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画世界修仙的狂人(曾宁叫我作甚)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动画世界修仙的狂人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动画世界修仙的狂人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叫我作甚

角色:曾宁叫我作甚

简介:星空本无宁,战乱常有事
有一羊隐居幕后,诸天无影
喜羊羊一界独尊,与黑心虎对峙星宇间
玄易子万事不惊,南宫大帝持剑问天,果宝合体不惧帝威……
蓝毒兽恶藏诸天,搅乱大世,鬼谷噬魂,屠戮宙宇……
这一次,诸天难幸免,大道皆颤抖
曾宁,十年时间解决大仇,念头通达,忆起前世
虽然这个世界太过违和……
但够刺激!
我就喜欢刺激!
诸天混乱,悲鸣四起,星海成尘,妖孽难存……
只见曾宁咧嘴一笑,大刀一横
“你可是动画主角之一,没我的同意,别想死在这!”
他就是怎么狂妄,变态般的狂妄!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动画世界修仙的狂人

《动画世界修仙的狂人》免费试读

第五章 牛贩子勇哥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而今天将迎来我的第二十个生日。

这天早上,天微微亮。

“咚咚咚咚咚…”

“叔,叔…”

持续的砸门声中还夹带着焦急的喊声。

还在睡梦中的我被这一阵声音吵醒。

此时我爷爷,已经出了屋门,他没有听出来门外是谁的声音,边走边问道:

“谁啊?”

门外听到我爷爷的声音后,便回道:

“叔,我是建新,快开一下门。”

听到名字,我便知道是谁了。

我喊他同样也是喊叔,他的辈分跟我爸的辈分是一样的。

他家跟我家中间隔着两户人家,很近,大概也就是五十米的样子。

可是我又纳闷了,这么早来敲我家门,而且还那么急,这到底是咋了?

我仔细的听着院门口的动静,看看能不能听到这是出了啥事。

很快,爷爷打开门,便问道:

“建新啊,这是咋啦?”

随即我就听到有些焦急的声音:

“叔啊!我家牛让人家给牵走了,您快来帮我看看吧!”

……

我听到门口没了动静,赶紧在床上爬了起来,在床头上随意的找了件衣服往身上一套,接着也出了门。

当我来到建新叔家的时候,他家的院子里已经站了好几个人了,我挨个打了声招呼,走进牛棚的位置一看,果然空空如也。

他家牛棚的位置在院子的东南角上,而南边则是一堵一人多高的围墙,全是红砖码的,也不知道是因为时间长的原因,还是因为没有抹墙皮的原因,砖与砖之间的水泥灰都落了不少,这也导致了砖特别容易松动。

最为显眼的就是距离牛棚不远的围墙上,被人为的掏出了一个大洞,但很明显这个洞只能够一个人弯腰钻进来,要是想让牛在这个洞里钻出去,那根本想都不要想。

照眼前的情况,那就只能是在门口走出去的,但要是在门口走出去的话,那他掏这个洞又是干啥的的呢,从墙上翻进来多方便呢。

我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此时我爷爷站在距离牛圈不远的地方掐着手指。

没过多长时间,只见他眉头一皱,便停了下来。

冲着建新叔说道:

“初进寅时,一路东行。”

意思就是在凌晨三点多的时候把牛牵走的,出了门便往东边走了。

建新叔听到后,连忙骑上不知道在哪儿借来的摩托车,就想要发动。

见状,我赶紧把他拦了下来,我看着他说道:

“叔,你先报警。你报完警我再问你几个问题,放心,牛还能找到。”

建新叔听到我的话后一愣,随即把目光看向我爷爷。

我爷爷同样也听到了我说的话,见建新看向他,爷爷点了点头,示意让他听我的。

建新叔这才在摩托车上下来,找了个座机电话报了警。

等他报完警,回到院子,我看着他问道:

“叔,你是不是想卖牛来着?”

听到我问他,建新叔想都没想直接回答道:

“是啊,这不,牛生了个母牛犊子,我看这牛犊子慢慢的长大了,想着把这大牛卖掉。”

听到他的话,我继续问道:

“你前两天是不是找了俩人来看牛了?”

听到我的话,建新叔一愣,说道:

“是,是有这么一回事。前几天我在刘树东那里要了个牛贩子的联系方式,让牛贩子来看了看,当时贩子给出的价太低了,我就没卖给他。”

“叔,那联系方式还有吗?”

“有,有,有。”

就见他匆忙的跑到屋里拿出来一张纸条,然后递给我。

上面写的是一个座机号码,我看了看这个纸条,我又递给了他,说道:

“叔,一会儿**来的时候,你就跟**说,牛你怀疑是被牛贩子牵走的,让**带你去牛贩子家,到时候你就能看到你的牛了。”

“对了,叔,还有啊,你家牛身上有什么特殊的记号没有?”

见我问,建新叔回答的倒也是利索,说道:

“有有有,牛的右耳朵根子上有个小豁口。”

其实他说的这个我知道,我只不过这么问只是为了提醒他罢了。

“这样,叔,到时候**来了你再跟**说一遍。”

说完,我又跟爷爷打了声招呼,便回家了。

……

其实在我到了建新叔家跟几人打完招呼之后,我就把注意力放到了牛圈上面。

进入到了神秘空间里,一幅幅画面呈现在我的眼前。

前天上午十点零七分的时候,一个看起来也就是二十七八左右的小伙子来看牛,现场估摸了一下,说一千五百块钱,要卖的话,就牵走了,不卖的话就算了。

建新叔听到价格后,摇了摇头,看着那个小伙子问道:

“最高能给多少?”

那个小伙子,看着建新叔可能是真想卖,便提出再涨十块钱。

建新叔听后就对着年轻的牛贩子说道:

“算了,我不卖了。”

但那个小伙子,看到还有一个牛犊子,便问道:

“你这小牛犊子卖不卖?七百块钱。”

建新叔果断的摇了摇头说:

“这牛犊子我自己留着。”

小伙听后又看了看牛便走了。

……

凌晨的三点十一分,牛圈旁边围墙上出现了一个人头,只见那个头趁着月色往院子里瞧了瞧后又缩了下去。

虽然是夜里,但这个人的样子我可以看的一清二楚,果然就是前天的那个年轻牛贩子。

但这次他并不是自己来的,还带了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小伙子。

两人这会儿正在墙外小声的咬着耳朵。

“二狗,我让你带的工具呢?”

“勇哥,在这儿呢。”

只见名叫二狗的小伙子在裤裆里掏出一根小撬棍递给勇哥。

“二狗,你趴墙头上给我放风。”

只见二狗老老实实的趴墙头上仔细的观察着院子里的动静。

勇哥掏洞的速度非常快,十多分钟的时间,围墙上的洞已经可以钻进人去了。

又过了十多分钟,墙上的洞已经可以让小牛犊子钻出来了。

勇哥擦了擦头上的汗,轻声喊了声二狗。

二狗从围墙上翻了下来,问道:

“咋了,勇哥?”

“来,你来掏一会儿,我给你放风,动静给我小点。”

二狗听到勇哥让自己掏洞,便问道:

“勇哥咱在他大门口把牛牵出来不行吗?他的门口好像没上锁,只是别了一下。”

勇哥反问:

“你咋知道没上锁?”

“哥,就最开始你让我上去放风的时候看到的,不过看的挺模糊的,好像是没有锁。”

勇哥一听,抬起手就想打二狗,犹豫了一下没有打下去,只是嘴上狠狠的小声说着:

“cao,等完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此时的二狗还有些委屈,嘴里小声的嘟囔着:

“是让我放风,没说让我看门锁没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