇里不断地鼓着勇气,好不容易勇气充足了,想要打破僵局,谁知道意外总比计划的来得早一步周六上午,冬日难得的好天气,太阳暖乎乎的她跟李柚奈取了经,画了个甜甜的甜妹妆,弯弯的眉眼,......

第3章 三川野

最近几天总能在下楼的时候碰到他,他去上班,他背着双肩包,还有万年不变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衫,黑色羽绒服外套。而她,去路口对面的那家早餐铺买早点,她耐不住饿,再冷,饿了也要起床吃东西,而且她只有这个时间点能遇到他。

她在一次次相遇里不断地鼓着勇气,好不容易勇气充足了,想要打破僵局,谁知道意外总比计划的来得早一步。

周六上午,冬日难得的好天气,太阳暖乎乎的。

她跟李柚奈取了经,画了个甜甜的甜妹妆,弯弯的眉眼,白净的小脸,唇角微微上扬,本着边晒太阳边等用他的用意,她并没有穿上厚重的羽绒服,只是身着黑色长裤,杏色圆领毛衣,怕太阳直接晒头中暑,还戴了顶杏色的帽子。

谁知道刚站楼下不久,隔壁单元阿姨溜的边牧就朝着她飞奔而来。

她怕狗,还是这种大型狗。

她双手握拳,一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阿姨喊着狗狗,它不听,扒拉着她的腿,即使是加绒的长裤,她依旧感受到了它的爪子摩擦在她小腿上。

她怕她动一下,它的爪子就能深陷进肉里。

她急得眼泪都快出来里了。

关键时刻,他出现在了她面前,如及时雨般降临。

她浑身僵硬,什么反应也没有。

她怕狗,源于六年级她继父家里的那只黑色土狗,常年流着令人生厌的口水,滴滴答答的,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从它面前经过都要狂吠一圈。

她在初春的上午,被它扑倒在地,先咬住她的鞋子,后咬住她的裤子,就差一点要一口咬住她的腿时,邻居叔叔拿着棍子打死了它,它才松口。

她继父反咬一口邻居,说狗罪不至死,闹着吵着要赔钱,最终不胜其烦的邻居赔了五百块钱才算了事。

他们从未关心过被咬的她,是否受伤,是否害怕,这件事情在拿到五百块钱后就这么云淡风轻地过去了。

但是,她有一小撮的勇敢永远的丢在了12岁。

男人拍拍她的背,她才反应过来,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入他的怀中,握拳的双手变成了死死的抓着他的衣摆。

边牧已经安分下来,阿姨唠唠叨叨地说着她的狗不会咬人,怕成这样子不是她狗的问题,是她的问题。

“阿姨,您不好好管它的话,我到时候帮您找人管管它。赵辞话里话外满是威胁话。

那阿姨看赵辞沉着脸,语气不善。牵着狗就要走了。

“别有下一次!他又说了一句。

对谁说的,他相信那个阿姨明白了。

她害怕得没有反驳她,也反应不过来。

她只记得跟他道歉,泪流满面,楚楚可怜地样子让人心疼。

“赵辞。

她向男人身后望去,看到了一个美艳的女子,身材凹凸有致,打扮时髦,一身红衣映衬得她特别白,红唇微启,“走了。

她是他的女朋友?

他放开她,只说了句,“别害怕。

他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荡,可人却已经站在女人的身边,两人并肩而行,女人挽住他的手臂,亲密无间。

晨间升起的太阳照在两人的身上,真TM般配。

她还不时的回头看下陈亦恬,脸上的笑容未减反增。

可陈亦恬整个人却像是掉进了冰窟窿一般,愣在原地很久很久,甚至忘却了那条狗带来的恐惧。

他有女朋友了,还是那样一个美丽动人的女人。

她输了。

垂头丧气地去买了早餐,然后颓废的回到家。

陈亦恬他有女朋友。

过了许久。

李柚奈这么美妙的周末,这么坏的消息?

陈亦恬好难过。

马昕甜你看到了?

陈亦恬挽着他的手,亲昵得很,我看了都觉得般配。

李柚奈完蛋了,你都觉得般配了,那就是撬不动墙角了。

马昕甜你别听她瞎说,下一个更好。

陈亦恬没有更好的出现转移目标,难过了怎么办?

李柚奈主动出击,寻求目标。末了不忘加一个奋斗的表情。

她没再下过楼,窝在家里,美其名曰,疗伤。

周一下班,被同事拉去三川野。

秦初语的意思是,闷在家里还不如出去野一下,才能不浪费年轻的精力。

她跟同事之间一直都是平平淡淡地相处,没有过多的下班后的私交。

一是因为她在公司本就不怎么说话,二是有些如狼似虎的念头她也不敢轻易说出口。

陈亦恬本就不是一个安静乖巧的人,她的内心有一万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只是她不敢表达。

拗不过,她也只能跟着去,然后窝在散座的沙发上,拿出那瓶左江水牛奶,是早上没来得及喝的早餐。

她轻易不喝酒,因为怕自己醉酒后失态,她无法掌控。

所幸秦初语她们也不介意,只是觉得小姑娘闷闷地带出来活跃活跃性格而已。

音乐声很吵杂,她耳朵有些疼,她不知道那些随着音乐扭来扭去地人是不是快乐,但她不快乐。

因为不止一个人给她送酒了。

一个黄毛小弟刚到卡座,就跟楚知源开玩笑,“哥,在沙发那边看到了一个清纯的妞。

眼神里透着猥琐。

谢尔“你小子别乱来,不要在这里干什么违法犯纪的事,不然我废了你。

谢尔一副娃娃脸,邻家少年的模样,说出来的话可不奶。

赵辞端着酒杯,有一下没一下地喝着酒。

楚知源看出了他的不高兴,“跟你爸还没和好?

他声音很大,因为舞池中央音乐和人声已经达到了高潮。

他嗤笑一声,“面都没见到,谈什么?

楚知源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

周书珩一袭白色连衣裙出现在他面前,后面还站着郭宥齐。

郭宥齐摇摇手,“不关我事,我门口碰到。

赵辞没说话,站起身,“走了。

谢尔“辞哥,这下半场还没开始呢。

郭宥齐攀在谢尔的肩膀上,“你辞哥现在吃国家饭的,深夜哪好在这里陪你玩,哥陪你玩。

“你大爷。谢尔一拳锤在他肚子上,他迎着动作倒在卡座上。

装模作样,谢尔吐槽郭宥齐。

楚知源看着跟赵辞后面走出去的女生,“赵辞这回怕不是要下凡了吧?

几人继续在卡座上喝着酒。

玻璃落地的声音,女生已经站起身,往后退了几步,没有引起舞池中央人的注意。

“别碰我,不然我还打。

陈亦恬学过一点武术,不多,但是能防点身。她也深知打不过就逃的道理。

然后放下手中酒瓶,走出了酒吧。

三川野在市中心边上,凌晨的路上依旧人来人往。

她刚刚走出门口,就看到了赵辞,她面前的白衣少女清纯可爱,可说的话却是,“我花了钱的,为什么不算?

赵辞也看到了她。

她有一种窥探人被别人发现的窘迫,没敢再看,她转过身,走到路边,伸手拦下出租车。

报了地址和小区名字后,车门被打开。

“师傅,一起的。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陈亦恬,陈亦恬看看窗外快要追过来的白衣少女,“是的,走吧。

一路无话,在车上她发信息给秦初语我先回家了。

然后不再看手机,边上的男人上车后就一直闭着眼睛,眉宇间满是疲惫。

为什么如此疲惫还要去酒吧?他今天没有陪女朋友?那个白衣少女又是谁?她说的钱是怎么回事?

《她甜》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