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三国刚下赤兔》刘备曹操最新章节阅读_(人在三国刚下赤兔)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人在三国刚下赤兔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举杯邀太阳

角色:刘备曹操

简介:项羽和刘邦一起转世重生到东汉末年,时值黄巾起义,群雄割据;虎踞江东的孙权、奸诈无比的刘备、正义忠心的曹操,到底谁能笑到最后?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人在三国刚下赤兔

《人在三国刚下赤兔》免费试读

第5章 巨灵神

“于佛门弟子何苦一意孤行。”一丹顶鹤在半空中迅速掠过,在它面前不远的地方,一只翅膀带着伤的秃鹫已经拼命逃跑。

“左慈老鬼,别觉得你修为比我越高越不简单,等着我练就天师道青符,一样叫你形与神俱灭。”

前边那只秃鹫居然也可以嘴吐贪而。

那丹顶鹤不再说话,加快追逐,秃鹫化为一道暗光,速率也提高了一些。

下边的战场上,刘皇叔三兄弟尽管陷入重围,但三平均有万夫不当之勇,黄巾军一时拿她们也没有办法,眼看着就需要被她们突出重围出来,张角出手了。

原先张角怡然自得于吉教给的残卷以后,日夜晓读,总算神功大成,书里记录了各种各样奇门遁甲之术,在其中杀伤力最高的莫过请神。

而请神又分2种,一是如张弘一般,以带有灵性的奇物为身体,本身精气为引,请神临凡,但这类方法维持时间短,且能充分发挥出的能量比较有限。

另一种要以本身为引,请神进入身体,那样能充分发挥出百分之一的法术,但成本则是降低自己的功力,并且也有身死道消散风险性。

请托塔李天王帐下巨灵神将秦洪海临世降妖除魔!

张梁脱下的身上的衣服,**着身体手执俩把巨斧立于土石以上,这张梁虽力大无穷,可那两柄斧子握在手上,仍然使他额头冒汗,两手发抖,由此可见份量很重。

背后张角开坛做法,一张黄纸符平白无故起火,白烟直上云霄。

张角竹剑一指,那白烟没进张梁头上不知所踪。

只看那张梁浑身颤抖,身型迅速增大,一转眼已十丈高矣。

双眼猩红,嘴巴淌血。看来已神志很重。

贵在张角和张梁原是亲弟兄,有气血相见,那降身到张梁身体里的巨灵神力才没有伤害张角张弘两个人。

可别人可就惨了,几名离得近的黄巾军战士被一斧劈得破碎。

随后噬血好斗的巨灵神便奔向了远方的竞技场。

利斧所在之处,丢盔弃甲,只留下来一地的遗体。

慢慢的有些人留意到巨灵神的声响,黄巾军还以为是汉军杀回家了,想阵列抵御,但凡人之躯如何抵御受得了仙力。

一斧以往就扫倒一片,刘皇叔三兄弟也看到了那极大的身体。

“哥哥,快走吧。”赵云看见那巨灵神手上涂上血水的利斧咽了下唾液,他是憨了点,但不是傻,这一看就打不过。

刘皇叔并没有理他,仅仅看见神宇神的样子,眼里暴发出很强的战力。

上一世他东征西讨无一人可做敌人,实在是太寂寞了,现如今千辛万苦见到这般最强者,怎能随意放了。

因此刘皇叔怒喝一声,提枪冲上来。

且不说刘皇叔怎样受虐,另一边于吉道长终究还是被左慈所变化的的仙鹤追赶,上空爆发了一场大战。

修士中间的作战逐渐的快结束的也快,只是十息的时长,于吉便被打碎了仙丹,抹除一生修为。

左慈也不轻松,本命法宝崩裂,三花聚顶化为白烟。贵在肉体完好无损,仙丹尚在。

就在左慈提前准备下手完全消灭于吉之际,突然心魄一动,掐指一算后边露犹豫之色。

“呵呵呵,如何,左慈神仙也是有刁难的情况下。”

于吉一面用法术凝固出保护罩抵挡左慈的佛教法器,一边用讥讽的语气笑道。

“你早即使到了有这一天?”左慈盯住于吉,一字一顿的讲到。

于吉眼神呆滞,他感受到了左慈话中的凉意,及其另一方佛教法器上猛地增加的法术导出,只有守住心神凑合抵御。

于吉表层镇静,事实上心里慌的一批。

他十年前计算今日有一大劫,应在左慈神仙的身上,因此他花了十年时间布局了两根后手。

一是寻得了左慈的后代,在今日派人前往刺杀,左慈假如往惜承传,必定去相助,自身则得到逃离。

二是在宫廷中2孔插座了杀手,莫谓日刺杀皇上,左慈做为近三百年的面位管理人员,不太可能坐视皇上遇刺身亡,必定相助,自身便能逃离,也不知是哪根线起了功效。

于吉一边引动法术,一边观查左慈的面色,我希望你能看得出一二。

左慈冷冰冰的看过于吉一眼,接着绣袍一挥收了大神通,化为一道白光灯朝东南方位飞到。

捡回来一条命的于吉找了一处山上休息了一会,化为一道暗光朝东南方向逃去。

这一天底下邳城死了个左姓的秀才,东都洛阳的皇宫里死了个杀手。

但是这种对左慈而言都不重要。

他加速的速率,面前出现了一片惨不忍睹的竞技场,满地焦土。

来晚了么?左慈双眼光溜一闪,环顾竞技场。

巨灵神将看见面前全身血水的普通人,搞不懂他在坚持不懈些什么。

刘皇叔的状况很不好,左脚骨折肋骨断了二根,腹腔还被开了个贷款口子,霸王枪也断掉。

即使如此,他也无法伤着神宇武将一丝一毫,刘皇叔心灰意冷,这类失落感他从没有过。

输给汉高祖刘邦他归结于刘邦过于狡诈和奸诈。

但此次,他是实打实的输掉,败得索性,输得彻底。

刘皇叔丢弃断裂的霸王枪,躺下在地,天上好蓝啊,也有只大白鸟。这是他闭上眼前最终见到的景色。

巨灵神将抬起利斧就需要完毕刘皇叔的性命。一根羽毛翩然而下,落在他的斧子上。

诡异的事发生了,不管他怎样用劲都没法伸出斧子。

张角这时候方可见到天空中的左慈。

“何处鼠辈,竟敢坏我好事儿,吾乃老天爷大将张角,识趣的快速褪去,饶你一死!”

左慈嗤笑一声:“在我面前端架子,你老师傅也配不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