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馋弟弟的那些年)叶桑梓亓官钰钥精彩小说_(叶桑梓亓官钰钥)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馋弟弟的那些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木三又

角色:叶桑梓亓官钰钥

简介:毫无同理心的弟弟VS端庄清冷的姐姐
她是享负盛名的心理大师,催眠取证,微表情读取,协助破案,对她来说都是平常饭,她自信没有看不穿的人,直到遇到了那个表情完美却没有任何感情的他
她在冰冷的医院里一眼就看中了他,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一见钟情,后来才发现是命运之手的推波助澜
他是海城天华医院的首席心外科医生,也是神秘世家的唯一继承人,他从小就封闭了自己,没有人能走进他的心房,除他的“姐姐”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我馋弟弟的那些年

《我馋弟弟的那些年》免费试读

第5章 海城

海城是**第二大经济中心,GDP总额仅次于京都,相较于京都圈子的复杂性,海城更偏向于创新创业性,是大学生以及小资阶级创业的首选。

叶家是海城第二世家,叶家主营是珠宝行业,最近也扩展到娱乐行业,原因是叶家小儿子进了一个最近挺火的男团。

叶家目前对外公布的有三个孩子,大女儿也就是叶桑倾目前是叶氏珠宝的设计总监,小儿子是娱乐圈冉冉升起的新星,还有一个二女儿,外界知之甚少,这个女儿几乎没参加过叶家举办的任何活动,只有一个名字在海城上流社会圈子里流传。不过几年过去了,也很少有人知道这个名字了。

叶桑梓是在晚上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到的,她只通知了自己平生交到的最大的损友来接的。

沈清秋,海城第一世家的大小姐,原本可以顺理成章的继承家业,可是偏偏力排万难,做了一个经纪人。

已经是初夏了,但晚上还是有点凉。

叶桑梓出来的时候是感觉有点冷的,可是她看到沈清秋的衣着之后就觉得自己还是挺惜命的。

黑色的紧身包臀鱼尾裙,下摆微微展开,露出纤细的小腿,脚上是简约大方的暗红色八厘米高跟鞋,这个鞋叶桑梓前几天在Z国杂志上见过,还没出售,一看就是沈清秋托关系买的。上衣有件同色系的黑色风衣,有金色的丝线穿插在中间,低调奢华。

妆容魅惑,大地色的眼影都不能挡住她与生俱来的魅力,红唇烈焰,流苏耳环又平衡了气质,整个人妖而不艳,魅而不俗。

远远的看过去,觉得不会觉得这是一个经纪人,站在人堆里比自己带的艺人还惹眼,在娱乐圈里被称为被口才耽误的艺人。

“宝贝儿,我可想死你了!”还没等到叶桑梓和她打招呼,她就踩着高跟鞋跑过来,没错就是跑。

叶桑梓堪堪躲过她的熊抱,把行李箱往前一推,挡住了激动的女人,顺嘴还说了一句“注意脚下。”

沈清秋急忙刹车,才避免了人箱相撞的残局发生。

她皱了皱高挑细致的眉,狠狠的瞪了一眼叶桑梓,随后推开脚边的行李箱,又来了一个熊抱,这次叶桑梓没有躲,但她的高跟鞋没有沈清秋的高,所以整个人在沈清秋面前是小小的一只。

整个人埋在了沈清秋胸前,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馨香。

叶桑梓轻轻拍了拍沈清秋的腰,示意她松开。

可沈清秋还是死死的抱着她,叶桑梓感觉自己的后颈有点湿润。

自己后退一步拉开沈清秋。

才看到眼前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眼角通红,下巴还有一滴未滴落的泪。

叶桑梓伸手抹了一把沈清秋的泪,湿的,有点凉,是真的泪。

沈清秋吸了吸鼻子,抹了一把泪“你干嘛走了也不和我说一声,这些年也不和我联系,你把我当什么了?真以为老娘会找你吗?”

说着还不忘找纸巾擦鼻涕。

叶桑梓掏出自己搭配的手帕,先把手上的泪抹在上面,又递给沈清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叶桑梓看着擦鼻涕的沈清秋,踮起脚尖摸了摸她的**浪。

“我以后不会了。”安抚了一下这个高傲的女人,她知道沈清秋是担心自己,她是唯一一个知道她身世经历的人,她可能以为自己已经抽血抽死了。

是她换了原来的电话,不想联系任何人,毕竟当年妈妈的那件事情对自己的打击很大,那段时间她只想一个人待着。

是她对不起她们。

她们两个人的举动引来了周围人的侧目,沈清秋好歹算是经常出现在娱乐圈的人,不宜被拍下哭哭啼啼的样子。

所以叶桑梓轻轻的戳了戳沈清秋。

“好啦,我不走了。你可以原谅我吗?”

沈清秋发完牢骚又恢复了原本高傲的样子,甚至还嘀咕了一句“还好老娘的妆防水。”

说完就把手帕丢到了旁边的垃圾桶,推着行李箱,在众人的侧目下就走起了猫步,还不忘回头提醒叶桑梓跟上。

“那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清秋坐在自己新提的迈巴赫驾驶座上,顺手拿起一根女士香烟,略一顿又放下。

“我妈的遗愿是,让我再无条件帮助一次叶桑倾,并且保证每年给她存一定量的血。”

叶桑梓扣了扣自己新买的古风手机壳,满不在意的说道。

车子刚刚起步就被沈清秋一脚踩了刹车。

“你答应了?”

叶桑梓点了点头,继续扣手机壳,她觉得型号发错了,为啥手机膜一直翘。

“你是猪吗?你妈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没脑子吗?”

沈清秋的手指已经指到叶桑梓脑门上了,不过还没碰到就被叶桑梓瞪了回来。

“她若是不惹我,我可以救她,不过我也有底线,我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不用担心 ,开车吧!今晚去你家住。”

沈清秋听到叶桑梓这样说就放心了,她从小就不会让自己吃亏,除了在母亲这件事儿上。

重新启动,回自己在市中心的小窝。

叶桑梓一路都没有再说话,只是看着海城的夜景。

海城在她走的这些年一直处于稳步上升阶段,很多以前的荒地都开发了,车行驶在路上,叶桑梓把手微微伸出窗外,感受着初夏的凉风。

海城,她出生的地方,万恶的起源,却是如此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