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虞夜归人(秦风李笑一)全文阅读_秦风李笑一完整版阅读

小说:大虞夜归人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流浪的狐狸

角色:秦风李笑一

简介:为躲避朝廷眼线,庐王化身少年郎,入江湖,做起了夜归人,结识了众多江湖人物,五年游历归来,被选为太子,入京城,斗权相,除恶王,和京城女神医相爱相杀,这朝廷他要匡扶,这江湖他要守护,这女子他更要狠狠去爱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大虞夜归人

《大虞夜归人》免费试读

第5章 醉宿相府惹争议 观鱼台显帝王气

李相府邸。

书房内,李相正在大发雷霆。

“昨日饮酒不说,还带外男到府留宿,你别忘了,你是晋王未来的妻子,以后你要母仪天下的,倒是我时常纵容你,越发的没规矩了。”

训完李笑一,又对着李子儒训道:“你阿姐胡闹,你也不拦着,整日游手好闲,不思进取,他日如何博取功名,怪不得你嫡母如此不喜欢你,你太令我失望了。”

李子儒低头不语。

“父亲,此事与阿弟无关,我带此人回来,是因为此人有经世之才,若能将其收拢麾下,他日助晋王登顶,必将事半功倍。”李笑一辩解道。

“我都听香茹说了,不过会点酸腐诗文罢了,那个书生不轻狂,说些狂妄之语罢了,为父难道还不知道你的小心思,你喜爱诗文也应该有节制才对,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来,我怎么对皇后交代呢?”李相一脸愁容。

“父亲,你真的误会了,我留此人,还有一层用意,是因为今日沈大将军之女要择婿,我想把他推荐给沈大将军,若好事能成,岂不美哉”李笑一继续辩解道。

“沈将军刚退了皇上的赐婚,这么快就要择婿吗?”李相有些吃惊地问道。

“父亲,你与沈将军私交甚好,若沈家与庐王结亲,以后麻烦的是我们,幸而是退掉了,所以我想将禾公子推荐给沈将军为婿。”

李相看着李笑一,怒气稍消,“此人能入沈大将军的眼吗?你说的此人如此厉害,我倒要去见上一见。”

“他在花园候着呢,我带你去。”李笑一冲李子儒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连忙带着父亲向后花园走去。

昨日饮酒过甚,秦风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身在李相府邸,早起无事,就跟着香茹在后花园溜达。

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竹林小轩……

花园里面有一个小湖,在湖面之上,有一座突出的方亭,名曰观鱼台。

鱼儿汇集在观鱼台处,秦风轻撒鱼食,引来鱼儿相互追逐。

李相等人在观鱼台对面的湖岸停了下来,远远地观望秦风。

李相盯着秦风观看许久,一直默不作声。

“父亲,怎么了?”李笑一低声问道。

“此人当真是夜归人?”李相问道。

“父亲何故如此问?”李笑一有些不解。

“晋王屡次来府上,可曾到过这个观鱼台?”李相突然问道。

李笑一不知道父亲怎么会突然问起了晋王,心中十分不解,道:“晋王来府,有女儿相伴,不曾登观鱼台。”

“父亲,有何不妥吗?”李子儒在旁边低声问道。

“他的身份可曾查清楚了。”李相看向观鱼台说道。

“禾三,庐州人士,本是世家子弟,家道中落后做了夜归人,五年江湖足迹,大部分都在江南,有大理寺缉捕的历年案宗为证,亦有备案画像,全部符合,这些我都找人一一核实过了。”李笑一谨慎地回答,不知道父亲到底在想什么。

李相沉思片刻,道:“有无遗漏?”

“绝无遗漏。”李笑一斩钉截铁地回答。

“父亲,怎么问起了这个,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妥吗?”李笑一试探着问道。

“此人,有帝王之气。”李相缓缓说道。

李笑一的心情一下子绷紧了,她不知道父亲竟然会如此说。

“昨日酒后,周轩也曾对我说过,禾公子有王者之气。”李子儒轻声说道。

“那个一直待在翰林院的学士?”李相问道。

李子儒点了点头。

“他倒还有点见识。”李相说着,看向李笑一,道:“你怎么看?”

还没等李笑一回答,李子儒抢先道:“阿姐昨晚也说他有王者之气,所以才带回来的。”

李笑一狠狠地瞪了一眼李子儒,他撅了撅嘴,退到一边。

李相看了一眼李笑一,道:“你也不错,不枉我这些年教你。”

“书生意气,酒后狂言,父亲刚不是还说,那个书生不轻狂嘛,禾三就是个夜归人,父亲若给他功名,他日封侯拜相也未尝不可。”

“你对此人倒是很上心嘛?”李相瞪了一眼女儿。

“那日若非禾公子去而复返,出手相救,女儿恐怕早已丧命,哪还能侍奉父亲。”李笑一解释道。

“那走,会会我们这个大恩人。”李相说着,继续前行。

“父亲为何说禾公子有帝王之气呢?”李笑一追问道。

“我历经三朝,历任圣驾屈尊降贵到府中,皆会在观鱼台喂鱼,此人初到府中,就上了观鱼台,不简单。”

“可能是禾公子恰巧误撞而已。”李笑一解释道,心中对香茹埋怨起来,她不该放任禾公子一个人在花园闲逛。

“若是如此倒也罢了,我观此人喂鱼,举手投足之间,其形神与神宗相似,尽显帝王霸气。”李相的回答着实让李笑一吓了一跳,惊道:“先帝!”

李笑一再看向观鱼台的秦风,只见他正在专注的喂鱼,怎么看,也不像父亲说的那样。

三人绕过湖畔,上了观鱼台,秦风仍在专心喂鱼,并未发现。

李笑一轻咳一声,秦风这才回过神来,回头冲着众人轻轻一笑。

手中还握了半把鱼食,然后抬起手,轻撒于湖中。

秦风转过身,双手抱拳,向李相施礼。

李相脑海中出现一个画面,当年神宗初来府上,也曾到观鱼台喂鱼,尤其是最后秦风轻撒鱼食的神形,与当年神宗一样。

李相头顶冒汗,身体竟有些站不住了,幸得李笑一和李子儒搀扶。

“父亲。”李笑一轻声呼唤。

李相这才回过神来,冲秦风点了点头,道:“昨日翻阅奏疏,熬了夜,老朽老了,还请公子莫笑。”

“岂敢,岂敢,李相为国事操劳,禾某敬佩。”

“公子是第一次来府上吗?”李相的话,让李笑一有些吃惊,恐是怀疑她曾带秦风来过府上,她不知父亲为何会如此想。

“昨日禾公子醉酒,夜色已晚,客栈已经关门了,就把禾公子带回来了。”李笑一解释道。

李相并没有理自己的女儿,而是盯着秦风,等待他的回答。

“相府重地,凡人怎可轻入,昨日醉酒夜宿,倒是唐突了。”说完,秦风双手抱拳,又施了一礼。

见李相仍旧盯着自己看,秦风一笑,道:“金鲫,金鲫,游来游去,君子有酒,无心杀之。”

李相听罢,面露笑容,对着秦风又点了点头。

正当这个时候,有下人来报,说是门外来了一男一女,自称是禾公子的朋友,要接禾公子回去。

“是雷鸣和香茹,昨日没回客栈,两个人担心了。”秦风说罢,就和众人告辞。

“禾公子,不如让你的朋友一起进府,用完早膳再走。”李笑一劝道。

“就不麻烦各位了,告辞。”秦风说着一抱拳,跟着下人一起出去了。

“禾公子,别忘了上午的约定。”李笑一喊道。

秦风挥了挥手,算是回应。

“子儒,送送公子。”李相吩咐道。

李子儒赶紧追了过去,和秦风一起离开了花园。

等秦风走后,李相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父亲莫不是有恙?”李笑一说着就要去给父亲号脉,被李相一把甩开。

“我没事,你可知此人是谁?”李相盯着李笑一问道。

“他是禾公子呀。”李笑一有些不解地回答。

“他可不是什么禾公子,他是庐王。”李相语重心长地说道。

“噗嗤”一声,李笑一笑了出来。

“父亲,庐王如今远在千里之外的途中,而且庐王肥胖,体格硕大,和禾公子有天差之别,每年各地藩王都有画像传出,怎么会错呢,况且万世阁一直在盯着庐王的车驾,庐王每日用膳和就寝,都有我们的人侍奉,若有差错,早就传回消息了。”李笑一解释道。

李相看着女儿,缓缓说道:“他就是庐王,当年他和神宗一起来过府上,你们小时候还在一起玩耍呢。”李相说完,闭起眼睛,回忆起了当年神宗到访的情景。

“父亲,你没事吧。”李笑对父亲有些担心,想必是他昨晚熬夜,今日神情不清,有些糊涂了。

李相睁开眼,看着湖中鱼儿游弋,神情严肃,道:“昨日他夜宿相府的事情,千万不能传出,要不皇后那里不好交代。”

“去吧。”李相起身,拿起鱼食,投向湖中,喂撒鱼儿。

李笑一对着父亲施了一礼,向外走去。

“一儿”李相回身叫住了李笑一,缓缓道:“可能为父看错了吧”。

李笑一对着父亲又施了一礼,就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