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医尊》余生段灵儿完整版阅读_逆天医尊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逆天医尊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小奇快跑

角色:余生段灵儿

简介:【无系统+无穿越+传统文】
身为圣医门门主的父亲喊冤入狱,余生被赶出师门,消了修为,让本来就无法修行的他心寒意冷
意外恢复了气海丹田,他的游龙针法得以练成,从此踏上修真之路
我心本善,却难医世间丑恶病态
我甘愿平凡,却被一步一步推向深渊
顺者凡,逆成仙
既然天地不仁,那我便逆了你这天道

书评专区

[db:书评1]

[db:书评2]

[db:书评3]

逆天医尊

《逆天医尊》免费试读

第6章 桂芬威武

那追过来的大汉们哪里知道,一个时辰不到,少年已经完全变了模样。

这时他们仍然挥着手里的棍棒,大声地叫嚣着。

“你这个偷草药的毛贼,既然虫草已被你吃了,这个损失,你得赔偿!”

说着话,便提着棍棒慢悠悠地朝着余生走了过来。

大黄狗桂芬好像根本就不在乎眼前这些大汉,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后腿搔了搔下巴,就伸长了舌头等着看热闹。

“我真的没见过像你们这么不要脸的,那堆药是我花钱买的,你们这么做,和强盗有什么两样?”

面对大汉们的咄咄逼人,余生不再退让,从此刻起,他心里便想着不再委曲求全。

所有欺辱他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说老子是强盗?”

大汉一脸戏谑地看着余生,手里的棍棒不停地拍打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你还真就说对了,老子们还就是强盗了!兄弟们,给我打死他!”

大汉也不多言语,几人挥着棍棒就对着余生打将过来。

余生之前被冲乱的经脉已经被那股暴戾之气修复得七七八八。

此时进入炼气境的他,不仅筋骨重新舒展,就是对周围的事物的感知也非常人能及。

大汉们的动作,在少年眼里仿佛是锈住了一般,缓慢至极。

果然,几招过后,那些大汉应声倒地,捂着伤口疼的哭爹喊娘。

余生兴奋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这种感觉是从来都不曾有过的。

他还记得当时为了反抗同学的欺负,自己吃下了一枚强行提升修为的丹药,那丹药的力量虽然凶猛,但却根本不受控制,自己仿佛就像是和恶魔交换了精神一样,眼里只有杀戮。

而现在自己的力量,完全可以收放自如,再加上体内真气源源不断的输送,自己根本就不知疲倦。

眼见不敌,那些莽夫连滚带爬地向远处跑去,临走还不忘放出狠话。

“你给我等着,我们清河堂也不是好惹的!”

余生看着几人落荒而逃,突然大喊一声。

“站住!”

几人被吓得站在了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余生慢悠悠地走到几人面前,低头不停地跺着步子,吓得几人脸都绿了!

“好汉,有话好说,我们知道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们吧。”

看着几人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余生脸上也略显尴尬。

“几位大哥,你们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我跑丢的鞋子了没?”

当余生看着几个大汉一瘸一拐地走出巷子,自己脚下的鞋子有节奏的踢着地面,发出梆梆的声响。

余生带着大黄狗桂芬来到清河堂的商铺门前,还未开口,就遇见从里面出来的一众打手。

那领头看见余生,两人都吓得浑身一哆嗦,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碰见。

“老大,就是他!不仅打了我们,还抢了我们几个的鞋子!”

领头那大汉点头哈腰的请出一人,这人一脸的络腮胡子,眼睛瞪得比牛还要大,见到余生就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敢欺负老子的手下,你活得不耐烦了吧!”

说完话,手上也不含糊,手里的铡刀带着风声就砍了过来。

余生急忙闪躲,这络腮胡的功法也是超出了他的预期,他哪里会想到,这么一个药店铺,竟然也会有修真者做打手。

原本是来道歉的,谁承想连话都没来得及说,就招来了杀身之祸。

这家伙将百斤重的铡刀挥舞的霍霍生风,带起来的刚猛之气就将余生的衣服撕裂了好几道口子,余生就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对手,不由苦笑自己装大了。

“完球,失策咯。”

大胡子见少年只有堪堪躲避的份,心里也是有了底气,只听他大喝一声,举起铡刀对着余生就劈了下去。

少年一个侧翻,狼狈地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余光扫向之前的位置,不由心里脊背发凉。

那铡刀砍在了青石板上,竟然将那石板整整齐齐地一分为二,并且在地上击出半米的深坑!

飞溅起的碎石,竟然也嵌进墙壁,余生堪堪躲过,惊得汗毛都竖了起来。

大胡子越战越勇,大铡刀划破长空发出咧咧声响,招招都要置他于死地,很快就将自己逼入绝境。

余生也是苦不堪言,每躲避一次,身上就要带出一道伤口,几个回合下来,鲜血都将青衣染红。

一个不留神,少年侧翻在地,大胡子哪里肯放过这么好的机会,提起铡刀奋力一挥,大刀带着破空的嘶鸣直直的劈向少年的脑袋。

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躲避的空间,余生甚至能感觉到,死神在他的身后,淫邪的笑着。

一时间,不甘,悔恨之意充斥了少年的双眼,他怎么也没想到,刚刚失而复得的丹田还未来得及修炼,自己却要命丧黄泉。

老天,你对我真的太不公平了。

当铡刀带起的罡风吹向自己的时候,余生无奈地看着一点一点逼近的刀芒,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一道黑影闪过,那铡刀竟然被弹飞了出去,余生揉了揉眼睛,还以为是错觉。

当他将目光再次对准那道影子的时候,不由得惊掉了下巴!

大黄狗桂芬前腿离地,对着大胡子拍了过去,那大汉伸手格挡,却被弹飞了出去。

再定睛看时,桂芬已经一脚将大胡子的胸口,踹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大窟窿!

堂堂炼气中期的修士,竟然被一只大黄狗一击毙命!

桂芬在大家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气定神闲地迈着步子,晃晃悠悠地拧着屁股回到了少年的身边。

场面出奇的安静,落针可闻。

无论是对面的那群大汉,还是看热闹的人群,或者是伤痕累累的余生,都像被定格了一样,傻傻的愣在原地。

一声凄厉的尖叫响起,大家才回过了心神,喊的喊,叫的叫,逃得逃。

少年只好再次带着大黄狗,在这繁乱的街头飞奔。

回头还幽怨地看向清河堂,抱怨地说道。

“瞧着这姑娘吓得,嗓门也忒大了。”

……

“桂芬,你快点说,你到底吃了多少三生虫草?”

桂芬一边跑着,一边伸着舌头哈赤哈赤地喘着气,大尾巴摇啊摇的,可带劲儿了。