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95)陈征竹晓梅生完整版在线阅读_风流95完结版阅读

小说:风流95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竹晓梅生

角色:陈征竹晓梅生

简介:生在农村,活在都市自诩为半吊子书生,潦倒半生谁能摆脱红尘俗世的束缚,他选择了纵身一跃
他探索着另外的世界,还是在做黄粱一梦?
95,人生就像是一场追逐,追星逐梦
这一世他要做到的事情太多……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风流95

《风流95》免费试读

第4章 隔墙有耳

“建军,今天没出去玩?”

“玩啥呢,才睡起来。今天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开门的是老三乔建军,比陈征大一岁,个子只有一米六八。长得白白净净.浓眉大眼。穿着一件上面印着白国歌星杰瑞格头像的白色汗衫,露出结实的肌肉。

“咋了,有啥事?”

大姐陈淑娟从沙发上起来,顺手在茶几下方拿出一瓶雪碧递给弟弟。

“大嫂,你说这话就不对了,陈征刚来屁股还没坐热呢?你就问东问西的!”

乔建军人聪明,能说会道是个人物。

陈征将自己卖鸡蛋的事情讲了一遍,并且提出了自己的顾虑。

陈征观察了许久,大胡子兄弟在惠民市场卖鸡蛋极有可能垄断了市场。

担心卖鸡蛋时有人来捣乱,为了以防万一。

“没事,这一片的闲皮(混混)我都认识,没人敢捣乱。”

乔建军话说的非常霸气,表情也极为自得,陈征也就放心了。

陈征回到大寨村,有些傻眼,场面太火爆了。

村里的老太太.小媳妇排着队,手里提着盆盆罐罐。赵学民声音都喊沙哑了,右手上的汗巾不停的擦着头上的汗水。

“别着急,鸡蛋收够了,不能再收了。再要卖的,我可是丑话说到前面,一元六个,小的一元八个。”

“哎!她四婶,都怪你墨迹,你看掉价了!”

“哎呀,三姐,你这话说的,我还要怨你呢,你看你那三寸金莲,路都走不稳,我路上还不是为了照顾你。”

“赵老二家的,怎么说翻脸就不认账了呢?”

一时间排队的妇女们吵吵闹闹好不热闹。

“别吵了,要不是看在乡亲的份上,我都不收了。鸡蛋放我家坏了我找谁要钱去。”

赵学民在村里颇有威信,也是一言九鼎的人物。他这样呐喊排队的人都规规矩矩的没了声响。毕竟家里鸡蛋攒的多了,谁家不坏几个。

“小征啊!今天收的有些多,这还是二舅特意控制呢。你看这些鸡蛋个头都不小。”

赵学民将记账本递给外甥,顺便挤挤眼。陈征知道在收鸡蛋的时候,二舅耍了心眼。都收的是新鲜的大鸡蛋。

陈征心里是满满的感动。二舅对自家的子女可没有这么好的耐心,从来都没给过好脸色。何况为了陈征的事,有可能还要得罪村里乡亲。

“二舅,等卖了鸡蛋我再把钱还给您。”

“你这娃,跟舅客气啥?”

赵学民双手插在腰间,大眼瞪着小眼。

“小征,这个你拿着。”

二舅妈董秀芳将一个黑色的有二十公分宽的挎包,递给了陈征。包里面有赵学民在乡镇大合作社兑换的一百块零钱。

呼噜呼噜……

关中人喜好面食,陈征风卷残云式的将一老碗棍棍面吸得一点不剩。

“二舅,我下午得跑好几趟趟,我妈还在那边收鸡蛋呢。”

“不用,我让你柱子哥到他舅家借三轮车去了。咱俩先去薛村接你妈。”

二人正在商量,赵玉琴手里拿着凉扇子进了院子。

“二哥,麻烦你跟嫂子了。在薛村收了五百多斤鸡蛋,太多了。这不建设跟建党给送过来了。”

陈征看着母亲单薄而瘦小身体,以及脸上浓浓的担忧,心里难受。

赵学民到门口却没见建设和建党两兄弟。只有赵柱子骑在三轮车上。弟兄俩听说二哥在家,一溜烟都跑了。

“这俩活宝,都到家门口了,也不进来坐一会。”

赵学民朝着村口瞅瞅,显然心里很不满意。

“二哥,还不是你把这俩打怕了。”

赵玉琴眼神偷偷瞄着赵学民,担心二哥生气。

“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这俩货到现在还记恨着。”

赵学民一边将三轮车上竹筐里的鸡蛋归拢,一边嘴里念念有词。

一切准备妥当,赵学民又嘱咐了几句。大手一挥,让陈征骑着自行车,柱子骑着三轮车直奔渭滨市。

“大妹,小征今年变化挺大的,感觉懂事多了。你一向要强,家里有难事跟二哥说,不能把自己撑坏了……”

赵学民皱着眉头劝慰着赵玉琴,眼瞅着赵玉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急忙捂住嘴,莽莽大汉有些手足无措。

“大妹,你别这样,怪二哥嘴长……”

“二哥,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是我总不能一辈子靠你吧!你看大哥一家对我的态度,我心里难受啊……”

赵玉琴看着隔壁大哥赵学勤家的大门,痛苦的摇摇头。

且说赵柱子跟陈征弟兄两个一路有说有笑的闲聊着。

“柱子哥,听二舅说让你今年冬天去南疆当兵。”

“哎!哥念书不行,你二舅又说我整天跟个门神一样碍眼,就准备把我发配边疆去当兵。”

赵柱子一边卖力的骑着三轮车,一边憨厚的给陈征聊着自己在家里的糗事。黝黑的脸庞不时的露出一口白牙。

赵柱长得人高马大,黑的跟碳块似的,颇有其父赵学民几分威势。考高中五六门课合起来只得了一百来分。

“柱子哥,咱俩换换,你也累了。其实当兵也挺好的,可以保家卫国。”

“就你这文弱书生,手里那二两劲儿。二哥我念书不行,力气大大的有。再说你二舅知道了,又得把我拴在桐树上皮鞭伺候……”

柱子一边露出白牙嘲笑着陈征,一只手攥紧拳头,展示着自己结实的肌肉。

“柱子哥,你别瞧不起人,改天走两步瞧瞧。”

“好,我让你一个胳膊。”

“柱子哥,你有没有想过当什么兵种?”

“我没想过,不过我以前看电视,觉得当特种兵挺威风的。”

赵柱子左手扶着三轮车把手,右手握紧拳头,胳膊扬起,双脚踩着踏板站起来,做出一个威风的造型。口里大声的喊着:“保卫祖国,保卫人民。”

“柱子哥,国家为什么要征兵?为的就是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保护人民的利益不被侵犯。个人的武力终究有限,你可以运用智慧,可以向更高的层次发展。那样你就可以为国家做出更多的贡献。”

陈征说这么多,目的是有意识的引导赵柱子树立更高的理想。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不是谁都能清楚的认识到。

华夏国经济虽然在迅速腾飞,可是西方那些强盗和邻近的小人国从未放弃对华夏国的渗透和蚕食。

麻雀虽小,亦可树鸿鹄之志。国人在致力于经济建设的同时,保持对豺狼的警惕和防范是必须的。

经济制裁.和平演变.物质与精神文化领域的渗透等卑劣手段层出不穷。不久的将来,血的教训仍然耿耿于怀。

既然有了一次重生机会,如果不能未雨绸缪,此生岂不妄为男儿?

“兄弟,哥没文化!你说的那么深奥,俺听不懂。”

陈征看见柱子挠头的样子就来气。柱子每次挠头都意味着他脑子短路。

“我是说你如果真的当兵了,在部队也要多学习文化知识。最好是考一所军校,将来当一名将军。万一有敌人来犯,带上一个部队,打得他们屁滚尿流多威风。”

“不当将军当个兵王也威风。”

陈征觉得自己脑子也有些短路。

“你就那点出息!以后在部队没文化,兵王还没当成呢就被辞退了。到时候你回来被人拿屁股都笑了,还威风个毛线!”

当然陈征对柱子说这些话纯粹是瞎掰。没想到柱子真信了,后来到部队真考上军校了。

下午下班高峰期,来来往往的行人络绎不绝。三轮车刚到大门口,闲转的老太太.老大爷们立刻围了上来。

柱子不善言辞,一声不吭,斗大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鸡蛋。生怕鸡蛋被人偷走了一样。

“柱子哥,暂时先不卖,我去小区里拿称和袋子。”

“哦,都别动,一个都不卖……”

柱子大汗淋漓的朝着陈征嚷嚷着,眼睛却始终盯着鸡蛋,样子十分古怪滑稽。

几分钟后,陈征手里提着秤杆塑料袋。身后跟着大姐陈淑娟和建军弟兄俩。

“哦,娟姐你总算来了!这比我拉一天土还累人。”

柱子用衣襟抹去头上的汗水,跳上自行车头也不回的跑了。那架势就像做了贼一样。

“小伙子,鸡蛋咋卖呢?”

这时周围已经被人围得水泄不通。这些大爷大妈可都是火眼金睛,一眼就能出这鸡蛋好坏。

“大爷大娘,咱这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土生土养的鸡蛋,纯粮食散养,今天首次开张,十块钱三斤,保证质量.缺一赔十……”

“看不出这娃还能说会道的,便宜点,三块一斤咋样?”

“就是,小伙子长得这么帅,便宜点三块一斤,你这几百斤鸡蛋一会就卖完了……”

“是啊,三块,我买十斤……”

众人七嘴八舌的砍价,有些人开始抓着鸡蛋不放。

“三块钱不行啊,市场上要三块五呢,我要是卖三块,回家我妈能把我打死,坚决不行。”

陈征一本正经的扯着嗓门,就是不开称。

“哎呀!小伙子,马上天就黑了,这一波人大部分出来买菜,错过去你只有等明天卖了……”

“就是,你看阿姨多实在,一直等你发话呢……”

“哎!我今天也是头一次卖鸡蛋,而且是营养价值很高的土鸡蛋,就当做宣传了。”

陈征眯着小眼睛,皱着眉头自言自语,似乎下定了莫大的决心。

“好,咱农村人实诚,今天算是下了血本了。三块钱一斤,五斤起步。”

这下人群就像炸了锅了,平常在市场买鸡蛋都是三块五六,而且是饲料养殖的。鸡蛋又小,蛋黄颜色淡,哪有农村来的鸡蛋有营养,蛋黄黄亮黄亮的。

买鸡蛋的人太多,陈征没有注意到,惠民市场里卖鸡蛋的大胡子青年阴沉着脸,挤出了人群。

生意如同预想的一样,异常火爆。幸亏有陈淑娟带着乔建军弟兄俩帮忙。

七点多,一千百一百多斤鸡蛋一扫而空。许多人很遗憾没有买到土鸡蛋。

“这些鸡蛋快1200斤了,一共3538块零9毛,扣除所有费用总共是2711块。呀!小征,这些鸡蛋净赚了2711块。”

“嘘,小声点,隔墙有耳!”

陈淑娟的双眼里带着强烈的震撼。短短几个小时,顶的上农村人小半年的收入了。

虽然对结果早有预料,心里还是有些小激动。

陈征打开窗户,眼神深邃的眺望着无垠的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