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新河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穿成流放太子妃

>

穿成流放太子妃

顾婼婼 著

古代言情 周疏宁 长孙清明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顾婼婼”的新书《穿成流放太子妃》,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众所周知,房子长时间不住就会垮塌。尤其是在古代,都是土坯茅草做的,没有人气的话就会成为鼠蛇的窝。刚刚大婶带孩子过来为的也是清理房子里的杂草,再打扫打扫清理清理,关了只狸花进去驱蛇鼠。周疏宁一看这房子,刚好在村口,直冲着官道...

来源:fqxs   主角: 周疏宁长孙清明   更新: 2023-01-02 18:0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说《穿成流放太子妃》,是作者“顾婼婼”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周疏宁长孙清明,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他有点儿听不下去了,只觉得伤口被情绪牵动着更疼了起来,便一手按着,一手轻轻打了一下马绳,马车就这样悠悠朝前行去车内的手下探出头来问了一句:“殿下,需不需要小的去查查这是怎么回事?”长孙清明沉声道:“暂时不需要,本殿自有定夺先去找个住处,想办法再联系一下幸存的金梧卫”金梧卫是太子亲卫,长孙清明的母家已故皇后夏言暖精心操练了十余载,个个骁勇善战以一敌百那种情况下虽然很难脱身,但不可能无一幸存......

第5章 第一桶金到手了

周疏宁点头“是的大婶。

大婶又问了一句“租房子是为了住,还是为了做生意?

周疏宁答“自己住,也做点小生意。

大婶笑了笑,将自家孙儿放到地上,说道“如果你们不嫌弃,就来我家住吧!我儿子死在了战场上,儿媳妇改家了,这房子闲着也是闲着。钱不钱的都没关系,只要给我打扫干净了,定时的驱驱虫蚁鼠蛇,别让它荒废了就好。

众所周知,房子长时间不住就会垮塌。

尤其是在古代,都是土坯茅草做的,没有人气的话就会成为鼠蛇的窝。

刚刚大婶带孩子过来为的也是清理房子里的杂草,再打扫打扫清理清理,关了只狸花进去驱蛇鼠。

周疏宁一看这房子,刚好在村口,直冲着官道。

安全度高不说,正好是做生意的好地段。

随即对大婶说道“那可真是太好了,不过大婶您放心,房租我们肯定会给的。就按镇上的租金,一个月一百文。

大婶立即摇手“用不了这么多,你们先住着,月底再给我便好。这房子里也没什么东西,两张床榻两张桌子,都是不值钱的物件儿。明日我再给你们送些过来,缺什么短什么也可以和我说。

周疏宁只觉得这房子选的值了,果然民风淳朴比什么都重要。

大婶心善,见不得人受苦,一看他们就是发配来的获罪之人,心里想着能接济一点便接济一点。

周疏宁知恩图报,随即解开包袱,拿了一沓炸好的油豆皮递到了孩子的手上,说道“这是咱们自己做的,打算在此处做个小生意。大婶不嫌弃便也尝尝,喜欢吃的话也给咱们宣传宣传。

说着他也自己拿了一块,塞进嘴里吃了起来。

民风淳朴,不代表没有戒心,总要让大婶知道自己不会下毒害小孩子。

大婶见状立即笑着接了,说道“那敢情好,谢谢姑娘。

几人说话间,一队骑兵绝尘而至,踏起一阵扬尘。

坠在后面的骑兵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轻轻的嗤笑了一声,那笑声里透着无尽的轻视与鄙夷。

那人正是周珠光的哥哥周珠华,至于那一小队骑兵,正是骁御营的人。

周珠华欠欠的横刀立马站在那儿,讥讽般的说道“哟,这是谁?这不是太子妃殿下吗?

姜放提起大刀作势就要砍,吓的周珠华骑着马就跑了。

见人跑的没影了,姜放才嗤笑道“废物点心,会几个花拳绣腿,也就敢在少爷兵营里混混了。

周疏宁也忍不住笑了笑,说道“走吧!先收拾收拾,明天我们就开始开门做生意。

三人将行李搬进了小院儿里,简单的归置了一下。

虽然小院儿简陋了些,但胜在收拾的非常整洁。

院子里还有一排晒架,够他晒黄豆用了。

收拾完东西,也到了晌午,周疏宁又给他们炖了个野菜猪油渣。

房东大婶送来了几个菜团子,临走前又被塞了半碗炖菜。

这整的大婶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又给他们送了两床被子过来。

周疏宁一摸那被子,又轻又厚,手感虽绵软却一点都不保暖。

微雨的话提醒了他“是柳絮和芦花,乡里人用不起蚕丝。养一点点蚕,也都卖了贴补家用了。

周疏宁这才知道,古代鞭打芦花的故事是真的。

这种东西做棉衣,看着虽然厚实,实际上四处透风。

再加上被面儿都是用麻丝制成,保暖效果也不好。

北方苦寒之地,虽已入春,夜里仍会很冷。

好在他们被赶出东院之前还自带了两床蚕丝被,大婶给的棉絮被铺作褥子即可。

吃过午饭,姜放便又回了一趟西大营,用低价买了两大袋的泡水黄豆回来。

周疏宁问他“你手上不是没钱了吗?怎么还能买黄豆?

姜放一脸高兴的说道“我和伙头营的老张是兄弟,方才我给了他几块酥炸油豆皮,他二话不说就让我先把黄豆拿回来了,钱等月底发饷再给他。

说话间,姜放便把那两大麻袋的黄豆全都从马上搬了下来。

周疏宁心里还怪不是滋味的,表弟这一腔痴心,怕是要错付了。

但想想原著里他也没有抱得美人归,瞬间就释然了,大不了以后赚了钱多分他一些就好了,说不定还能娶个美娇娘,便道“那你再带几块嫩豆腐给老张,让他也尝尝我们周家豆腐坊的手艺。

姜放这才看到,小院儿的门上已经挂起一块幡儿,幡儿上写着周氏豆腐坊。

他有些恍惚的看着他道“表姐……我怎么觉得,你跟以前不一样了?

周疏宁一惊,心道该不会是自己男扮女装的事儿露馅儿了吧?

每每这个时候,他都会捏起兰花指拢一拢发髻,插着饿瘦了的杨柳细腰捏着嗓子惺惺作态一番“哦?表弟看我哪里不一样了?

他这模样,在淲镜八千尺厚的姜放来看,简直是美如天仙!

立即也没有别的心思了,只是一脸深情款款的看着他道“不,没有。在放的心目中,表姐永远是京城昭贤楼上那个素手弹琴的京城第一美人。这世间无人能及,不,连你的一根指着都比不上!

周疏宁……这姜放怎的如此肉麻!

他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罢了罢了,为了京城那对母女的安全,他也只能暂时这样下去。

于是抽动着唇角,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摆手道“落到了这副田地,还充什么贵女的架子?我前日在府里头的时候看过不少农耕册子,里面就有做豆腐的方子。不成想,竟还真做成了。

回过神来的姜放摇了摇头“不是的表姐,你以前……罢了,反正姐姐不论怎样都是我的好表姐。我答应姨母会照顾好你,就一定会照顾好你。

在姜放的记忆里,舅舅家的大表姐矜持高贵,十指不沾阳春水。

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四书五经本本通读。

先生都夸她是京城一绝,父母赞她是人中凤雏,当今圣上和皇后都对她赞不绝口,否则也不会被选为太子妃。

但这个样的大表姐,也不是人人称颂的。

她永远懂得怎样趋利避害,当太子妃是她从小到大的毕生心愿。

愿望落空时她闹的整个京城沸沸扬扬,不少视她为偶的男子多少都有些失望。

谁料如今的大表姐却适应的这么好,连他这个做弟弟的都自愧弗如。

不过表姐本来就博学多才,能做出这么好吃的食物,好像也没那么难以理解了。

想到这里,姜放重新高兴了起来。

还有什么比表姐能适应环境,让他们表姐弟还能在一起更好的事情呢?

旁边的周疏宁看着一脸痴汉笑容的姜放在心里叹了口气,舔狗舔到最后往往一无所有,希望小伙子早日脱离苦海啊!

周疏宁在他后后上拍了拍,递上来两个油纸包,说道“好了,别发呆了,你今天早点回去,让你们军营的张大厨尝尝鲜。千万别隔夜,隔了夜可就不好吃了。

豆腐虽然味道嫩滑,可是却不耐存放,一般都是当天买当天吃。

如果没有冰箱,是万万不能过夜的。

姜放点头,接过油纸包便翻身上马回了西大营。

而此时在某个不知名小村落里,重伤的长孙清明已经置办好了马车行头,手下给他做了一个逼真的易容,问道“主子,咱们上哪儿?

长孙清明想了想,答“雁回镇。

在哪里出的事,就从哪里查起,雁回镇雁头山,八千名戍边将士们的骨血。

乱葬岗的尸体堆成了山,任凭乌鸦秃鹫啄食,一腔忠魂只剩枯骨,陪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安子为了救他穿了他的衣服被乱箭射成了刺猬,临断气前还点燃了火油,把尸体都烧了个面目全非。

长孙清明一想到这里,面色便冷凝成冰,眼神里更是透着鹰隼一般的杀意。

这一桩桩一件件,他必要让那些始作俑者,一点一点的还回来。

雁回镇,西风村,宁静而安详的小院儿里。

安睡一整夜的周疏宁,第二天一大早便早早起来和微雨一起磨豆腐。

那小石磨被三人带了过来,就这样,两人一磨,开门做起了生意。

村子里乍一来了陌生人,大家都很好奇的过来围观。

发现还是个身材窈窕的漂亮姑娘,也都忍不住观望。

村子里都是老弱妇孺,对女子也更加友好,大家都很好奇这豆腐坊是个什么东西。

直到喷香的豆浆出锅以后,围观的人们便全都按捺不住了。

这会儿恰好来了一队北去的商队,为首的壮汉闻到香味后立即下马带着众人停了下来。

男人上前看了看煮沸的铁锅,问了一句“小娘子,你这卖的是什么?

周疏宁脸上抹了灰,虽身段儿窈窕,但这乱七八糟的模样,也不会引起他人觊觎。

正在熬豆浆的周疏宁答道“是豆浆,这位官爷要不要来一碗?豆浆配酥炸油豆皮,美的很。

众人都是头一回听说豆浆和油豆皮,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们北行星夜骑了一路,正是又饿又渴的时候,便纷纷围着破旧的矮桌坐了下来,一人要了一碗豆浆,一份油豆皮。

大汉问道“怎么卖的?

周疏宁答“豆浆一文,油豆皮两文,客官共十二个人。小店新开张,您一共给三十文得了。

大汉丢给他一串铜钱,粗声粗气道“瞧不起爷们儿?这是五十文,给爷们儿再多上几碗。

周疏宁笑答“客官丈义,您等着,小女子这就去给您端来。

想不到这么快,第一桶金就到手了。

《穿成流放太子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